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八十二章
  顾井被禁足了,本就没来得及出门溜几圈,如今连门都出不去了,只能在家里头看书写字绣绣花,可把顾井急坏了。已是六月,家里头已经开始准备的红绸子,大红花,红灯笼……顾夫人拿来厚厚一叠红纸,剪红双喜用,让三姐妹消磨时间。
顾汎的嫁衣已经绣好了,华贵展翅的金色凤凰跃然于上,生动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三姐妹围着桌子,在西荷园里百无聊赖的剪着囍字,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顾井绣的平安符被顾夫人拿去长林祈福,过两天也送了回来。这下顾井连出门的借口都没有,待在家里头陪着待嫁的顾汎。
心里头没有疑问是不可能的。顾井一直以为,等她回云奚,便能知道为什么当初要去长林,为什么一提到云奚山,顾夫人就会那么抵触,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和她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姐姐……”顾井低声的,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我们家是不是之前求过白水山神未果,所以爹娘才不让我靠近云奚山?”
顾汎和顾筠停下手里的活计,面面相觑,沉默了一会。
“你又问这些。”顾筠有些为难的蹙眉,反问道:“你问这些做什么?左右问来问去都没个准的,你又何必纠结?”
顾汎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之前无意过花厅的时候,听见村长说……你是山神选中的人,是云奚最有福气的人……”
“二姐姐!”顾筠打断了顾汎的话,有些恼。“这话你怎能同四妹妹说?若娘知道了……”
“这都是些好话,我也不知娘为何一句都不同四妹妹提过,也不让我们……”顾汎浅浅叹了口气,道:“你也不用刨根问底,这些事儿你迟早会晓得。”
顾井依旧没听明白,若真是好事,顾夫人为何一步都不让自己靠近白水山神庙,一提云奚山就不高兴,这点便说不过去。什么又叫“迟早会晓得”,明年顾井一及笄,与陈逸定亲礼成为人妇,才能够知晓吗?
“总不能我一提到云奚山,便禁我的足吧。”顾井把剪了一半的囍搁在了桌子上,侧身望着绿油油的一池子荷叶,看到有小蜻蜓从叶尖上飞起,视线跟着往外头移去,目光没抓到蜻蜓,却落到了池子边是桃树上。
“好妹妹,你便当是为了我吧。”顾汎握住顾井的手,浅浅笑着哄道:“十六前,好生在家待着,好吗?”
顾井回过神,瞧着顾汎低顺的眉眼,一下子没了脾气。
“好。”
之后几天,顾井果真不吵不闹了,终日安安静静的剪着囍字,之后几天还指挥了一波挂红绸子,没再提要去云奚的事情。倒是顾筠有些反常,不知在忧虑着什么,时不时的出神,囍字也总是剪错。
还有三天,顾汎就要出阁了。
顾老爷忧喜掺半,六月还跑了趟茶园,似乎故意假装忘记一般,等到顾夫人写信催着,才赶着回来。顾老爷夜里才到,夏季多雨,猝不及防被淋了一身,浇得手脚冰冷。等走偏厅时,看到饭桌上备了几个小菜,点着膏烛,而自己的小女儿趴在饭桌上睡着了,不由得心间一热。
“井儿?”顾老爷轻轻晃了一下顾井,瞧着她睡熟过去,笑了笑,没打算再叫她醒。
“阿嚏!”顾老爷别开头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急忙往后退了几步。
结果还是把顾井吵醒了。顾井睁开朦胧的眼睛,瞧见了浑身湿透的顾老爷,突然一个激灵,立马便起身上前。
“爹爹怎淋成这样!”顾井掏出帕子急急忙忙给顾老师擦脸,结果被顾老爷躲了过去。
“井儿……阿嚏!”顾老爷别过头,声音哑着,解释道:“应是受凉了……你别沾了寒气,先回屋歇着吧。”
“小谢呢?”顾井没回顾老爷的话,上前几步出了偏厅,看到正在卸东西的小谢,吩咐道:“先别卸了,你去看看今夜是谁守夜,叫人去长屋喊陆翎过来,再喊阿香姐姐熬碗姜汤过来,你去烧水给老爷洗澡。”
“好嘞!”小谢急忙应了,也顾不上自己,便要往长屋去。
“等一下!”顾井微微皱了眉头,不好意思道:“我去叫!你也快去洗个澡,小心受了凉。”
小谢一下没回过神,愣了一下,才急急忙忙作揖行了个礼。
“谢四小姐!”
顾井转身回了屋子,瞧见顾老爷傻乐着正瞧着自己,没来由一阵害臊,反问道:“爹不去换衣服,看我做什么。”
顾老爷笑笑,抬手轻轻揉了一下就井儿的脑袋,感叹道:“井儿长大啦。”
顾老爷只是有点受凉,没有什么大毛病,不过为了预防不小心过病气给顾汎,顾老爷只待在院子和书房,没四处走动。
顾言隔日也从书院回来了,刚进院子要向顾老爷请安,刚好碰到顾井去给顾老爷送药,正从书房里出来。
今日倒是个好天气,艳阳高照,前日下了大雨之后,这天更是透亮遥远了。六月的毒太阳晒得很,似乎恨不得把人的眼睛晃瞎。
晃得顾井半闭着眼睛,没注意到面前的人到底是谁。
顾言刚想打声招呼,顾井张口就是一句:“好狗不挡道!”
