“姐姐,夕瑶姐姐”唐瑾年阴阳怪气的叫着,一双眼睛从没离开过她的身体。
  “你可想知道你的令主去了哪里?”
  “-----”
  你知道?不过看她的神情,没那么简单吧,自从上次一别,佑龄说他们都死了,再见之时,不知眼前的这两个是人是鬼?
  秦夕瑶已经分不清楚了。
  “我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肯定有很多疑问吧”唐瑾年的语气变得令人难以接受。
  “他为了你不惜得罪长公主,你说这个男人对是有多痴情啊”
  得罪长公主?不是吧,不过也有这个可能啊。
  “不过佑龄也是胆大包天啊,不然也不会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
  秦夕瑶就像是被人禁了言一样,是有很多疑问但是却怎么也问不出口。
  “你想见他吗?”若是她不想?
  唐瑾年眉毛一挑,貌似早已想好了她的结局,若是不想,那便自己亲自下去救哥哥于危难,而眼前的这个女人,杀之后患。
  “怎么不说话了,为什么不说话”
  “我---我总觉得,你不是我见过的小瑾年”
  “是啊!我不是,你的小瑾年已经死了,早已经死了”
  “对不起---”
  “对不起?你可知道这三个字是最没有用的,对不起,呵”
  “你还是想想你的令主吧”唐瑾年看了一眼旁边的王子,他立马心领神会,一道极光打入秦夕瑶的脑子,瞬间失去了意识。
  “好好看着他,不知她看到了昔日的哥哥会是什么反应”
  遭到禁锢的灵魂永远得不到安宁。
  王子领命,在黑暗中窥探这一切。
  秦夕瑶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摸索着,四周被恐惧包围,那颗心早已在绝望的边缘游荡了很久。
  她不敢喊叫,生怕四周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强制自己不敢多想,生怕湖北自己吓死。
  就这样绝望的靠在一个地方,不忍前进,就连哭都不敢出声音,怀里的那枚玉蝶翻出淡淡的光芒,微光照亮四周的黑暗---
  光亮慢慢在她眼里拉开序幕,这一层恐惧被豁然打开。
  这里是一个洞穴?地狱?还是什么地方?
  除了墙壁,也没有什么吓人的东西,和真正体验到的危险相比,她此刻对危险的恐惧更让人她害怕一万倍。
  一阵微小的喘息声袭来,瞬间激动了她的心。
  有人吗,三个字生生被他咽了下去。
  她试图前进---
  “长公主,您这又是何苦呢”是沧澜的声音,她在给长公主上药,那是一道道潜入血肉的伤痕。
  “难道真想要了他的命吗?”那是一声无奈透过心底发出来。
  “什么声音”秦夕瑶站立不稳,不知碰到了什么东西才被她们察觉,一把明晃晃的长剑递到,沧澜差一点就要结束了她的性命。
  “是你!”四目相对是惊讶,沧澜看了看长公主,眼神中透着恐慌。
  “算了,带她去吧”
  “是!”沧澜看了秦夕瑶一眼:‘跟我走’
  这里是仙山?令主在这里吗?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夕瑶的脑子袭来阵阵疼痛---
  是不能往下想---
  穿过幽林,走在一条悠长的小道上,四周种满了毛竹,风一吹沙沙作响,透着丝丝凉意。
  沧澜忍不住回头打量着身后的秦夕瑶,的确是一个可以领男人神魂颠倒的女子,只可惜,这张脸注定是祸水。
  “进去吧”
  意见竹子搭成的小屋出现在眼前,院子里种满了很多花花---
  屋里传来一阵咳嗽的声音---
  沧澜是她进去,秦夕瑶果然乖乖听话,只是三步两步每一步都透着迟缓,不知是什么原因。
  推门而进的那一刻,闯入眼帘的是一个背影,靠在床上坐着,可能是比较注目,所以一下扎进了心里,就连屋里的陈设都没来及去多看一眼。
  “令----”
  她的声音很小,小到只是在胸腔里颤动了,并没有发出声音来。
  “你别枉费心机了,我不会吃的”他没有转头,倔强的连来人是谁都不看一眼。
  听到脚步声缓缓而至,更是眉头微皱,那咳嗽的声音更加浓烈了。
  “出去---”他发怒了,丢着床上的枕头,被子,最终从床上滚落下来,那衣衫下的伤口触目惊心,像是炸开了烟花,整个后背没有一片完整的皮肤---
  秦夕瑶站在那里,只是站在那里,这一刻,她竟然不知所措,是冲上还是冲上去,他是不是不愿意见我---
  ---
  秦夕瑶最终奔出了那间屋子,沧澜站在那里,等着解答她心中的疑问。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令主会变成这样?”
  这可真实得了便宜就卖乖啊,秦夕瑶---
  “他将你保护的很好”沧澜将手里的药递给她:“你要好好照顾他”
  既然长公主说成全是最好的结果,那便让他们好好享受这得来不易的结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