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四十六章 环环相扣
  “这镯子……”井儿后知后觉的才想起来这镯子还戴在手上。
本想带着去问一下善行,结果善行还没找到,这是什么来历还没弄清楚,这时便如此的在众目睽睽之下,看到这镯子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若静大师微微皱眉,想到了 什么,捏紧了手里的佛珠。
寮元见若静大师不开口,其他堂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这样自己没有眼花,便大着胆子,厉声问道:“你可知这镯子是何来历!”
井儿刚想开口,若静大师抬眸,冷冷道:“拿下来!”
井儿不敢说什么,安静的把镯子摘了下来,放到了若静大师旁边的,小心翼翼的看着若静大师,试图读懂些什么,却也只能明白这镯子怕是来头不小,寺里挂职的都一眼认出来,应该是个稀罕物件。
可这摔过的玉镯子,即使是完好无缺的,成色也不过一遍罢了。
“你今儿干了什么,去了哪里?”若静大师开口问。
“打扫完天王庙之后,我一直在屋内抄书。”井儿思考了一会,道:“云雨师姐来看过我一趟,之后我便一直在屋内,除了吃饭。”
“我来之前,悟学师兄找我聊了一会,约莫聊了有半个钟,然后他告诉我,师傅找我,于是便过来了。这镯子……是今儿个云雨师姐给我的。”
几个堂主和管事都没什么表情,似乎是在寺庙待久了,看遍生死,对这般小事也是一脸不屑,一脸的冷漠的模样。
一个消瘦的堂主冷声开了口,井儿抬眸瞧了他一眼,模样还没看清,就被他大大的耳垂吸引了,瞧了几秒,又觉得不礼貌,便又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白白净净的小手。
“你可知这镯子什么来历?”
“回堂主的话,我不知。”井儿解释道:“云雨师姐说,她弟弟受了顾家的照顾,这是她阿娘留给她的,权当是一点心意,还不让我不收,约莫辰时三刻左右给的我。”
“当今的长公主小时候流落民间,这是其养母留给长公主的信物。”左堂主撇了一眼井儿,接着说道:“前些日子方丈,监院等高僧离开长林,便是去迎接长公主的信物,以此为媒,为长公主殿下的养母祈福。”
井儿没想到这小小镯子又那么大的来历,一下有些发慌,又急忙解释道:“我根本不知这镯子的来历,我今儿个基本都在屋内,并未去过哪里,甚至不知其奉在何处!”
等不及其他人说些什么,井儿又是一问。
“今夜唤我过来是为了这件事吗?”井儿隐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你不必问。”巡照冷声打断。“只管我们问你什么,你答什么就行。”
井儿下意识抬头看想若静大师,后者双目虚焦,正出着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井儿皱着眉,应了一声。
“你出逃回寺,怎是一个人走?”
井儿想了想,道:“梅姐姐本就不让我出寺,和她说了我就出不去了,于是我只能一个人走。”
“你可带了寺里的东西走?”
“没有。”
“你是什么时候走的?”
“晨钟之前,天还未亮。”
“为何回来?”
井儿一下有些发蒙,视线从自己的手指头移到巡照脸上,反问道:“为什么不回来?”
顿了一下,井儿接着补充道:“我本便是来长林寺清修三年,这是一早便定下的。肆意出逃是我的不对,所以我也心甘情愿认罚,没有一丝怨言,只是我没想过会连累到其他人,更没想到会扯上其他事情。”
屋里安静了一会,若静大师听了这些话也缓缓回过了神,看着井儿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你经常逃出寺吧,对寺里的换防巡查似乎十分了解。”巡照冷不丁的提了一句。
井儿心头猛的一跳,总不能说是善行告诉她的,于是开口道:“不常,偶尔无聊会偷偷摘点野果子吃。”
“听说你和善行走得挺近。”巡照接着问。
井儿自从今儿一直找不到善行的时候,心里头便有些发慌,这会儿终于爆发了起来,紧张得有些发抖。
“这和善行有什么关系?”声音也有点发颤了。
“你只管回答就行。”左堂主提醒了一句。
“……是。”
“我们在库房找到了几身黄梅戏的戏服,今天问了一下,是善行的,你可知他偷偷学黄梅戏这一件事?”巡照看着井儿,眼底尽是寒霜。
“……不知。”两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看样子善行是被扣了一整天了,那天从梅生的处境上看,就知道了这寺里不单有暗牢,还有私刑,也不知道善行受了多少罪。
“那你可知,善行和梅生……”巡照停顿了一下,余光扫了一样若静大师。“私相授受的事情?”
