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三十八章 谈婚论嫁
  
井儿回云奚也好些天了,许是许久没和家里人待在一起,井儿这些天一直和哥哥姐姐们腻在一起,哪里都不去。顾夫人也在一旁陪同着,家里只有顾老爷却总是往外跑,不晓得在忙些什么东西,但想到平日里,顾老爷手头的事情也是比较多的,便也没有那么在意了。
这天,顾夫人带着四个儿女在后院小亭子里闲聊着,吃着点心。未时未过,太阳还大着,只是不似午时那般热烈,加上又已入了秋,空气里夹杂着秋天的清爽,时不时一阵风吹来,好生惬意。庭园里种着月季,正开得灿烂,但院子里飘着的香却是,回廊边种的不起眼的桂花。
众人正聊着天,聊聊陈年旧事,说说最近发生的事情,无话不说,时不时的传出阵阵笑声。
“说到底去长林寺也没什么,只是无聊了些,菜难吃了些,经书难背了些……还有一些奇怪的事情不能理解……”井儿撇撇嘴,想到远在长林寺的梅生,心中一阵阵的愧疚,自己回了家,却留她一人在寺里忍受寂寞。
“你不惹事,老老实实的度过剩下两年多时间,那也就好了。”顾夫人笑了笑,轻轻的捏了一下井儿粉嫩的小脸蛋儿。“过些天回去了,就不要再随随便便就逃跑出来了。”
“不过井儿妹妹还真的是厉害,明明还是个小娃娃,居然能一个人想办法回云奚。”顾汎在一边轻轻笑着。
“毕竟我们家井儿是很厉害的呀!对吧?”顾言在也是笑着,宠溺的看着井儿。
井儿不说话,在思考着什么,拿起一块糕点,小小的咬了一口,似乎没什么胃口的样子,但一抬起小脑袋的时候,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天真烂漫。
“当然啦!我顾井是何等人物,自然与众不同!”
这话一出,惹得众人一笑。
今日的顾筠倒是安静得很,也不凑什么热闹,一直心不在焉的,这让井儿看了去,便调笑了一句。
“今儿筠姐姐倒是安静得很,可是在思念着远方的心上人?”
这话一出,顾筠一下便破了功,举起小拳头便往井儿身上锤了过去,明明笑着,却又要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好你个顾井,话本子看得多了吧!我不过是恍一下神罢了,却被你这般取笑,怕不是我想着谁,是你在想着谁吧?”
“我哪里就想着谁了?”井儿调皮一笑,望向顾汎。“心里住着别人的,怕只有汎姐姐吧!”
这话一出,众人又是一笑,惹得顾汎又是羞红了脸。
“就知道取笑你二姐姐!再过几年,就到你了,看你还笑!”顾夫人忍着笑,实际上看到自己的女儿能够有一个好的归宿,心里头是非常开心的,邱玟少爷也是她和顾老爷挑选了很久才寻到的,适合顾汎的好儿郎。
“家里就我最小,哪里排得上我呀!”井儿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坐在旁边的顾言,嘴角上扬。“再怎么说,家里的老大,言哥哥要先娶了亲再说吧!”
“大哥在外面念书也有好些时日了吧!可有中意之人?”顾筠一下提起兴趣,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顾言,倒是让顾言十分难为情。
“我……我没有!”顾言眼神飘忽着,不敢看任何人,最后微微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边的茶杯。“我是个读书人……谈婚论嫁还早呢。”
“没有?……”顾筠没想到顾言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忍不住偷笑了一声。
“却也不早了。”顾夫人一眼瞧出了顾言的心思,轻轻拍了一下顾言的肩膀,在其耳边悄悄的说道:“找个时间我们再谈谈这个。”
“大哥今年十九,三妹妹今年十三……”
顾汎笑了笑,脸颊还带着红晕,和以往不一样的是,眼睛里盛着爱意,美得让人心醉,井儿心想着,是不是坠入爱河女子,都是这般明媚动人呢?
“也都差不多了,就这几年的事情了。”
“可要嫁给见都没见过的陌生男子……”顾筠稍微想了想,便皱起了眉头,一脸的不情愿。“我宁愿在家里再呆上几年,不要那么早嫁出去。”
井儿在一边听着,觉得有理,想着等到她年龄差不多的时候,一定要悄咪咪的去瞧瞧男方是个什么样子,就这样想着,脑海里突然闪出了陆翎的样子,让井儿一下乱了心神。
“成亲就是这样子的啊,但又不是说,没见过面,就不是一段好姻缘。”顾汎笑得满脸桃花,想必是对邱玟十分肯定,对未来一切充满信心。
“面都没见过……怎么就能成就一段好姻缘呢!我可不信。”顾筠撇撇嘴。
“这世间的姻缘都是月老牵的,都是命里注定的事情,什么好不好的,这都看命。”顾夫人笑着敲了一下顾筠的小脑袋。“到时候要是你遇到了中意的男子,说不准啊,整天吵着要嫁出去,不要这个家呢!”
