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二十五章 梦里又现
  
井儿摸黑回了禅房,细想着善行小师傅的故事,心里头不是滋味,但小小的她却无法帮得了他,也只能是干难受罢了。这世间有太多这样的事情,不是所有孩子都如井儿的家庭一般和睦美好,也不是所有孩子的父母都会陪伴在孩子身边。
梅生和善行都是孤儿,而陆翎只有爷爷,周围的人,似乎只有井儿是最幸运,也是最幸福的了。井儿突然便泛起一阵心酸,想念起云奚的家人,感受到了远在异乡,独自前行的孤独和无助。
“爹爹,娘亲,大哥,二姐姐,三姐姐……井儿好想你们。”井儿抱着经书,蜷缩在蒲团上,迷迷糊糊的便这样睡了过去。
“哪里来的小娃娃,敢闯我白水?”一声从远古飘过来的好听的声音回荡起来。
‘是谁的声音呢?我认识吗?’
“你这小娃娃怎么那么不经吓呢?你家住哪儿啊,我送你回去吧。”这声音从云里雾里悄悄蔓延过来,萦绕在井儿心底。
‘我家在……’
“你怎能这样不讲道理!”
‘他这是生气了吗……’
“这山确是漂亮,但最漂亮的……我明早带你去看!”
‘好……’
“不是说好一起看白水日出的吗……”
脑海里回荡的声音突然拖着哭腔,把井儿惊醒,结果醒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满脸的泪水,还把一角经书浸湿。井儿愣了好一会儿,也没回过神。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井儿傻愣着看着来人,也不说话,只是觉得心里头难受,一种说不清楚的思绪糊在井儿的心头,哽在井儿的咽喉,理不清楚,也吞不下去。
“井儿?”梅生手里拿着两个馒头,看井儿似乎有点奇怪,便蹲了下来,低声询问。“你怎么了?怎哭了?”
井儿什么也没说,只觉得很难受,心脏被揪在了一起,却又被什么绕着,又是痛,又是痒,刚一开口,言语就化成泪水哗哗的就留了下来。
梅生紧紧搂着井儿,轻轻拍着井儿的后背,就像母亲哄小孩一样,不停的轻拍着,不停的温柔的说:“没事的……没事的……我在这里……不要担心……”
井儿吃了两个馒头,一直不说话,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一直出神。梅生看着担心得很,一个劲的逗井儿开心,井儿总会勉强的露出笑容,然后又耷拉着她的小脑袋,陷入沉思。
“井儿,昨夜发生什么事了?可是云星师姐过来为难你了?”梅生很是担忧,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井儿摇摇头。
梅生没了主意,拉起井儿的手,往文殊殿走去,轻声说道:“现在要去找师傅了,等一下切勿失了礼数,知道了吗?”
井儿点点头。
也许若静大师有办法开解这小娃娃,梅生是这样想的。于是便走得更是快了些,低头看井儿时候,井儿懵懵的,只是跟着走着,两眼放空着,似乎什么也看不到,眼里什么都没有。
到了若静大师处,两人行了礼,便盘坐到若静大师前。云星云雨坐在若静大师旁,若静大师闭着眼睛,手里捏着佛珠。两个小娃娃都不敢吭声,安静的坐在后面。
“云星,”若静大师慵懒的唤了一声。“把我的木鱼拿来。”
“是,师傅。”云星起了身,去了里屋。
若静大师不说话,等云星把木鱼拿了过来,便开始一边敲木鱼,一边念着佛经。四个弟子都低着都,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认真听着。小小的禅房里挤满了敲击木鱼的声音和若静大师念经的声音,像悠远国度里传来的一般,洗涤着听者的心灵,一遍又一遍,直击人们心灵。
井儿在想些什么呢?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觉得有些难过。昨晚梦里的声音也已经模糊了,再如何努力回想也想不起来,真是奇怪。明明梦的时候那么清晰那么真实,可一旦醒来,却又那么模糊,什么也瞧不清楚了。
“你们且下去。”若静大师突然停住,却依旧经闭着眼睛,这禅房里顿时便安静了下来。
云星云雨便离开了,云雨走的时候,见井儿视乎有点奇怪,抬眼看了一下梅生,梅生笑了笑,示意井儿没事,请她放心,云雨点点头,便走了。
