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七十四章 禁闭两年
  梅井二人到若静大师处的时候,若静大师已经等了一会了。两人行礼问好之后,在若静大师跟前跪坐了下来,都低着脑袋,静静的等着若静大师开口。其实心里头都是明白的,若静大师在此事的处理上也是左右为难,偏心两个小徒弟便堵不住悠悠众口,惹人怀疑,不偏心便要叫两人受委屈。
等了好一会,若静大师才开口道:“都收拾好了?”
“嗯。”两人同时应了一声。
“云星师姐帮我们把东西先带过去了,等一下便直接过去。”梅生补充了一句,胎膜抬眸瞧了若静大师一眼,又垂下脑袋。
若静大师瘦了些,脸颊微微凹陷,眼圈发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嗯。”若静大师应了一声,好一会儿才又补了一句:“云星这孩子,办事一向是稳当的。”
梅井二人没有接话,若静大师也没有再开口,屋内便又落了个安静。想说的话其实很多,也有很多想问的东西,可是真到了若静大师跟前,又觉得其实个中道理早就意会,何必多此一举,问上一句。
大家都心知肚明。
“其实我早先就知道了。”若静大师突然说了一句。“捡着她的时候我算了一挂,命数不长,不得好果,长林也帮不了她。”
梅井两人缓了一下,才知道若静大师说的是云雨小师父。
“十多年前,顾施主抱你来的时候,我也替你算了一挂。”若静大师沉默了好一瞬,才接着道:“你身上有两条命数,其中一条被人改过了,不过原本也……算不得好。”
“你年少遇贵人,浮萍落长安。”若静大师看了梅生一眼。“可惜还有一劫没过。”
井儿和梅生同时抬头,看向若静大师。
“我都那么大岁数了,可惜啊……”若静大师摇摇头,叹息道:“依旧看不开这生死别离。”
“你们听过一种说法没有?知道了太多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命数就会变。”
“这是真的。”
“所以我不能告知你们太多。”
“你们要记得,接下来的两年,直到你们离开长林寺的这段时间里,都待在诸天阁里不要再出来。”若静大师看了井儿一眼,道:“不要想着要逃出来,也别耍什么花样。”
“就待在里面,好好抄写经书。”
“记住了吗?”
井儿和梅生有些不明所以,瞧着若静大师一脸慎重的模样,心里头有些发憷,便都磕了头,应了下来。
“我让人收拾出了一间屋子,云星会负责你们的生活起居。你们可以在诸天阁之内随意走动,只是千万不要出来。”
“记住了吗?”
“记住了。”井儿和梅生又应了一声。
“嗯。去吧。”若静大师有些疲惫,说完便合上了眼,没看见梅井两人起身向她行礼。
“师父切记保重身体。”
“师父保重。”
梅井二人有些低落,说不上来。若静大师似乎冷淡了些,又似乎没有。瞧见她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觉着生分了好些,可话里行间,却又总是替她们考虑着。若静大师说,梅生还有一劫,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劫,是不是也会像云雨那样,丢了性命。
井儿想了想有些后怕,如果梅生也出事了……她不敢想,光是一个人在诸天阁关禁闭,便是要活活憋疯。一想到这,井儿便紧紧拉住了梅生的手,十分用力。
“嗯?”
“怕和你走散。”井儿惊出了一身薄汗,风一吹有些凉,却又感觉皮肤湿湿黏黏的,有些难受。
今年的夏天,特别难熬。
梅生没有接话,浅浅笑了,也紧紧的握住了井儿的手。
好在顾夫人让梅生过来陪她,如果,井儿假设了一下,这三年是她独自一人在长林生活的话,即便真能够呆足三年,自己也一定会变了性情。见多了那些人和事,知道了世间华丽背后的肮脏,却看到了清修之地也一般的黑暗,估计……连阪依佛门都懒得,直接当个闲散道人,云游四海去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井儿没有怀疑,自己就是木偶娃娃,别人怎么说便怎么做,没有一丝一毫的考虑过井儿意愿,是否自己也希望如被安排一样,一步一步的让别人牵引着往前走去,过上别人希望她过的生活。
其实井儿一点也不想来长林,她不愿意离开家,可是她也知道她的反抗并没有用,大人们总有很多她听不懂的大道理,要她乖乖听话。他们总是认为,这是为了井儿好,这就是爱。可说到底,爱是什么呢?爱是把她丢在长林寺三年期间瞧都不瞧一眼吗?爱是把她关在诸天阁两年不让踏出一步吗?