顾井上次被陆翎堵了一次,现在是哪都不敢去了,生怕哪里不小心就碰到,又是尴尬又是生气的,又偏生不知道拿陆翎怎么办。于是顾井心想,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要不是不放心一向身体硬朗的顾老爷竟被一场雨给淋病,顾井也不想每日都往书房这个一不小心就会遇到陆翎的地方来。
顾言愣住了,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接话。仔细一想,顾井从长林回来的时候,自己没有回来,估计是在生自己的气呢!
“陆翎!你又发什么疯!”顾井瞧见来人纹丝不动,心里气更盛,抬腿就是一脚,把顾言吓得够呛。
“我的好妹妹……”顾言踉跄的倒退了几步,扶住了墙,一脸不解又委屈的看着顾井,可怜巴巴的问道:“哪里就惹得你生那么大的气!便都算是我的不是,好妹妹,你就绕了哥哥这一回?”
定睛一瞧才发现是顾言,顾井急忙上前扶住了顾言,难堪道:“言哥哥,对不住!哪里就生你的气了……”
顾言疑惑的看着顾井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心里头嘀咕着:陆翎是哪个?
“啊!言哥哥是为着汎姐姐出阁才赶回来的吧!是不是要向爹请安?”顾井打着哈哈,推着顾言就往书房里去。“娘在汎姐姐屋里头呢,说是要教规矩,我……我也去听听……”
话才刚说完,把顾言推进去之后,拔腿就溜了。
真真是吓了顾井一身冷汗。
顾井回了屋子,瞧见了桌子上准备给顾汎的嫁妆——一个鸡不鸡,鸭不鸭的枕套,还有一个红底黄线的平安符,已经全收拾好了放在小夹子里了。
梅生端了茶水过来,瞧见井儿垂头丧气的趴在桌子上,笑道:“这几天怎么了?刚不才喊着要去给老爷送药,这会儿又没精神了。”
“……没什么。”顾井蹭了一下桌子,露出一半小脸来,小声道:“言哥哥回来了。”
“前几日不就写信说在路上了吗?今儿个才回,想来是路上耽搁了,如今及时回来就好,也赶上二小姐出阁。”梅生替井儿倒了杯茶,放在了井儿手边。“大少爷回来是好事,你怎耷拉着个脸?”
茶香味淡而悠长,清新而又甘甜,勾着顾井的心神。
她坐直了,喝了一口,突然眼底闪了光,仰头冲梅生,喜道:“银针!”
梅生笑了,伸出食指轻轻点了一下茶壶,道:“淮里银针,谷雨前摘的,今年的新茶。”
顾井砸吧砸吧嘴,又喝了一口,道:“好喝!”
顾井喝了好一会茶,才蔫蔫的接着说道:“我刚刚……外面日头大,我走路的时候没睁眼,把言哥哥……当成陆翎,然后还踹了他一脚。”
“噗。”梅生忍不住笑了一声,顾井皱眉,瞪了一眼。
“老爷怕病气过给了二小姐,所以才一直没到内院来……”梅生帮顾井斟茶,笑着反问道:“四小姐怎么反倒非往前院跑呢?”
“我……我是给爹送药……别人我……不放心!”
“那你就不怕你过了病气之后又过给了二小姐?”梅生又是一问。“你是想去送药,还是想去试试能不能碰上陆小大夫?”
“……我没有!”顾井死死咬住了下唇,心里头还是发慌。
“我可不知道四小姐有没有。”梅生又笑了。“那四小姐明日还去不去送药了?”
“不去!”
梅生浅浅叹了一口气,把被顾井握得死紧的茶杯一根根手指的掰开,收起了杯子,然后再慢悠悠的道:“你有你的打算,我本是没资格去多嘴什么的,可瞧着你的样子我又实在是不忍心。”
顾井看着梅生拿走了杯子之后,轻轻拉上自己的手。
“你上次说,‘我承了你们那么多情,我拿什么来还?’,”梅生直直的看着顾井的眼睛,认真道:“你可有想过,也许别人并不希望你去还那些【情】呢?”
“可是……”
“你可以……更自私一点,多为自己想一点。”梅生放柔了声音,低声问道:“你喜欢陆小大夫,是吗?”
从长林寺的时候,就喜欢。
顾井愣了,明眸一下子熄了光,好一会没回过神。不知道是在挣扎什么,半响才闷闷的回了一句:“梅姐姐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我已经决定了,这几日的动摇是我对不起陈逸,我之后不会再这样了。
顾井长出了一口气,十四岁的年纪,眼底竟是那么老成,似乎藏着汹涌澎湃的大海,尽管看起来是那么悄无声息。
“我不喜欢。”
顾井说完,起身便出了屋子。
梅生瞧着顾井把自己的情绪都小心翼翼的藏起来不被别人知道,心里头越发的不好受。当初在长林寺,那张小小的床上,把脑袋埋在被子里,羞涩的说着:“喜欢。”的顾井,那个率真,耿直,藏不住心思的顾井,不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