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八十一章
  隔日顾井刚醒,就被桌子上一堆的糕点吓了一跳,全是飘香斋的,估计每个口味都被买了个遍。顾井咂舌,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受凉感冒的良药是这些吗?想到这忍不住笑出了声,怕只是顾老爷因为她在家憋坏了,来讨自己开心的吧。
热一退,也就没什么大碍了,顾井换好衣服出了房间,正疑惑梅生去了哪,就看到阿玉过来,说看看自己醒了没有,陈小少爷还在院子里等着呢。
顾井一下就明白了,便跟着阿玉过去了。
远远便瞧见了一只明晃晃的小少爷,顾井内心突然一软,笑着道:“我当是谁买了一屋子糕点给我呢?原是你啊,小少爷,你可惯会哄我开心。”
陈逸闻声抬起头,听见这话有些开心,嘴角想向上扬,却又忍住了。
“我可不会哄你开心。”我这是哄我自己开心。
顾井瞧见陈逸还是没忍住笑了,心头一软,挨到陈逸身边坐,问道:“过来瞧我病好些了没?”
陈逸点点头,脱口而出道:“我可不想还没及冠就没了媳妇。”说完就脸红了。
顾井打趣道:“几岁便满脑子花花肠子了?羞不羞。”
陈逸气鼓鼓的,瞅了顾井一眼,到也不恼,闷哼一声,不作答。小模样真叫人心痒痒,顾井轻声笑了,捏了一把陈逸的小脸儿。
“德行。”
顾井和陈逸聊了一会儿,陈逸怕顾井在院子里吹了风又要发热,没聊几句便要走了,嘱咐顾井赶紧回去。第一次见到顾井的时候便是昏迷不醒的模样,这让陈逸下意识便以为顾井弱不禁风的。谁知道呢,顾井从小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什么都闹过呢?
这大概便是欢喜令人盲目吧。
顾井笑了笑,没推拒,便顺着他的意识,回房了。顾井让梅生送陈逸出去,自己一个人回去,赶拐出回廊,突然被谁抱了个满怀,鼻腔一下便挤满了药材香。
下意识心跳漏了一拍。
陆翎狠狠的按住了顾井的脑袋,把人按在了自己的怀里,心跳有些紊乱,温热的气息全洒在顾井的头顶。
顾井恍惚了一瞬,立马推开了陆翎。羞红了一张小脸,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生气。
“你怎么……”顾井看着陆翎一张气歪了嘴角的模样,愣了一下。“你怎么到内院来!还有你……你干什么!”
“……”陆翎盯着顾井,好一会没说话,老半天才挤出一句:“老爷知道我懂医,过来给你瞧瞧。”
“……嗯。”顾井有些不自在,现在她只想离陆翎远一点。“我很好,你不用看了,去前院吧。”
“……”陆翎沉默的看着顾井,突然笑了一声。“做什么躲着我?”
“我哪就躲着你。”
“……梅生说,”陆翎上前一步,顾井下意识后退一步。“……”
“……”陆翎察觉到顾井的疏离,更是恼了,一把抓住顾井的手。“你及笄便要和陈逸定亲?”
顾井有些慌乱,挣不开手,便踩了陆翎一脚,梗着脖子,大声道:“是!你最好别……唔……”
陆翎一把揽住顾井的脑袋,以嘴封唇,不再让她说下去。
真是……不听话。
顾井立马挣脱开来,陆翎也松了手,讥笑着看着顾井羞红了一张小脸,抬手正捂着嘴,冷冷开口道:“你试试。”
“……”顾井一拳锤在了陆翎心口怒道:“臭流氓!”
“嗯。”陆翎笑了。“我一直都是,你才知道?”
顾井现在恨不得把自己穿成球,湿冷的春日里,可一点伤风感冒都要不得,不然便肯定会遇到陆翎。太太太太气人了!仗着自己会点医术,随意出入自己的房间,真真是不要一点脸。
瞧着顾井气呼呼的模样,梅生在一边笑。
“怎就怕成了这样?”梅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瞧着顾井一个劲的躲着陆翎,有些好笑。“之前在长林,不是三天两头想去西坪找他的吗?怎如今在一个屋檐下,倒是躲着了?”
顾井不好意思说出来,红了小脸儿,怒道:“他不是人,他就是一臭流氓!”
