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三十三章 大梦一场
  
陆翎挽着袖子,露出了白色的里衣,伸手接过陆爷爷手里的碗,便坐到了床边。陆爷爷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屋里便只剩下他和顾井,安静得很。
“听话,把这粥喝了,就让你回家。”陆翎柔声道,舀了一小勺,递了过去。
“不吃!我现在就要回去!”井儿言语里拖着哭腔,十分委屈。
“……那你转过来,我看看你烧退了没有。”陆翎放下了碗,等着井儿极其不情愿的缓慢转过来。
“怕是没有……”井儿烧得小脸儿通红,泪眼模糊,委屈的看着陆翎,一脸祈求的模样,楚楚可怜。
陆翎没回答,拿起被井儿额头烫到发热的湿巾,然后用冰凉凉的掌心覆上了井儿的额头,轻轻皱了一下眉头,替井儿换了一块湿巾,不吭声。
“嗯……我觉得我没事的,我可以的,我想回家,你让我回去吧。”井儿小手揪着陆翎的衣角,眼眶盛着泪,十分可怜。
“好啊。”陆翎又拿起碗,似乎有些生气。“现在把粥喝了,你想回去就回去,不留你。”
“好好好!”
井儿一点也没觉察到陆翎在生气,一心只想回家。听到这话,便立马坐了起来,夺过碗,乖乖的一口一口的喝着粥,也不管烫不烫,就这样扒拉着吃,一下子就吃完了,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囫囵吞枣,不知其味。
陆翎瞧着井儿这个模样,眉头皱得更深,更是生气了,瞧井儿吃完了,便递上了干净的手帕,井儿接过,胡乱擦了一下。
“那我走啦,我和许莹姐姐约好昨晚去的,已经失约了……”井儿掀开被子,说着就要往屋外跑,却被陆翎一手抓住。
“就你这样还能颠簸两三个时辰去云奚?回来!”
“???”
陆翎把小小的一只的井儿一下便扛了起来,任凭井儿折腾着,然后轻轻的放到床上,帮井儿盖上被子。
“把药喝了。”陆翎一手拿着盛着药的碗,一手拿着勺子,眉头紧皱,看着井儿一脸怒气。
“!!!”
井儿一下也被激怒,一伸手就把碗推了出去,药洒了一地,也溅了陆翎一身。
“我要回家!我不喝!”井儿说着说着,泪水就不停的往下滚落。“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不要喝药!我想回家……”
陆翎瞧井儿这般模样,实在不知拿她怎么办才好,瞧她哭得那委屈的小模样,傻看了一会便消了气。于是陆翎便捡起了掉落的碗,起身换了一个新的碗,又重新倒了一碗药,回到床边。
“我不喝!我要回家!”井儿哭得狼狈,眼眶和小脸儿都红得很,鼻涕也留了下来。
陆翎没回答,也没生气,拿起放在一边的手帕,轻轻的帮井儿擦着泪和鼻涕,轻声哄着。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陆翎吹了吹药,冲井儿宠溺的笑了笑。“你先把药喝了,然后我们再商量怎么送你回去,你说好不好?”
井儿轻轻皱起眉头,不太相信。
“你看啊,你回去也是回去,不如把药喝了,然后在车上休息,到了云奚的时候,病就好了,你爹娘也不会担心,你可以好好的和家人团聚,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呀。”
“……你说的是真的吗?”井儿小小的手轻轻抓着被子,一脸委屈又是期待的模样看着陆翎。“你可不能骗我,你要是骗我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陆翎浅浅的笑了,把药递给井儿,轻轻捏了一下井儿的小脸。
“骗你干什么,你喝吧,喝完我带你去……平梅,你说的许莹姐姐那里。”
“嗯嗯……”
井儿一下安静了,小口小口的嘬着苦涩难喝的药,轻轻皱着眉头,却没有一句抱怨。
“那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许莹姐姐哪里?”井儿喝完,把碗递回给了陆翎,眼里还带着泪,却是一脸迫不及待要离开。
“我去换身衣服,然后就带你去。”
井儿看了一眼陆翎一身被自己泼的药,便不说话了,只是乖巧的点点头,便缩到了被子里。陆翎轻轻笑了,帮井儿掖好被角,便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似乎故意拖拉着,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等到陆翎又回到井儿身边的时候,井儿已经浅浅睡了过去。
“井儿?”
