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高阳 > 第二十二章 令主、五彩石、月食
  世上的各式宗教多有专门的神学研究,“神学”这个词最早其实是由异教徒提出,嗣后才被信徒们逐渐接受转用。从字面上讲,一般认为所谓“神学”应当是指建立对所信仰的神明的正确认知的学说。常有一些人认为,科学的尽头是神学,实则大概应当反过来,一切神学的尽头都是一种人建立对自身的两面性——神明往往就是信徒本身的投影,二者是一体两面的——的正确认知过程的人文科学。

  人文科学也是科学。

  周虞对此比较赞同。

  信徒应当对信仰的神明建立正确的认知。

  神话就是神话,真相就是真相。

  这二者可能有交集,也可能全然无关。

  但他关于神话和真相的判断,当然会引起信徒或真或假的震怒。

  金蕊夫人便在王座上起身,勃然作色道:“年轻人,休得对娲皇氏大不敬。”

  “你错了。”周虞摇头说道,“对于文明的再造者,我的内心充满敬意。”

  此刻,

  那些花妖一族的历代先祖的身影,以及居于最高处,半人半龙蛇的娲皇氏,都在用冷漠的目光向下注视,俯瞰王座上的花羞。

  目光冷漠里带着审视。

  吴清清有点紧张,小声问道:“如果她不行可怎么办哦?”

  “这不重要。”周虞的眼中布满凝肃,颇为郑重说道,“事实上,整个妖族,都不是很重要了。不过,我要借用一下这口剑,而这口剑对她而言毕竟有重要的意义,我就得配合,这是一种起码的尊重。如果实在不行,那当然是带上剑,带上她,离开这个没有未来的地方,越远越好。”

  “你是说……”李霜敏锐地察觉到周虞猜测到了某些事。

  周虞看着王座上那些妖族的大人物,嘲色甚冷,说道:“蠢死了。”

  在他们的注视中,花羞于王座之上,以指尖划破自己的眉心,一滴泛着淡淡粉色的晶莹血滴浮起,继而像一股潮,向上涌去。

  那些先祖的身影,以及所谓娲皇氏的身影,全都将目光聚集于这一滴血。

  然后,

  他们无动于衷。

  强烈的灰败之色瞬间布满花羞的脸,她眼神哀绝,充满强烈的痛苦。

  金蕊夫人抿了抿唇,语气复杂,既又遗憾又有振奋说道:“花羞,你还有何话说?”

  花羞沉默着无话可说。

  周虞想了想,平静说道:“你是怎样想的,就怎样说。”

  花羞深深地呼息一口气,然后郑重地取下头上花冠,难过说道:“我们妖族,共尊娲皇氏,也曾经是蓝星大地上的子民,与人族,与冥国争锋。虽然娲皇氏并无明确的遗训,但一直以来,花妖一族应该算得上是娲皇氏之嫡传,娲皇骨剑传于花妖一族便是明证。”

  大猿王孙坲动了动老朽的身体,在王座上换了一个似乎更舒适些的姿势,缓缓说道:“这样讲也没有错,各大妖族并没有什么意见。传说娲皇氏在时,便独宠花妖一族,娲皇骨剑传承在花妖一族手中,这些岁月以来无论花妖一族起起落落,各大妖族也并无争夺之意,只要娲皇骨剑在花妖一族,在妖族即可……”

  于是那些花妖一族的族人们,便都流淌出一种卓傲的气息,它们的确是娲皇氏所钟爱的种族,是妖族历来众多族群中,最为明亮的一族。

  “所以啊……”孙坲叹了口气,“花妖一族的令主更迭,吾等并不愿干涉,即便是动用花祭大会,也是由花妖一族自行决定,可娲皇骨剑,离不得花妖一族,更离不得妖族。”

  合情合理。

  连周虞都不得不觉得,对方所言有点道理。

  但他并不关心这些。

  “我是花妖一族的当代族长。”花羞忽地肃然看向金蕊夫人,“既然动用了花祭大会,娲皇氏也不认同我,那我愿意,也应当去位。”

  “很好。”金蕊夫人当即说道,“取下花冠,族中自会重新推选族长继位。至于你,族中也不对把你怎样,这位借剑之人,只需留下娲皇骨剑,自行离去即可,我族也不予为难。”

  花羞却摇了摇头,下定决心说道:“金蕊夫人,乃至大猿王,你们只知道,我是花妖一族当代族长,我头上这顶花冠,代表着族长之位,我既然要被你们废黜族长之位,就该取下花冠,可你们不知道,我族的族长之位和令主之位,并不是一回事。”

  金蕊夫人一时愕然,全然弄不明白:“什么意思?”

  如大猿王孙坲等,也一样露出错愕之色。

  “妖族之中,唯有我们花妖一族,掌握娲皇骨剑,当得上娲皇氏之嫡传,其余各族,强如猿族,也不能相提并论……有一件事情,唯有历代令主,不是族长,是唯有花妖一族的令主,才能知道,我想大猿王应当也略知一些……”花羞在下定决心后,终于道出一桩更深的秘密,“传说昔年猿族老祖暴戾霸道,挑战泰皇,泰皇将之镇压,却也激赏之,因此以盘古心火炼扶桑木芯为那根棍子,交给猿族老祖,为猿族传世之神兵……大猿王,这是真得吗?”

  孙坲眼神浑浊,欲言又止,终究沉默。

  “那是泰皇有意为之。泰皇一定想不到,那根棍子到了如今,竟会那般轻易便折了,落在旁人手中。”花羞语气颇为遗憾,“妖族之中,唯有花妖一族之主,称为令主,代代传承,至我为第八代,历代令主也的确也都是族长,因此除了历代令主、族长之外,尔等都不知道,令主和族长,本就是两回事。

  族长,是花妖一族的族长,可以由族人推举,也可以有前代令主……是令主,不是族长,来指任,也能由花祭大会来裁断是否废黜,可花妖一族的令主,此身份才是掌握娲皇骨剑的标志,它不是由族人推举,也不是由前代指认,更不能由花祭大会裁断。

  我所言属实么?娲皇氏。”

  她看向高空之中,那娲皇氏的影子。

  娲皇氏的影子平静无波,却从更高处有一点光,五彩的光,疾速落下,投入这道娲皇氏的影子里,于是这道影子竟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是历代令主秘传,我本不愿说出来。”花羞的神色更加难过,“可我必须要将这口剑借给公子,因为这是历代令主所传承,娲皇氏尚在时的预言——

  找到祂,跟随祂,信奉祂。”

  花羞摘下了头上花冠。

  “你们自推选新的族长吧。

  可令主之位,唯有它……可以认定。”

  她将手一指,指向这月亮之下中空世界的正中,如日一般照耀,照耀着妖族余孽的那一团光辉——五彩石。

  “公子。

  我们走吧。”

  花羞说道。

  “好。”

  周虞弹了弹指尖,娲皇骨剑在身前一划,便打开了一片空洞,从那高悬的五彩石中投下来五彩的光,照着这片空洞,如一扇门。

  门外是月亮之外。

  是满天星斗。

  是一艘艘巨舰,流动着着幽深恐怖的光泽,将月亮包围,甚至使月亮在今天不能反射太阳星的光,在蓝星大地上的人们正目睹着一次科学计算以外的月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