“梅生,顾井,”若静大师笑了笑,睁开眼,示意她们到前面坐。“你俩过来。”
梅生坐到前面,行了一礼,井儿却傻愣着不动,梅生赶紧轻推了一下,井儿才缓过神,和梅生一起坐到前面去。
若静大师和梅生浅聊了几句,井儿却一直不说话,一会的功夫又不晓得神游到哪里去了。
“井儿,今早的斋饭好吃吗?”若静大师笑了笑,轻声一问。
“……”井儿恍惚了一下,有些傻乎乎的说道:“菜不好吃……”
“你看到了什么?”若静大师轻皱起眉头,温柔的大手掌覆在了井儿小手上。
“山……”井儿沉吟了一会,望向了若静大师,眼里无星无月,只剩下空洞。“白水……”
“是山,全是山……”
“!!”若静大师紧皱了眉头,收回了手,敲起了木鱼,念起经书来了,把梅生吓了一跳。
若静大师的声音宽厚温柔,像一只大手,治愈着井儿又痛又痒的心,帮井儿抚平内心的伤痛。让井儿开始舒缓眉角,逐渐恢复元气。过了好一会儿,井儿才清醒过来,却依旧内心藏着悲伤,似乎从梦里,从另外一个时间里带过来的一样,若静大师的温柔的声音不能够化解,如鲠在喉。
“师傅……”
井儿懵懵的睁开眼,看着若静大师一脸凝重的敲着木鱼念着经书的模样,有些不解。若静大师看到井儿醒了,轻轻勾起嘴角,又专心的念着经书了。井儿闭上眼,认真的听着若静大师念经,身体轻松了很多,脑袋也不重了,感觉灵台清明,所有负面情绪得到了缓解。
等若静大师念完了经书,井儿缓缓睁开眼睛,感觉世间都美好起来了,冲着若静大师傻乎乎的笑了一下。
“谢谢师傅。”井儿行了一个大礼,若静大师笑着接受了。
“可是好些了?刚刚可吓了我一跳!”梅生露出了微笑,轻轻捏了一下井儿粉嫩的小脸儿。
“小时候一直就有这毛病,我也说不清楚是什么。”井儿抱歉的看着梅生,睁着好看的大眼睛。“不好意思,让梅姐姐担心了。”
“你可把我吓坏了,你没事就好。”梅生笑得宠溺。
“你这病,什么时候就开始有了?”若静大师轻轻皱着眉头,询问到。
“很小就这样了,似乎只要梦到,梦到,梦到什么……”井儿嘿嘿一笑,“似乎只要做到奇怪的梦,我就……痴痴呆呆的……爹爹和娘亲替我找了很多药方,可是我还是一直是这样,可能是我上辈子做了坏事,所以这辈子要来偿还吧。”
“我的好孩子,”若静大师温柔看着井儿,说:“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
“他太着急了,着急到忘记这会让你如此痛苦……”
“谁?”井儿听不明白,歪着小脑袋反问道。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若静大师宠溺的笑了笑,又继续说到:“我刚刚念的是清心咒,上一次拿给你的经书里是有的,你现在每天晨起和睡前都要念上一遍,切莫不要忘记。”
“知道了师傅。”
夜里,井儿正盘坐在床上念着清心咒,却念得断断续续,不成样子,把在一旁的梅生逗得笑得不停,本来也在看着经书,却如何也听不下去,只顾着笑了。
“梅姐姐!”井儿有些懊恼的喊了一声,梅生立马住了口。
“行行行,我不打扰你了,我安静的听着就好了。”梅生强忍着笑意,假装看着经书。
“梅姐姐,”井儿凑近了梅生一些,小声的说:“我昨天晚上跑出去了,你知道我去哪里了吗?”
“嗯……”梅生想了一下,突然露了一个担忧的表情。“你还是不要随便去藏经楼瞎看了,我真怕你出了什么事,我没办法向夫人交代。”
“对了!藏经楼!是今晚啊!”井儿突然回忆起来,说着就要下床穿衣,结果又想了一下,说道:“算了,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方丈和师傅也都回寺了。”
“你刚刚是想去藏经楼?”梅生笑着问,“怎又不去了?”
“嗯……突然不想去了,就这样吧,不管了。”井儿轻轻搂了一下梅生,“藏经楼的秘密没有梅生姐姐重要,我宁愿在屋子里陪着我的梅姐姐。”
梅生被井儿这一脸无赖的模样打败,笑着打了一下井儿的肩膀。
“就你嘴甜,许多事情不知道远远比知道要好。”
“知道啦,知道啦!”井儿笑嘻嘻拿起经书,“我今夜可是有大事的!得把这清心咒学会了才行呢。”
“今夜倒是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