陆翎坐在床边,轻声唤了一声,看着井儿安静睡觉的样子忍住笑了起来。
“陆翎哥哥……我见过你……”
井儿睡意朦胧的呢喃着,声音软软绵绵,就像是秋天的芦花。
“我见过你……”
井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一下还没有缓过神,掀开了被子,坐了起来。房间很暗,只点了盏青灯,发着微弱的暖黄色的光芒。井儿轻轻拍了一下小脑袋,才想起这是在陆翎家,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现在回云奚还来不来得及。
井儿胡乱了件外套就往外走,刚一打开门,正好就看到了陆翎端着饭菜过来,看到井儿,微微一笑。
“吃点东西吧。”陆翎端着饭菜就进到了屋里。
“我已经好了,陆翎哥哥……”井儿乖巧的坐到椅子上,睁着大眼睛看着陆翎,笑了一笑。“谢谢你和陆爷爷的照顾,不过我得走啦。”
“你倒是急什么?”陆翎也不恼,把饭菜推到井儿面前,便抬手摸了一下井儿的脑袋,确实退烧了。“大牛已经到平梅了,你吃过晚饭,就可以和他一起出发去云奚,现在十一号,连夜赶过去,十二号就到云奚,来得及。”
“???”井儿应了一声,便开始扒拉着晚饭,想了一下,问道:“我有提过我十三号前要回家吗?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陆翎笑了笑,却不回答,看了一下井儿碗里的红烧肉,说道:“想来这肉还不错,你且尝尝?”
井儿没回答,心里头觉得怪怪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就在面前,却看不到,摸不着。吃过了晚饭,一出了陆记就看到了大牛正在牵着马车,等着井儿过来。天已经黑了,街上已经热闹了起来,可井儿心里却不如一开始那般急切,一反平常的平静,淡定得很。她也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就好像一直心心念念着什么东西,迫不及待的想要拥有,可真当要实现的时候,却没有一开始那么强烈的欲望了。
可能,人,就是这般奇怪的生物吧。
告别了陆翎和陆爷爷,井儿随着大牛就出发去云奚了。出了西坪之后,走的是小道,不见什么人家,夜里安静得很。井儿掀开帘子,钻了出来,坐到了大牛旁边。
大牛呵呵笑了笑,问井儿为何不多睡一会,是不是走得比较急,颠着了,井儿却不说话。
井儿在想些什么呢?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只觉得有些奇怪,有什么东西看似明白,却又不明白,把她给搞糊涂了。她抬起小脑袋看着这漆黑前路,又望了望北边的白水山,轻轻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大牛哥哥,许莹姐姐一个人在家呀?”井儿突然开口一问,大牛吓了一跳。
“可不!”大牛轻哼了一口气,似乎有些不满意。“我媳妇怀着孕呢!我还跑出来赶车丢她一个人在家里,我这心里头可真不是滋味!”
“嘿嘿嘿。”井儿低低笑了笑,靠近了大牛一些,轻轻扯了一下大牛的衣角。“谢谢大牛哥哥。”
“哎!没事没事,明天下午我就能回到平梅。”大牛看了一眼井儿,便补充了一句:“你这小娃娃,虽还未入冬,却穿得这样少,小心冻着了,去轿子里,里面暖和些。”
“我总觉得我忘了什么。”井儿似乎在自言自语。“可是我又觉得没有,好生奇怪……哪里不对劲呢?”
“你在想些什么呢?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了,也许慢慢的,说不定也就想通了呢?”
“我好想真的忘记了……”井儿突然吓得一身冷汗,大声说道:“我真的忘记了!”
“什么?你说什么?忘记什么?”
“我记得我出了长林寺,我下了山,我来到平梅,吃到了云吞,然后找到了大牛哥哥和许莹姐姐,之后我想去找陆翎哥哥……再然后我……我就醒了。”井儿着急的揪着大牛的衣服,眼睛里全是无助和难以置信。“我为什么会发烧?为什么会在陆记?为什么……”
井儿着急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脑袋瓜,却依旧没有想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别……”大牛驾着车,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叹了一口气,一手把井儿搂紧了一些。“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可是,不知道就不知道呗,忘记就忘记呗,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不知道……”井儿痛苦的不停的用小手轻轻敲着她的小脑袋。“我心里头不安得很,我觉得那天肯定还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我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我一睁开眼睛,便是在陆翎哥哥家,为什么呢……他什么也没有说……”
“你就不要敲了!你想不起来,肯定是因为你发烧了,你病还没有好,可不要又病了!”大牛轻轻揉了一下井儿脑袋,安抚了一下。“反正现在也想不起来,过去就过去了,就不要折磨自己了!”
井儿不出声,百爪挠心,难受得很。
“你去车里休息吧,我赶得慢一些,明早你才有精神,不要想太多了,回家应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大牛瞧着井儿的模样有些心疼。
井儿乖巧的点点头,勉强挤了个笑容,便进到里面去休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