“……”井儿一下被激怒道,厉声喝道:“我出逃的事情和所有人都没关系!梅姐姐和善行根本便不熟!你们问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是我们三联合串通,偷盗销赃吗!”
这话一出,井儿突然思绪一清,惊出一身冷汗,下意识往若静大师那处看,而若静大师也正紧紧捏着佛珠,看着自己,指尖发白。
巡照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我……”井儿一下子慌了,理智被一点点冲散,哑声开口道:“师傅,我没有撒谎!”
屋内沉默了一会,若静大师低声和左堂主说了什么,左堂主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微微点了头,并看了井儿一眼。
这时,寮元才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道:“我细细想了下,云雨是个弃婴,监院在山外捡回来的,既没有阿娘,更没有弟弟。”
井儿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若静大师补了一句:“昨夜在库房找到了戏服,清早便同善行问话,云雨今儿一早都在文殊殿守着,没离开过。”
“师傅这是……”井儿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若静大师:“不相信我吗?”
“你先回去吧。”若静大师似乎有些累了,长出了一口气,闭上了眼。
“……”井儿有些无措,愣了好一会才起身,两条腿坐得麻了,身子不由得一晃,稳住了身子才慢悠悠的行了礼,退了出去。
井儿拖拉着脚尖走着,走着走着便停了下来,倚靠着墙角,望着头上被云半掩着的残缺的月,出着神。
‘我刚刚有哪句是回答错的吗?’
‘会害了梅姐姐和善行吗?’
‘我现在还能做些什么?’
井儿恍恍惚惚的回了房间,刚踏进去,还没坐到床上,就听到了锁门声,不由得笑了起来。
井儿慢悠悠的脱了外袍,脱了鞋子,一头栽在了床上,忍不住开始低声抽泣。哭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回过了神,起身喝了两杯水,又一头的扎进了被窝里。
少了梅生的床,显得空荡荡的,井儿十分的不习惯。
到底是忽略了什么?
井儿总觉得有什么被忽略了,在心里有隐隐约约有个答案,可还不是很清晰。
‘我逃出长林,丢了小金佛像,梅姐姐被抓,善行被抓,我被抓……梅姐姐和善行私相授受?’
井儿突然想起昨夜善行给梅生那个夹了鸡肉的馒头,突然一惊。
鸡肉?寺里头,养鸡?
自个吃肉是因为到底不是个正经和尚,来长林估计是为了躲什么,虽然还不清楚,但顾家没真打算养出个小尼姑来,吃肉本便没心去遵守,可是,其他人就不是这样一回事了。
虽然酒肉和尚也不少,可也不至于……
善行又是怎么拿到的?
想到这个,井儿又想,那个镯子,云雨又是怎么拿到的?云雨背后的人是后堂主吗?
对方到底要什么?设那么大一盘棋,仅仅是想栽赃陷害?就因为那坐小金佛像?
偷了小金佛像,说到底不就是为了钱,可偷那镯子,镯子本身不值钱,可这罪名却是大!
“如果……假设,我,梅姐姐和善行三人合伙作案,善行就是内应,熟悉寺里所有的一切,然后窃取,我就是负责销账,梅生负责给我打掩护,得来钱财再分赃……善行拿钱来学黄梅戏,梅姐姐和我便是拿来吃喝玩乐,扣个寺里清苦为由,也勉强能说得过去。”
井儿抓了抓脑袋,总觉得漏了什么。
“那为什么不去云奚抓我回来,单单关了梅生秘而不发?因为没有直接证据?还是顾忌到顾家?顾忌到顾家也不会想扯到我身上啊……再说偷窃寺里的东西去变卖,又能得到几个钱?爹爹捐的香火钱就够买十个小金佛像了。”
偷窃只是幌子?那他们要掩护,是什么?
井儿猛的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脑子里顿时想明白了。
“是女人!用偷窃来掩护寺里僧人偷人!”
一想到这,其他零零散散的碎片全拼凑在了一起。之前在藏经阁偷听到的墙角,还有逃出长林寺时提到德一和悟生的谈话,全部清清楚楚的回放在了脑海。
井儿想明白了,后堂主下的一手好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