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六十二章 天命有数3
  若静大师带着梅生来到陆记的时候,正巧碰见大牛背着死气沉沉的曹志出来,便猜到了事情的大概了。瞧着大牛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若静大师上前几步,来到他跟前。
“施主节哀。”若静大师说完,行了一礼,梅生也跟着行了一礼。
大牛没说话,瞧见了师徒两,牵强的撕扯着嘴角,却如何都牵不出一个笑脸出来,便点了一下头。
若静大师侧目瞧见了井儿在里面,而曹志已经魂归,便又开口道:“施主先回平梅给曹施主料理后事,随后我和两个小徒弟也会跟上,为其主持法事,死者为大,让其入土为安吧。”
“嗯……”大牛似乎才反应过来,后知后觉的把曹志抬上了马车,而曹志已经开始坚硬,面色越发骇人。
大牛上了马车,便启程回平梅。此时已经临近午时,街上人多喧闹,大牛在大街上缓慢前行着,身影孤单落寞,和热闹街景截然相反。若静大师注目了一会,才进到陆记里面去。
“疼?”陆翎柔声问道。
“嗯……”井儿低低的应了一声。
陆翎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拿下井儿的僧帽,放到桌上,然后走到井儿后面,抬手轻柔的扯开了井儿的发带。他似乎有些紧张,修长白皙的手有些抖,简单的盘发让其解开了好一会才解开。
“有弄疼你吗?”陆翎声音微微颤着,白细的指尖的穿过井儿的三千青丝,把微微卷曲的柔软长发拨开,让其垂在井儿肩膀两边,露出了白净粉嫩的后颈。
“没。”井儿低声应了一声,其实发丝牵动伤口的时候,扯得生疼。“你指尖好凉。”
井儿本想说句其他的转移注意力,结果陆翎听到这句话,耳根一下子红了起来,应了一声便没再开口。
“小施主。”若静大师走到跟前来,师徒两人一起行了一礼。
“师傅,梅姐姐。”井儿笑着唤了一声,想站起来,却被陆翎按住了。
“两位师傅好。”陆翎回了一礼,补充道:“井儿后脑磕到了,为查看伤口才为其解发,多有失礼,还多海涵。”
若静大师面色如常,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陆翎,而梅生却露出担忧之色来。
“小施主行医救人,我们还要感激才是。”
若静大师说完,又行了一礼,绕到了井儿身后,陆翎身边,查看井儿的伤口。
“可有大碍?”
井儿的头发被拨开,可看见隐藏在发丝间的红肿流脓的小包,微微向外吐着脓液,瞧着生疼。
“哎……”陆翎叹了一口气,神色难言。
“嗯?”井儿感觉得到脖子痒痒的,陆翎的叹气全洒在了后颈上。
“很严重吗?那怎么办啊?”梅生也凑过来瞧,结果见到了又红又肿,还向外流脓的小包时,吓了一跳。
“哎……”陆翎又叹了一口气,师徒三人的心一下子都悬起来了。
“大师,”陆翎向若静大师行了一礼,说道:“想来大师和两个小徒弟都是和刚走那两人是一道的了,那这几天肯定还有事情要处理,而井儿的伤又不能耽搁,何不这样……”
若静大师不说话,瞧着陆翎不断的打量着,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何不什么?”梅生一问。
“有那么严重吗?我觉得没什么事。”井儿想也没想就说,而刚说完,陆翎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轻轻一碰井儿伤口,疼得井儿吓了一跳。
“小施主请讲。”若静大师嘴角轻轻勾起,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何不先让井儿在医馆里休养一段时间,等大师手头事情处理好了,再来接一个健健康康的小徒弟回去,岂不两全其美。”
“啊?”梅生立马反问道:“要让井儿在这里住几天?”
“为什么啊?我哪里那么矫情了,又不是什么重病。”井儿有些不高兴了,说道:“我跟师傅和梅姐姐一同回去不行吗?”
陆翎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没说话,安静的看着若静大师。
“如此……”若静大师沉吟了一会,说道:“也好。”
“啊?”梅井二人皆有点没反应过来。
“那就拜托了,至于药钱等来接井儿的时候,再一并给。”
若静大师说完,又向陆翎行了一礼,陆翎回礼。
“曹施主家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便先在医馆里养着吧,过几天再来接你回去。”若静大师轻轻捏了井儿懵懵的小脸儿,轻轻一下,拉着梅生就离开了。
“师傅?”梅井同时唤了一声,而若静大师像没听到一样,就这样离开了。
陆翎给井儿配了药,捣碎了之后和着药膏一起抹到伤口,井儿一直愣愣的,直到伤口处传来丝丝冰凉,井儿才回过神来。
“陆翎哥哥,你留我下来做什么?”井儿轻轻歪着脑袋问:“你和我师傅认识?”
