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三十六章 井儿生辰
  
顾言带着井儿回了家,一路走着小道,避开了乡邻,从东侧门回去。一回到家,顾言便领着井儿去了南院的偏厅,还未走进屋,便听到众人的欢笑声,像是讨论什么有趣的事情。屋里灯火明亮,点了数盏灯,也备了许多精美的吃食,糕点的香甜和饭菜的可口勾着井儿思绪,她今天正经吃的,也就只有一碗阳春面。
“大哥和四妹妹回来了!”顾筠最先发现,笑着说,众人便安静下来,目光都往门口两兄妹身上投。
“爹爹,娘亲。”顾言拱手弯腰行了一礼,井儿却赌着气不啃声。
“可算是回来!让我们好等!”顾夫人笑着道,本想让兄妹两入座,却瞧见了井儿狼狈的模样,有些恼。“让你去石亭等你大哥,你可又跑去哪里玩去了!搞得这样脏!”
“不过是想同你玩一会罢,你且不用当真!”顾老爷笑得开心,这戏里就他戏份重。
“哼!”井儿闷哼一声,心里头本是有些委屈,现如今成了气。“你们倒好了,欺负我一个黄毛小儿!我可委屈着,去长林也好,回云奚也好,你们也不上点心!”
“好妹妹,你这话便错了。”顾汎笑语盈盈,拿起手帕遮着笑。“你每日在长林做些什么,说些什么,我们都是清清楚楚的,就连你要回云奚,我们也是知道的,所以才有了这出戏。巧在大哥回家与你的生辰相近,才故意耍你一耍,却也全是为了你开心,你倒是怪了我们不是!”
“二姐姐这是强词夺理,我耍你一下,你可开心?”井儿忍不住就回了一下嘴。
这话让顾汎一下不知如何接,想来井儿是真的被惹恼了。
“哪有这样和姐姐说话的道理?”顾夫人一下敛去了笑容,抬眼示意了一下林妈妈。“阿林,你带井儿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带过来吃饭。”
“我不!”
井儿甩开顾言的手,二话不说就跑了出去。
“四妹妹!”顾筠唤了一声,急忙跟了上去。
“这小妮子性子还是那么倔!”顾老爷一下也不开心了,放下了手里的茶杯,望了顾夫人一眼,一脸委屈。“怪我想的这烂主意!惹得我的小女儿不开心了。”
“都是你给惯的!”顾夫人没好气的轻拍了一下顾老爷的肩膀,而顾老爷笑笑不说话。
“爹,娘,我有些担心,且去瞧瞧……”顾言微微行了一礼,顾老爷点点头,他便也出去了。
刚刚被井儿问了一句,顾汎有些懵,缓了一会才开口道:“妹妹难得回家,我且瞧瞧去。”
“去吧。”顾老爷招了招手,顾汎也出去了。
井儿又是生气,又是委屈,却全不知如何是好,不愿意去接受来着家人的关爱和担心,一股脑的往前跑,奇怪的是,这个时候,想的不是躲在房间里难过,而是想到绣楼上去,因为绣楼地势高些,可以望得到云奚山。
“四妹妹!四妹妹!”顾筠在身后追着,跟着井儿一起上了绣楼。“我的好妹妹,你先别气了!”
“我不!”井儿闷哼一声,坐到围栏边。
顾筠跟了过去,坐到旁边,轻轻拉过井儿的手,井儿却把手收了回去。
“我的好妹妹啊!”顾筠软糯的唤了一声,轻轻用手弹了一下井儿的额头,宠溺得很。
井儿实在忍不住,一下就哭了,轻轻搂着顾筠,带着哭腔不停的呢喃着:“筠姐姐,我好想你……呜呜呜……我好想你……我也好想爹爹和娘亲,想念汎姐姐,言哥哥……我好想你们……所以我才逃跑出来的……我想着要是我回家过生辰的话,你们不会生气……可是……可是……呜呜呜……”
“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我们不好,都是我们的错!”顾筠轻声哄着,不停用手轻轻拍着井儿的后背,说着说着,突然就打起了自己。
“都是我们不好!惹你难过!该罚!”顾筠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响亮一声,吓到了井儿。
井儿急忙抓住顾筠的手,又气又心疼,说道:“你要是打坏了,谁陪我一起玩啊?不准你打!”
“好好好,我不打了!”顾筠笑了笑,用手帕帮井儿擦着眼泪。“那你也不要生气,不要哭了,好不好?”
