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六十章 天命有数
  隔日,师徒三人早早就起了床,若静大师去厨房做了早饭,两个小娃娃便拿着大大的扫帚在清扫门庭。院里停着一辆马车和一台板车,隔了一个小间养着两匹马。井儿本是一边神游一边扫着地,被闷闷的一声呼吸声惊了一下,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是两匹马在旁边。
井儿拿着扫帚傻愣着瞧着两匹巴巴望着自己的大棕马,有些手足无措,瞧着马兄弟那黑宝石一眼水灵的眼睛,井儿低声开口问道:“饿了?”
马儿似乎听懂了井儿的话,又是一阵闷哼,左边的马儿晃了一下脑袋,往旁边堆着的干麦秸凑了凑。井儿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走到麦秸堆边,放下了扫帚,便捧着干麦秸走到马厩前,有些害怕,犹豫着不敢上前。
马儿期待的看着井儿,脑袋轻轻晃了一下,井儿嘿嘿笑了一声,迈着小步子上去给马儿喂草,瞧见美味的麦秸到马槽里来,马儿温顺的低着脑袋,大口咀嚼。瞧着这大马也不是那么可怕,井儿有了些许勇气,伸出肉嘟嘟小手儿想摸摸这大马。
井儿也仅比马槽高一些罢了,想要摸摸马儿的脑袋还需要垫着脚才能够得到。瞧着给自己喂干麦秸的小娃娃想摸摸自己,却伸得辛苦,两匹马儿都乖巧的垂下脑袋往井儿的小手下钻去,结果两匹马儿的脑袋撞到了一块,紧接着马儿的大鼻孔里突然喷出热气,把井儿吓了一跳。
井儿下意识的后退,结果垫着脚重心不稳,抬起的右手迅速放下要抓住马槽的边,结果却只抓到了干麦秸,整个人就摔倒了,后脑磕到了马厩里的木桩,疼得井儿直吸了几口冷气。
“井儿?”梅生听到了闷声一响,一转身就看到井儿倒在地上,急忙上前去扶她。“怎么回事?马踢你了吗?”
“嘿嘿……”井儿冲梅生傻乎乎笑了一下,摇摇头,抬眼看着眼前的马儿像是做错事了一般耷拉着脑袋,补充道:“我自己不小心摔倒了,不碍事。”
“你也真是,总那么不小心,以后可要小心点。”梅生拉起井儿,瞧着井儿手里还紧紧攥着干麦秸,真是哭笑不得,想着,这井儿是被马儿吓到了吧。
“给我喂吧。”梅生接过井儿手里的麦秸,顺带把地上的也一起捡起来,放到了马槽里。
马儿却都不吃,垂着脑袋,踱着走了几步,似乎想过来蹭蹭井儿,却无奈被绑住了。
“我没事,快吃快吃。”井儿一手拍了拍马槽的边缘,一手轻轻揉了一下后脑勺。
见状,梅生忍不住笑起来,说道:“你还关心马儿吃不吃?你这小脑袋可是没事?”
“没事,摔惯了,不算什么,梅姐姐别担心。”
梅生低笑一声,本想替井儿揉揉,看了一眼刚刚拿过麦秸的手,有些脏,便只好作罢,说道:“摔摔也好,让你长点记性!下次小心点。”
“嘿嘿,知道啦。”
师徒三人收拾好了之后, 坐在院子里。若静大师给两个小娃娃讲她年前时游历的趣闻,讲着讲着,大牛夫妇也起床了。
瞧着若静大师做好的美味早餐,大牛吃得开心惊叹道:“我还以为寺庙里天天吃素要憋坏了呢,今日尝到大师的手艺才知道,吃素也是挺美的吼。”
众人一笑。
早晨起来,曹志瞧着好了一些。大牛给曹志请不来大夫,只好自己给他买了点药膏,夫妻两替他换洗包扎了一下,比起昨日邋邋遢遢,头破血流的模样,瞧着舒服了一些。给曹志灌下了点补汤,大牛从偏房里出来,一脸忧愁的模样。
“嗯?”井儿瞧着大牛神色有异,上前一步,问道:“怎么了?”
大牛轻轻揉了一下井儿的脑袋,笑了笑,没回答。
师徒三人休息了一会便离开了,到外面化缘去,也算是下山修行的一部分,等到师徒晚间回来的时候,曹志已经醒了,正坐在院里,一副愣愣的模样。
天已经黑了,门口点着昏暗的灯笼,院里暗暗的,瞧不清脸庞,只是看着这枯瘦的身影,猜出来的罢了。虽说林神医给了药,早晚都会醒,只是没想到那么快。井儿一想到曹志之前在街上的表现,便不由得背后一凉。
师徒三人皆是停住了脚步,犹豫了一下,而曹志也发现了来人,转过身来,默不作声的看着。
若静大师没说话,只是微微行了一个礼,之后便带着两个小娃娃要回去。
曹志瞧着她们就要进屋,张了张嘴巴,迟疑了一下,开口道:“你们见到我妹妹了吗?才到我肩头高,喜欢穿五颜六色的衣服,脾性很好,一说话就能看到一对小梨涡……你们见到她了吗……对了,她叫芳芳……”
“芳芳……”
若静大师回过身,脸上一丝隐忍,微微皱眉,对着曹志又是一礼,开口道:“不曾见过。”
两个小娃娃也跟着若静一起行了一礼,便和若静大师一起要回到屋子里去。
“顾井?”