“哼,”陆翎冷笑一声,手下突然用力,疼得井儿嘶嘶的倒吸冷气,有些怒道:“你怎一点记性都不长?怎么每次见你都是有病!”
“……你怎么说话的!”
陆翎在井儿伸后“噗嗤”笑了一声,似乎心情好了很多。
“都说‘最毒妇人心’,我看最毒的是你这张嘴!”井儿闷哼一声,催促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陆翎倒也不气,继续给井儿抹药,笑着道:“磕到而已,能有多严重?三四天就好了。”
“哼!谁问这个了,我是问,你留我下来干什么?”
“治病啊,不然呢?”陆翎又是一笑,把用好的瓶瓶罐罐收了起来。
“……”井儿嫌弃的歪过头看了陆翎一眼。“那你是不是认识我师傅?”
“嗯……”陆翎想了一会,回答道:“是,也不是。”
“嗯?”
“远近闻名的长林寺监院,若静大师,少人不认识,可今儿又是第一次见……你说是认识还是不认识?”陆翎微微蹲下,看着井儿,语调调皮的上扬着,萦绕在井儿心间。
“嗯……”井儿有些局促的看着陆翎,一下子便烧红了脸。
陆翎瞧着井儿这难为情的小模样,轻轻笑了,又站起身,把店门关了,把中午热烈的阳光和人群的喧闹全都挡在了门外边。
“先吃饭!吃完再说。”
“哦。”
陆翎拿了两条靛青色的发带给井儿绑了双马尾,以便伤口的通风透气,上药的时候也方便一点。吃饭前陆爷爷不放心,又给井儿看了一下伤口,确定没事了之后才开始吃饭。
两根马尾辫显得井儿更活泼了些,好久没吃到荤菜的井儿不停的晃着小脑袋,两根发带跟着舞动起来,拍打井儿的脸颊。
“……吃饭的时候不要乱动。”陆翎沉着脸,无可奈何道。
“哦,我知道了,可是这个莴苣炒肉好好吃啊……”井儿嘴里塞满了吃食,讲起话来含糊不清的,腮帮子一动一动很是好笑。“陆翎哥哥真是好手艺啊……”
“好吃你就多吃点,多吃点……这个焖鸡也好吃……”陆爷爷也是和井儿一般模样,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的说话,一边说一边给井儿夹菜。
“……吃东西就不要讲话!”
“哦哦哦,知道了……爷爷您吃肉……”
“你也吃,女娃娃多吃点菜才水灵……”
“……”
曹志的法事在两天后。法事开始前,若静大师便把想把梅生遣到陆记来,梅生没答应,而这一留便留到了头七过。第八天的时候,若静大师带着梅生来接井儿,井儿这时已经伤好了,整日里活蹦乱跳,胡作非为,跟着陆翎和秦茗游街串巷,喝茶听曲儿,好不快活。
若静大师到的时候,井儿一副男儿扮相,穿着陆翎小时候的旧衣服,倒也是潇洒利落,手里拿着麦芽糖一小口一小口吃着,嘴边荡着笑,正从街边的另外一头走来。
“井儿!”若静大师呵斥了一句,有些恼的瞧着井儿拽着陆翎的袖子的手。
“井儿。”梅生没什么精神的模样,瞧见井儿急忙笑了起来,却更显有心无力。
“师傅!梅姐姐!”井儿松开手,小跑到她们面前。
“怎是这副打扮?”若静大师瞧着井儿过来,轻轻笑了,却还要佯装一副生气模样。“像什么话!”
井儿嘿嘿一笑,回答道:“师傅久不来!还以为师傅和梅姐姐不要我呢!可让井儿好等啊!”
“伤可好了?”梅生轻声一问,浅浅笑着。
“好了,早就好了,就等你们过来接我呢。”井儿亲昵的拉起梅生的手。
“大师好。”陆翎和秦茗道别之后,迎上前来,行了一礼,师徒回礼。
“请大师到寒舍小坐。”陆翎抬手示意。
“有劳。”
师徒三人进到了屋里,看到了陆爷爷,他已经在等着了,见到来人呵呵一笑。
“陆施主。”
“若静大师。”
长辈行过礼,小辈再行一次礼,入座。
“久不见你,今日倒是个好日子,我们两个竟然久别重逢。”陆爷爷乐呵呵一笑。
“瞧你带了几天,我的小徒弟竟成男娃娃了!”若静大师笑着说,却满是嫌弃。
陆爷爷摇摇头,一直笑着,看看陆翎,又瞧瞧井儿,最后看了一下梅生。
“相逢皆是缘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