“哼!”顾筠别过了头,说道:“你这是瞧不起我顾筠咯?”
顾筠的样子逗得众人一笑。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顾言笑这看着顾筠。“一切随缘,一切随缘。”
夜里,井儿窝在床上,有些心神不宁。从今天下午在院子里聊天的时候,心里头就有些乱了。一是因为自己已经离开长林寺有好些天了,放梅生一个人在寺里,自己心里头不安。二是,下午讲到成亲的时候,脑子里突然闪过陆翎的样子,让井儿一下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很是陌生,却又,有些开心。
这是什么呢?井儿想着,这就是喜欢吗?
于是这一夜,井儿都无法安然入睡。
对于情感的事情井儿懵懵懂懂,不是很能够理解,所以井儿决定把这个问题先放下,留到以后,等到和顾汎一样的年纪,估计自然就明白了。而一夜未眠,井儿也做出了一个决定,那便是自己必须要回长林寺了,不能放梅生一个人在那里。
后天,井儿决定后天就走。多留一天,是因为井儿想出去,不呆在家里,而是到村子里去走走瞧瞧,把云奚刻在脑海里,这样的话,以后的两年多的时间里,便可以拿出来看看,以解思乡之情。
实际上,井儿到现在也没想通为什么自己必须要离开云奚,但她知道,她的爹娘对她十分宠爱,这样做一定有她们的道理,她相信她的爹娘,并且也认为,等到了一定时机,自己也一定会了解到其中原因的。
隔天一大早,井儿便溜到了顾老爷的书房去。最近顾老爷忙得很,不是待在书房,便会跑去茶园和茶农们商量一些事情,好像是最近的茶叶出现了一些问题,有些棘手。
“爹爹?”井儿端来了早点和豆浆,悄悄走进了书房,软糯的唤了一声。
顾老爷趴着桌子上睡着了,台上的膏烛还亮着,想必是熬了一夜,不小心睡了过去。井儿瞧着顾老爷这般辛苦,十分心疼,也不忍吵醒,便把早点放下之后,拿起纸笔给顾老爷留下了一张小字条。
“爹爹最近忙,却也要注意休息,我去村子里走一圈,晚饭前回来,井儿。”
井儿把纸条放在了食盘里,压在碗下,然后用书桌上的银针,把膏烛的灯芯轻轻压了一下,灭了火,再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井儿还没想过要去哪里,只是想顺便逛一圈云奚,然后四处瞧一瞧,最后回家。井儿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襦裙,加了一件浅蓝色绣花的对襟褂子,背着一个小挎包,里面装了一些碎银子和几个烧饼。
说起来,井儿觉得自己确实忘记了一些事情,就比如,她看到手腕处明显的被绑过,拉扯过的印子的时候,却不知道这伤是如何来的,用了陆爷爷给的山茶花膏之后,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还留有不明显痕迹。
井儿绕着云奚山走着,她从小就很喜欢山,觉得大山是十分神秘的,有着很多不为人知事情,这对井儿来说十分有吸引力,很想去一探究竟,可顾老爷和顾夫人却把井儿看得很严,也说过许多很严厉的话,从来都不允许井儿踏入云奚山一步。
可越是不让去,便越是挠得井儿心里痒痒。
但井儿还未有这个胆,那天晚上不小心在云奚山撞见一位,奇怪的李婆婆,让井儿心里头有些恐惧,便也只敢绕着山走,而不进去。
井儿往东走,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着走着,才发现,原来云奚山脚下有一个小池塘,想来是山上泉水流下来,聚成的吧。这白水群山最出名的,便也就是这泉水了。走着也有些渴了,于是井儿便走到小池塘边,想喝点水,解解渴。
井儿弯腰捧起水,尝了一下,果真甘甜可口,清澈见底的小池塘的水面上荡着井儿甜甜的笑。
“你是谁呀?”突然一个稚气的声音响了起来,井儿抬头一看,是一个小娃娃。
一个有些眼熟的小娃娃,矮矮的,背着一个小书包。
偌大的青山脚下,清水池塘边,一个精致的小娃娃站在井儿面前,睁着黝黑清澈的眼眸,望着顾井,而他的身后,是万里晴空。
井儿站了起来,看着他出神。
“我……我见过你!”小娃娃鼓起腮帮子,蹬着眼睛,小脸儿红扑扑的好生可爱。
“你是……顾井。”
井儿微微笑着,走到小娃娃面前去,小娃娃却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十分警惕,依旧瞪着眼,模样却实在是十分可爱。
“你知道我?”井儿忍不住笑了又笑。“那你是谁?”
“我……”小娃娃犹豫了一下,瞧着井儿期待的表情,想了想,突然便叉起腰,挺胸抬头,一副十分神气的模样。
虽然到了井儿眼里,就只剩下可爱了。
“男子汉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陈逸,是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