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二十四章 僧人善行
  
亥时,天已经黑透了,井儿在禅房内点了两盏膏烛,正坐在蒲团上吃着两个冷馒头。小脑袋晃晃悠悠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吃完了馒头,井儿又吃了几个野果子,便念起了经书,稚气的童声咬字模模糊糊的,听上去甚是有趣好玩。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送进夜里清爽的微风。
“如何了?”云星绕到井儿前面的蒲团坐下,开口询问。
“明日清晨便能烂熟于心,谢师姐教导。”井儿乖巧的默读起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上去专心致志。
“那便最好。”云星点点头,想了想又道:“师傅明天回寺,你好好念经,明日晨钟响过就去问好,切莫忘了。”
“好的,知道了师姐。”井儿依旧认真的默读着。
云星说完,也不再多做停留,便起身离开了。井儿一直认真的看着经书,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动摇她学习的热情。等云星走了好一会儿,确定走远了之后,井儿才松了一口气,摊在地上,打了一个饱嗝。
“还好没先走,吓死我了。”井儿长呼一口气,摊了一会,又坐了起来。
井儿轻轻打开门,四处瞧了瞧,没发现可疑人物,便悄悄的走出去,再轻轻的关上了门,蹑手蹑脚的走开。
寺里大和尚大部分都随方丈外出去了,晚上的修行确依旧不变,只是僧人等级有所划分,云星云雨晚上是要去大佛堂和其他弟子一起修行,像井儿梅生这样寄住的居士,是不一起的。所以现在,除了巡照和纠察,寺里随意走动的僧人几乎是没有的。
井儿悄悄地绕过僧舍和诸天阁去到了藏经楼,一路上确是没遇到什么人,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但当井儿到藏经楼的时候就开始听见说话的声音了,只是太模糊了,并不能听清楚在说些什么。于是井儿凑近了些,小耳朵贴着墙壁,仔细听了一下。
“这是你的。”一个粗犷的男声说着话。“到时候从北门进来,可别被谁看到了。”
“谢谢后堂主,”另外一个男声响起,毕恭毕敬的说。“明天,方丈就回寺了,要不,缓几天?”
“缓什么?明天就明天!”
突然“砰”的很大一声拍桌子的声音,吓了井儿一下,发出了声音。
“谁?谁在外面?”后堂主大喊了一声:“给我出来!”
“我去看看。”另外一个人说着便急忙开了门出来。
井儿连忙捂住嘴巴,小心的退到一边,还好井儿小小一只,躲到了旁边的大花盆后面,夜里太黑,那个僧人看不到井儿。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人,也就返回去了。
躲了好一会儿,井儿才敢动,刚刚突然这一吓,大气都不敢出,猫着身子,顺着幽暗的墙边,小声的绕到诸天阁,躲在屋后,平静一下心情。
“刚刚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井儿小脑袋快速转着,一遍一遍重复着,却琢磨不出是什么意思。明天?明天……
“那只好明天晚上再来一次了!”井儿想着,“藏经楼果然是有什么秘密的,这一趟没白来。”
刚刚已经被发现了一次,再回去的话容易被发现,于是井儿决定先回禅房,对藏经阁秘密这件事要好好从长计议。井儿依旧贴着墙壁走着,过了诸天阁,就是僧舍了,而僧舍旁边……是一间库房。
“要不过去瞧瞧?”井儿自言自语道,似乎一人饰两角很有趣。“嗯……瞧上一眼,立马就走,就这样!”
于是井儿绕到了库房前去,本想看看就走的,结果凑近一看,这库房居然亮着微弱的烛光,而且库房的门还没有锁上,只是虚掩着。井儿透过门缝,往里面看了又看,却没有发现里面没有人。这让井儿觉得更奇怪了,点着膏烛却没有人?锁又的开着的?
井儿忍不住轻轻推开门,想进到里面瞧一瞧,突然一个影子就这样闪了出来,和着一声低声的尖叫,吓到了井儿,井儿急忙后退,结果小脚绊倒了门槛,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里面的人立马发现了井儿。
“是谁?”
一个偏稚嫩的声音说道,说着便打开了门,看到了还没反应过来,正跌坐在地上的井儿。
“是你!”小和尚一眼认出了井儿,井儿却没认出小和尚。
因为小和尚穿着大大的戏服,带着大大的帽子,看上去又是奇怪,又是好笑,全没有一点僧人应该有的样子。
“嘿嘿嘿……”井儿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天清气爽……出门赏月……赏月……”
“快起来。”小师傅拉起小小的井儿,想了一下,侧身让道。“你先进来吧!”