“哦……”井儿吸吸鼻子,小手还紧紧拉着顾筠的手。
“你快看看,今夜星星可真漂亮。”顾筠摇了摇井儿的手,示意她抬头望向北面的云奚山。
井儿望过去的时候,那些孔明灯已经升到很高很高了,只剩下一个小点,看上去就真和星星一样,不同的就只是发着红色的光,比星星更加热烈一些,慢慢移动着。被孔明灯装饰过的夜空显得十分热闹,也十分漂亮。
正当井儿和顾筠瞧着天空瞧得入神的时候,突然一个孔明灯就这样缓慢的升到了两人的眼前,近在咫尺,一下挤满视线,能感受到里面火花的温暖。孔明灯缓缓上升着,上面写着“愿顾井安”。井儿一下便回过神来,往绣楼下望,顾言和顾汎提着灯笼,微弱的灯火把脸人脸庞照亮,正笑得开心。
“四妹妹,生辰快乐。”绣楼下的两人异口同声道。
井儿抬头看着这漫天的孔明灯,和那一盏刚刚升上去的,心里头温暖得不行,乐开了花,迄今为止在长林寺里遇到所有不开心的事情,受到的委屈,全部都烟消云散,在家里人面前,和挂念的人在一起,心里头剩下的便只有开心快乐了。
永康二十一年秋,云奚顾井十一岁。
顾家一大家子终于人齐,隔日下午,都聚在一起在南院听着黄梅戏,请的还是之前教井儿唱戏的那个来自福生戏院的黄师傅。井儿乐呵呵的笑着,坐在从人之间,端着一盘瓜子,不停的嗑着,看得津津有味。
“听说爹爹请黄师傅来,可费了好大劲儿呢!”顾筠坐在一边,也和井儿一起嗑瓜子,瞧着戏台上戏,冲着井儿说。
“哦?”井儿没在意听,所有关注都放在了戏上,今天唱的是《天仙配》,井儿自己点的。
“可不!”顾筠一边不停磕着瓜子,又一遍说着话,讲起话来就有些模糊了。“黄老师傅一直说,最不想教的人,就是你,最不想来的地方,就是顾家了。”
“为什么呀?”井儿随口问了一句,却也不走心。
“你还好意思问?之前黄老师傅教你唱黄梅戏的时候,你是如何整他的?你可别是忘了吧?”顾汎拿着手帕掩着笑,眉眼弯弯,甚是好看。
“嗯……”井儿嘿嘿一笑,想到了什么,有些难为情的说道:“那时还小不懂事……不懂事!”
这话一出,到惹得众人哈哈一笑。
“那你现可是懂事了?”顾言本是安静听着,现倒是忍不住问上一问。
“我觉得我不懂的事情还多着呢……”井儿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顾言,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顾言,笑着说道:“许多事情还是得向言哥哥请教才是。”
顾言瞧井儿模样,却是笑着不说话,又转过头看戏去,兄妹两个似乎有什么秘密一样,惹得顾汎,顾筠两个好奇起来。
“怎么,大哥和四妹妹私底下是不是有什么小秘密不告诉我们啊?”顾筠停下嗑瓜子,一脸认真的模样,嘟着小嘴,有些恼的样子。
井儿一下笑出声,连声道:“没有,没有!”
“你呀,你露出这样的表情,就是有事!”顾筠也佯装生气,一脸严肃的模样。“好不容易我们四个都在,你们倒是背地里说起了悄悄话,还有什么是我们四人不能知道的吗?”
“可别冤枉了我,全是四丫头的主意,和我没多大关系!”顾言忍不住笑了出声,瞧了一眼井儿生气的可爱模样,急忙喝口茶掩饰一下自己暴露军情的慌张。
“言大公子可真守信用!”井儿气恼拿起一块绿茶糕就直接往嘴里送,鼓起一边的腮帮子,眼睛里全是火,而顾言却假装听不到。
“好妹妹,坦白从宽吧。”顾筠一脸好奇,拿起茶,喝了一口,准备听戏。
“四丫头,你快说说是什么事情呀,让我们也听听!”顾汎也好奇起来,挪了挪身子,看上去十分感兴趣。
“言哥哥!都怪你!”井儿有些恼了,一边吃着绿茶糕一边口齿不清的说着话,而顾言憋着笑,已经假装听不到。
“嗯?”汎、筠两姐妹都好奇睁着大眼睛看着井儿。
“今天唱的是天仙配……”井儿想了想,还是开了口,可是两位姐姐却听不明白了。“不是汎姐姐许给的良人……和汎姐姐……是不是也很相配呢?”
井儿这话一出,一下让顾汎羞红了脸,拿着手帕半掩着面。顾言在一边忍不住笑了,却笑得宠溺。而顾筠呢,这小丫头也是笑了起来,转过头看向了顾汎,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我和言哥哥私底下说的,就是关于汎姐姐和邱玟公子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