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五十九章 曹家兄妹
  徐老板回去收摊,并没有跟着众人去大牛家。师徒三人来到大牛家有些许拘谨,在前院站着等大牛出来。大牛把曹志背去了偏房,出来洗了把脸,把脸上的血迹洗干净了,再进去的里屋,一边走一边轻唤着:“媳妇儿,我回来了。”
随即屋内响起了女子软软的声音:“可回来了,今儿倒是晚了……嗯?你这头的伤的怎么回事?”
“没事!等一下再和你细说。”大牛嘿嘿笑了一下,柔声道:“儿子呢?”
“刚喂了奶,睡着了。我给你炒个菜,先吃饭吧。”
“多炒个菜,长林寺里的大师带了两个小徒弟下山,暂住几天我们家……”大牛言语里满是愧疚,没来得及和许莹商量一下就擅自带人回家,这对大牛来说还是第一次。
许莹应了一声,便推门和大牛出来了,瞧见了师徒三人,问了声好,行了个礼,抬眸一眼便认出了井儿。
师徒三人回礼,若静大师回道:“老衲来自长林寺,法号若静,这两个小娃娃是我的徒儿,这是梅生,这是顾井,今日起便要在此处叨扰几天了。”
许莹温婉大方的笑了一下,答道:“寒舍简陋,还委屈大师和两个小徒弟不要嫌弃才是,再者,这顾井小师傅我倒是之前有缘一见,今日即是客又是友,便免去了客套和拘谨,好生住下才是。”
说完,许莹又冲井儿笑了一下,井儿也回了一个笑容。
“哦?井儿什么时候……”若静大师意味深长的瞧了井儿一眼,井儿讪讪一笑。
“去年回家时,就是大牛哥哥送我回去的……”
“哦……”若静大师没回,倒是梅生应了一声。
井儿嘿嘿一笑,也没再接话。
“不要站着了!都进屋坐下吧,吃饭了,吃饭了。”大牛摸了摸肚子,笑嘻嘻看着许莹,小声说道:“媳妇儿给我炒个菜呗,还真饿了。”
于是大家都进了里屋,在厅里坐下。不一会儿,许莹便炒了三个素菜出来,一点油水都没有,看得大牛一脸哀怨。不过似乎又想到,僧人是禁食酒肉的,便把委屈往肚子里咽,不情不愿的开始吃饭。
寺里吃饭是不能说话的,许莹也是知道的,所以一直等到吃完饭才开口询问师徒下山的细节,也了解了一些寺里的规矩。
“原是如此……”许莹听完若静大师讲完,若有所思的瞧了旁边的大牛一眼,而大牛似乎对午饭很是不满意,一直闷着没吭声。
“相公。”许莹唤了一声,大牛没应。“曹涣!”
“哦哦哦,怎么了?”大牛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应了一句,抬头瞧见自己的媳妇儿有些怒气,慌乱的解释道:“我我我不小心走了一下神而已,媳妇儿的炒的菜最是好吃了!”
“……”
梅井二人见状,偷笑了一声。
“哪里问你饭菜的事情了。”许莹被大牛的反应逗笑,说道:“你不好好说一下,偏房躺着的你那位大侄子了吗?”
大牛沉吟了一会,叹了一口气,说道:“按年岁看,曹志比我小两岁,已经二十有二岁了,只是我辈分高了一辈,做了他叔叔……”
“祖辈在高岭,小时候便是我俩一块长大,也属比较亲近。十八那年娶了媳妇儿,成了家之后,便想出去闯闯,游玩了好些地方,最终在平梅站定了脚跟。两年前,曹志被家里头赶了出来,说是偷了老爷子的棺材钱去赌,还输了一屁股债,他不知去哪,想到我在平梅,便过来找我。”
“小时候我们一起玩的,我自然也是要照顾他的,只是他还是不知悔改,依旧滥赌成性,在赌坊里认识了范强那只疯狗,便开始做一些……见不得的生意。后来应该是赚的甜头还是不够,便开始……拐卖外来的小姑娘,害……真是丧尽天良,真不知道他是如何下得去手的……”
“过了一段时间,那小侄女便来寻曹志回去,小侄女是小房生的,比我媳妇还小了几岁,家里人都宠着她,曹志只有这一个妹妹,自然也是疼爱,老爷子叫芳芳寻他回去,看样子也是原谅他了,只是他刚小赚了一笔,不肯回去。芳芳瞧着曹志不肯回去,便跟着一起留下了。”
“自从曹志和范强混一起,便没在我家里住,我当然是乐得清静,可是芳芳一个女孩子怎么办?”