井儿犹豫了一下,觉得这小和尚不是什么坏人,便进去了,一边走着,一边回忆,终于是想起来了,这小和尚就是前几次遇到的那个,也是今天遇到的那个!今天怀里还抱着一个包袱!
“我今天看到你了……”井儿小声说着,“我刚刚是路过的……只是突然想起来你今天到这里来了……还抱了什么东西……”
“嗯……”
小和尚似乎也不打算隐瞒,应了一声,便从角落里拿出了一个包裹,直接摊开在井儿面前,井儿一下傻了眼。这是什么意思?
井儿不解的抬头看了小和尚一眼,小和尚没说话。井儿便又细细看了一下是什么东西,烛火太暗,看不清楚,井儿瞧着像是衣服,便拎起来看了一下,结果是一件戏服,和他身上穿的很像。但奇怪的,这戏服很大,看上去不像是给小和尚穿的,小和尚瘦瘦小小的,撑不起这大戏服。
“这是你的吗?”井儿低声询问,抬起小脑袋看着神情有些飘忽的小和尚。
小和尚没有回答,只是支支吾吾的,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到:“我们做个约定好不好……”
“什么?”井儿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什么约定?”
“这样好不好……”小和尚有些为难的说,言语里带着祈求。“你帮我保密,不告诉别人,你今天晚上看到的东西,我答应你,以后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能帮上忙的,我就帮你。如何?”
井儿想了一下,回答说:“那如果我告诉了别人,我今晚看到的东西,你会怎么样?”
“……”小和尚突然就沉默了,也看上去非常难过。“就当我拜托你了,可以吗?”
井儿也不是有心为难别人,瞧着小师傅委屈的模样,实在是不忍。
“我喜欢听故事。”
井儿调皮一笑,随便找了地方就坐下了,房间的灯火很暗,却照得小井儿漂亮的眼睛闪着亮光。
小和尚便不解,傻愣着看着井儿,不说话。
“你告诉我你在干什么,我就不告诉别人,你觉得这样可以吗?”井儿拍拍旁边的位置,示意他坐下。
小和尚呆呆的站了一下,似乎纠结了很久,才点点头,然后坐到井儿旁边,却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且放心。”
“我叫善行,十四岁。”
“我是六年前来的长林寺,在来之前,我没有家,或者应该说,四海为家。我没有娘,我和我爹相依为命。我爹是个拉二胡的,我们一起跟着一个江湖戏班,一路走,一路唱,我们一直在漂泊着,生活过得很艰苦,每次表演,爹爹拿到的钱总是很少。不过班主对我们父子很好,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我唱戏,但我唱得并不好,很是糟糕。”
“爹爹对我很失望,本是指望着我能学会,然后补贴一下生活,结果我却那么不争气。”
“我六岁的时候,我爹就死了。”
“那年戏班在一座破庙里休息,结果遇到了强盗,我爹为了保护我,死在了强盗的刀下。我们打不过他们,他们有刀,我们只有道具。最后强盗抢了班主的女儿,还抢了我们可怜的银子,毁了我们的戏服。”
“戏班散了。”
“我成了孤儿。”
“我唯一有的,是我爹拉了大半辈子的旧二胡,也在路上为了果腹,换了几个铜板,也失去了。我一无所有,一个人在世间游荡,就像孤魂野鬼一样。”
“我无处可去,本想找点事情做,却遭到了辱骂和克扣,过得非常苦。很多时候都想着,要不就下去找我爹算了,可怎么行呢?我这命,是我爹救下的。”
“我得活下去,但我活得非常吃力,非常非常的难过。那年冬天,我又饿又冷,晕倒在路边,是方丈带我回来的,给我食物,给我住处,给我事情做,也给我……一个新名字,善行,多好听的名字,以后就属于我了。”
“我在寺里住了几年,得知平梅有一个戏班正在找子弟,去问了一次,那边如何都不收我这个徒弟,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只能每天都偷跑下山,一日一日的哀求着,还好最后老师傅答应了,知道我是和尚,也不和我收钱,只是我身份尴尬,只能晚上去学,可是这又有什么所谓的呢。”
“这些衣服是老师傅给我的,戏班没有合适我的衣服,只有这些旧衣服,但对我来说已经很好了。我很感激我师傅。但我无处可练习,还好我有库房的钥匙,所以只要我不下山去,我便会在我这里偷偷学着。”
“你遇到的几次,都是我偷跑学艺回来的时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