井儿不明白。
可谁还没有不得已呢。梅生也不想从小就被抛弃,善行也不想小小年纪失去亲人,就连陆翎……没有爹娘,和爷爷相依为命,又谁想这样呢。相比之下,井儿的不得已似乎根本不值一提。再说这世道,连帝王也有他的不得已,井儿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既活在了这世道,便要接受这些法则,才能够生存。
许是若静大师的话真的起了作用,井儿在诸天阁的两年,十分的安分,每日勤勤恳恳的抄写着经书,连话都少了一半。楼里没有什么好玩的,日子在抄抄写写之中一晃而过,等到三月一开春,云星过来接两人出去的时候,才惊觉两年便就这样过去了。
梅生和井儿都长高了些,避了两年的太阳,皮肤都有些发白,而日日的抄写和诵读,让两人都沾了点书卷气,瞧着也都文雅了些,还真些避世高人的感觉。
云星叫了个小孩过来帮忙收拾东西,模样倒是干净,就是有些呆呆的,脑后有一条长长的疤,触目惊心。据说是若静大师新收的小徒弟,叫云阳。
梅井二人也不用收拾什么,在这边也不过就是几件衣物,拿了就是了。瞧得出梅生还是很高兴的,倒是井儿,反倒是不紧不慢的不知道在收拾着什么。
梅生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井儿站在书架前出神,问了一句:“舍不得?”
“没。”井儿脸色没有表情,拿了一本旧书,放到了衣物里面,梅生凑上去一看,是刚来寺里的时候,若静大师给的《清心咒》。
这两年,井儿每日都会念上一遍再入睡。
云星引着两人去若静大师处的时候,井儿内心十分的平静。从第一天进入诸天阁的时候,她便每天都幻想着离开那一天,可这天真的到了,自己却连丝欢喜都没有。本就该出来,注定好的事情,又有什么好值得开心的呢?
云星一路上也没什么话,小小的云阳抱着两个包袱,踉踉跄跄地的跟在后面,也没出声。
等到了若静大师处,云星带着云阳出去了,走前提醒了一句,顾家的马车已经在山下等着了,两个小厮在山门口候着井儿和梅生。
井儿规规矩矩的回了一礼,道了声谢谢。
若静大师还是老样子,端坐着,没出声,安静的等着两个小徒弟到跟前来。两人行礼问好之后,便坐在了若静大师前面。
梅生心里头有些难受,终于见上师父一面,又马上就要分离。两年前那话其实也是说得清楚,她和井儿被关在诸天阁便是为了让她躲过那一劫。梅生心里头也隐隐有一个答案,只是不愿意去承认罢了。
若静大师难得勾了一下嘴角,欣慰道:“两年不见,长高了,也长大了。”
梅井二人给若静大师磕了个头。
谢谢师父这三年来的照顾和教导。
梅生忍不住红了眼眶,挣扎了一会开了口,哑声道:“第一次见着师父的时候,师父说的话,我如今懂得了。”
“嗯?”若静大师显然忘记自己说过什么了。
“您说您抱过我。”梅生哽咽了一下,接着道:“小时候的事情的记不清了,夫人说在皇觉寺门口捡到的我,我手里拿着一封信……我如今想起来了,那封信是您给我的。”
“您告诉我,让我乖乖坐着等着,会有贵人带我逃离噩梦,你我有缘也会再相见。”
若静大师顿了一下,没有开口,不置可否。
“这两年,也是……”梅生没有勇气说出来,这处罚是为了让她不再和善行有交集。只是又给若静大师磕了一个头,喃喃道:“谢谢师父,师父大恩,无以为报。”
若静大师一下耷拉了眉眼,难得的笑意全都烟消云散了。
“你便是……”若静大师叹了一口气,接着道:“万事都看得太透彻。”
井儿回家,她被关在密牢的时候,也是这般什么都明白的样子,乖巧,懂事到令人心疼。
井儿在一边听着,虽还没听个明白,不过也知道,师父做事肯定有她的道理,自己和梅生,是被关照的那一个。只是看着梅生的模样,井儿心里头还是不好受。
“我没有什么能够教你们的了。”若静大师平静的看了看井儿,又看了看梅生。“该说的,不该说的,该做的,不该做的……都没有了。”
“我们的缘分也就到这了。”若静大师微微抬头不知在看什么,若有所思的道:“放晴了。”
“你们要归家了。”
井儿异常的平静,跟着梅生一同又向若静大师磕头拜别。短暂的三年师徒情谊到此就真的结束了,她也终于要回到心心念念的云奚了。
只是心中有疑问,起身离开的时候,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师父。”井儿看着若静大师眼角的细细皱纹,心里头一酸。“您信命吗?”
那些所谓的命数和注定是因果,只有按着走下去,才是正道吗?便是命吗?
若静大师缓缓的抬眸,嘴角又勾了起来,悠悠回了一句:
“不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