“他也不肯告诉我他住哪里,这时倒是拿出一副大哥模样了。还好他也知道芳芳和他住也是受委屈,便把芳芳托到我们这里。我们是不知道他在拐卖小姑娘,可是坏事做得多了,总是会露馅的,村里人对他指指点点,我和媳妇儿无意中知道了他在干这种坏事,也不知道如何和芳芳说。”
“我私底下找他说过好几次,他不是岔开话题,就是装听不到,直到最后实在受不了,和我吵了又吵,却不听劝。虽说我辈分高了一辈,可到底是一同长大的,我一直把他当弟弟,没想到他最后竟拿出银两叫我和他一起干这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们狠狠打了一架,最后他说他是回不了头了,叫我好好照顾一下芳芳,然后就走了。”
“曹志的名声已经是臭名远播了,整日里和范强为非作歹,有一次他在路口劫了一位阿婆的钱袋,我正好帮人送货回家,被我撞见了,气得我上前去就是一顿乱揍,我们两人打了起来,我不小心用打碎的酒罐子划花了他的脸,那天晚上,曹志就把芳芳拉走,算是彻底断了关系。”
“芳芳总不能和一群糙汉住一起,他们那群人就是禽兽!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还好这他还有点良心,让芳芳住客栈了。芳芳心性善良,在平梅住一段时间,街坊邻居都挺喜欢她的,倒也没有因为曹志的原因对她不待见。许是担心芳芳起疑,曹志也是一起住了客栈,那段时间倒是平静,兄妹俩在附近玩了一圈,平时没事听听戏,而芳芳则是一心劝他回高岭。”
“那段时间媳妇儿又刚怀孕,我一心扑在家里,又想着曹志这人确实是坏,可对妹妹却是真的好,一段时间没去打听,差点还以为芳芳把曹志劝回家了,可没想到接下来的就是长林寺传出消息,后堂主无问僧人和座下弟子德一僧人两人盗窃,杀人,卖丨淫……官府来抓人,围剿了范强曹志他们的窝点,一个地下库房,然后一干人等都被捉了去。”
“之后芳芳为救曹志……可惜啊,就那么走了……”
入夜,若静大师正在榻上念着经文,旁边坐着的两个小娃娃正在听着,却全是心不在焉的,不知在想着什么,一直走神。若静大师似乎有所察觉,念经的声音戛然而止,而两个小娃娃却还是没有发现,依旧发着呆。
大牛家也不大,大牛夫妻和小宝宝住在主卧,昏迷不醒的曹志住在了偏房,师徒三人住的房间是空房,堆放了一些逢年过节祭祀用的东西,下午清洗了一下,搬来了一些日常需要的东西,便勉强可以住人了。师徒三人挤在一间小小的房间里,屋内有一张老木桌子,点着一盏青灯,灯光昏黄,不能把屋内照亮。
“可是在想曹志的事情?”若静大师悠悠的开口。
“嗯。”两个小娃娃轻声应了一声。
“那你们觉得,曹志该不该救?”
“不该。”两个小娃娃齐声回答,若静大师睁开了眼,似乎有点意外这个回答。
井儿示意了一下梅生,让梅生先说。
“他干了那么多坏事,为何要救?救来继续为祸四方吗?不管他最后下场如何,最可恨的是,他即使是以死谢罪,也换不回那些被拐卖女子的清白之身,换不回他妹妹芳芳的性命。他有今天都是咎由自取,是报应。为何要救?”
若静大师看了一眼井儿,示意井儿说,井儿抬起脑袋看若静大师,觉得昏暗的灯光渡在眼前人身上,让其眉目之间都散发着温柔的气息,
“寺里俢的就是‘慈悲为怀’,可曹志这人不值得救。子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他拐了那么多人,害了那么多人,今日一见满腔怨恨全无悔改之意,似乎要把别人生吞活剥了去,这样的人,不该救,不值得救。真真可惜了他妹妹的一条性命,一个他如此疼爱的妹妹都不能够让他清醒,他无可救。”
若静大师沉思了一会,不置可否。
“……师傅,你觉得呢?”瞧若静大师半响不说话,井儿低声问了一句,若静大师才回过神。
“师傅觉得,曹志此人该救吗?”梅生重复道。
“为何而救?”
这个回答,两个小娃娃也是有些意外,言下之意不就是“不该救”吗?井儿本以为,按若静大师的做法,当初虚一方丈去保无问僧人和德一僧人的时候,没有阻止,于是他们留住了性命,如今面对从犯曹志,也应会保其一命。
梅井二人沉默了一阵,没有回答。
“盗窃财物,嗜赌成性,拐卖少女,不知悔改,心怀歹意……”
“曹志此人,救无可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