“???”梅生抬手摸了摸顾井的额头,担心道:“你穿那么多衣服,可别闷到了,怎越来越烫了,还有点红……”
“……”顾井一听,吓了一大跳,急忙把身上的袄子一件一件的脱掉,还一边嘟囔着:“没事没事,不会着凉的……”
结果夜里就烧了,目睹了全程的梅生,在顾夫人问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尴尬。四小姐就是太闲了,前后两次都是自己折腾的,这叫什么事?自作孽啊。
顾老爷知道陆翎是陆爷爷的孙子之后,连张大夫都不叫了,直接就让他过来看。顾井迷迷糊糊的看到了陆翎给自己搭脉,气得跳了起来,缩了到了床脚。
“出去!”顾井认了一个钟头,这会儿精神头倒是好了。“我不想见到你!”
顾老爷和顾夫人对视了一眼,不明所以。
“四小姐……”陆翎想笑却不敢笑,顾老爷顾夫人都在一边看着,只好冷了脸,语重心长道:“病讳忌医啊。”
顾老爷和顾夫人说了顾井几句,顾井也确实没理由躲着,又不好说破,于是只好一脸要去英勇就义的模样,把自己包裹在了被子里,然后巍巍颤颤的伸出了一只手,如临大敌。
陆翎看着那白皙的手腕,眯了眯眼,三指搭脉。
陆翎的指尖有些凉,搭上脉搏的时候,顾井忍不住心间一颤,面上一热。本以为陆翎搭一会就好,结果他的指尖开始不安分的一点点下移,食指一下一下的在手腕上画圈,挠得顾井脑子密密麻麻的,好不舒服。
“四小姐……”陆翎微微笑着。“心率有些快啊……”
顾井立马收了手,依旧缩在被子里,紧紧的把手捂在胸口,紧紧咬着下唇,感觉更热了。
顾夫人问了句,陆翎又冷了脸,说顾井没事,养几日就好了。
这事之后,顾井再也不瞎折腾自己了,安安分分的绣着她那丑不拉几的鸳鸯。她意外的发现,陆翎还真的是忙。李管家眼睛越来越不好,陆翎每日要帮李管家核对账目,还要替顾老爷跑腿,收账取货,院子里的开销也都得过他的手,时不时有人不舒服了,也得赶过去看。陆翎生得好看,芝兰玉树的少年公子,文质彬彬,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府里不少丫头都暗暗许了芳心。
“老流氓。”顾井暗暗骂了一声。“坏透了。”
顾筠在一边看着,拍了一下顾井的脑袋,道:“这针又错了!想什么呢。”
顾井看着手里绣得鸟不鸟,鸡不鸡的凤凰,哀怨的叹了口气。
“别灰心啊,你头一次绣枕套,二姐姐肯定很开心,现在四月中,六月十六才出阁,两个月,来得及!”顾筠给顾井打气,坚定的道:“你可以的!我相信你,你自己也不要放弃!”
顾井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泪,点了点头,道:“嗯嗯,我会的。”
不负众望的顾井终于在五月三十的时候修好了一对……嗯……鸡?顾筠和顾井两人对着这红彤彤的枕套,都说不出话来。梅生偷偷看了一眼,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笑还好,这一笑,顾筠也忍不住笑,笑着笑着,顾井也忍不住笑了。这奇奇怪怪,不鸡不鸭的枕套,成了顾井人生的最大一个污点。真的是太羞耻了。
“我得再换一个玩意。”顾井认真的分析道:“枕套太大了!我肯定绣不好,这不是我的原因。”
“???”顾筠看着顾井没脸没皮的推卸责任,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那我绣个荷包吧。”顾井灵机一动。“绣个荷包也没什么新鲜,我绣个平安符怎么样?不都说白水山神特灵吗?绣完我去山上开个光,保二姐姐一生顺遂!怎么样,这个主意好吧!”
顾筠瞧了那惨不忍睹的枕套,点了点头,道:“试试?”
平安符比枕套小太多了,加上顾井就绣了“平安”二字,隔天便绣好了,捧着红底黄字的平安符,神神秘秘的摸到顾夫人的屋子里去,再小心翼翼的掏了出来。
“娘,这是我做的平安符好看吧?”
顾夫人看着这歪歪扭扭的“平安”二字,想说点什么,瞧见了顾井期待的眼神,含糊道:“好看……好看……”
“我想送这个给二姐姐当贺礼。”顾井自顾自的解释道:“平安比什么都好,比金银财宝,珠宝首饰,都要珍贵,我想送二姐姐‘平安’。”
顾夫人笑了,点点头,道:“是啊,平安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可这符得开个光才行,不然不够诚意啊。”顾井接着道:“我想……”
顾夫人接了话,问道:“回长林?顺道去见见你师父是吧?”
“不不不,不是。”顾井胡乱用着词,道:“远水解不了近渴,我想去云奚山上的白水山神庙拜拜……”
“不行!”顾夫人突然抬高了声音,吓了顾井一跳。“去长林不是一样吗……非得去……”
“不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