曹志突然开口,声音微微颤抖着,紧接着便听到了匆忙的脚步声。井儿回头一看,曹志已经大步向前,到了井儿面前,右手抬起要抓井儿,梅生眼疾手快的轻轻把井儿往自己怀里一带,错过了曹志的手。
“你想干嘛?”梅生言语里都是不满和嫌弃,和隐隐的怒气。
“我……”曹志一下也愣住了,支吾了一下,又抬眼瞧了井儿一眼。
“曹施主,你大病初愈,好生歇着才是。”若静大师上前一步,把两个小娃娃护在身后。
“你是顾井?”曹志眼里闪着亮光,犹豫了一下,又是一问,语气里居带着些许期待。
“嗯。”
瞧井儿应了一声,曹志显然很开心,咧了一下嘴角,好像在微笑。
“你告诉我,那天晚上那个公子是谁?”
“什么公子?”
“我把你拐走那天,那个公子过来救你,我带着了十多人埋伏在山间全被他弄晕了,然后他带着你走了……就高高瘦瘦的,穿着纱衣……他手里还拿着一把折扇!你想想!”
“……”井儿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不说话。
在屋内听到曹志急切的声音之后赶出来的大牛,瞧见了这一幕,急忙上前拉住了曹志。
“别碰我!”曹志挣扎着,对着井儿吼道:“告诉我!他在哪!他一定有办法救芳芳!告诉我!”
曹志嘶吼着,已经发了狂,若静大师护着两个小娃娃后退了几步。
“你疯了吗?芳芳已经死了!”
大牛冲着曹志喊了一声,曹志眼里最后一抹亮光也暗淡了下去,一下子便放弃了抵抗,软软的任凭大牛抓着自己的手。
“芳芳……我的妹妹……死了啊……”
曹志不断的呢喃着,被大牛给拖到了偏房里。师徒三人行了一礼,便回了房去。
“委屈你了。”若静大师轻轻笑了一笑,看着井儿满眼怜爱。
井儿摇摇头,还在回味刚刚曹志说的那些话。
“井儿……”梅生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你那天是如何回去的?你说你记不清了,难不成真是曹志拐了你,然后有人救了你?”
“……”井儿没回答,抬手揉了一下小脑袋,早上磕了一下,起了个包。井儿心道:“好疼。”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又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若静大师淡淡开口,两个小娃娃便禁了声。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门外面传来了许莹的声音。
“大师睡了吗?”
若静大师没回,而是上前一步开了门,行了一礼,许莹回礼。
“本是想和大牛在屋里逗着宝儿,没想到他醒了,让小师傅受惊了。”说罢,满脸歉意的对井儿笑了一下,向若静大师又行了一礼。
若静大师回了一礼,四人便围着老木桌子坐下。
“许施主此时过来,可是因为和曹志的事情有关?”若静大师道:“确实这曹志曾和长林旧事有些关系,做了些不好的事情,而如今他落难,前尘往事不提,出家人慈悲为怀,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施主直接说就是了。”
梅井二人皆不说话,低着脑袋,若有所思。
曹志确确实实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错事,可一个人无论再如何不堪,遍体鳞伤来到亲人身边的时候,亲人又如何狠下心不管不顾呢?放着不管不就是要他去死吗。大牛夫妇又都是心地善良的人,曹志这人,大牛夫妇是肯定不能不管了。
可林神医也说了,他给的药不能保曹志性命,最多半月而已。
“大师果真通达万事,确实是有事相求……”许莹面露难色,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恳请大师为我夫那个不肖大侄子,做一场法事……”
这话听着师徒三人都有些不明所以,为何要给曹志做法事?他又不是……难道?
“……”若静大师没应,刚想开口询问,许莹便开口了。
“大师昨日也瞧见了,曹志得的不是病,而是一心求死,才会一头撞了墙……这都是因为他自己放不下芳芳的缘故……”
师徒三人疑惑的等着许莹解释,许莹瞧着若静大师对这两个小娃娃也没什么避讳,什么话也没瞒着,便开了口。
“芳芳救曹志出来之后便一直嘱咐他不要再做坏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再伤人,直到芳芳闭目之前也说,让他好好生活,不要记恨,曹志答应了。”
“可是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他放不下,他这辈子,也就一个妹妹了。”
“他不能做坏事去害人,便只能选择伤害自己了,所以才会一心求死。”
“要救曹志,药物是无用的,最重要的,是要让他有活下去的信念……”
许莹有些难为情的开口,却又不得不开口央求。
师徒三人一下明白了,原来是这样,求得若静大师的宽恕,并施法除了曹志的心魔。
“好。”
若静大师脸上没什么表情,应了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