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二十二章 十里相送
  
吃饭的时候,井儿似乎开心极了,一个劲的傻笑,摇晃着小脚丫,扒拉着饭菜,吃得很香,很有滋味的样子。外面的天已经暗了,星星和月亮都已经爬上天空,屋外的浅浅的月光就这样轻飘飘的洒在了陆家小院里,院里的小池子微波荡漾,闪烁着月光,好看得不行。
屋内点着两盏灯,并不是很亮堂,却很是温暖。
“陆翎哥哥炒的菜真好吃,在寺里呆久了,好久没吃过这般好吃的饭菜了!” 井儿嘴里吃着东西,却非要开口说话,鼓起的腮帮子便的一晃一晃的。
“嗯嗯,我觉得今晚的菜还不错。”陆爷爷也是嘴里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着话,鼓起的腮帮子也是一晃一晃的,爷孙看上去十分默契,十分好笑。
“嗯嗯!”爷孙俩看着对方,同时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要吃东西就不要说话。”陆翎十分严肃的说了一句,结果没人理他。
“爷爷,多吃一点,这个菜好吃。”井儿夹了好些菜到陆爷爷的碗里。
“好孩子,你也要多吃一点,去了寺里就吃不到了。”陆爷爷夹了好些肉给了井儿。
“不能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话。”陆翎又重复了一次。
“嗯嗯……嗯嗯……好吃……好吃……”爷孙俩都低着头吃着饭菜,发出不清楚的话语声。
“……”
吃过晚饭,爷孙三人坐在回廊边上,一边赏月,一边喝着茶,很是惬意。这时光似乎就要在此凝结,如此舒缓,如何静谧。可这世间唯一不变的便是时光的流逝,最不可阻止的,也是时光。这充满欢声笑语,充满悲喜哀乐的一天,就要结束了。
“孩子,该回去了。”陆爷爷放下茶杯,收了笑脸,平静的看着井儿。
“……”井儿放下杯子,小心的下地,结果还是碰到了受伤的左脚,把陆翎吓了一跳。“谢谢爷爷和陆翎哥哥今天的照顾。”说完,拱手作揖行礼。
陆爷爷轻轻颔首,井儿便迈着受伤的小脚,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内院。
陆翎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井儿消失在了拐角处,便按耐不住想跟上前的心,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却不料陆爷爷早就看破,乐呵呵的笑了一声,打破了这夜的安静。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你不担心,我还担心呢。”
陆爷爷说完,却没听见孙儿的回答,转过头一看,早就不见人影了。陆爷爷忍不住又是一笑,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茶,自娱自乐的唱起小曲儿。
这月夜美得很,就着茶水下饮,即使不是小酒,也不甚诗意。
井儿缓慢的走在热闹的街道上,两边的灯笼都已经亮了,来往的人群嬉笑欢乐,却唯独井儿是形单影只。
“你这样走着,怕是天亮才到长林寺。”突然身后传来了陆翎好听的声音,只是微微喘着,似乎的一路跑过来的。
“陆翎哥哥……”井儿转过身,看到陆翎就在她的身后。
陆翎拿着一盏灯,背后是灯火闪耀,热闹的街道,烛光把陆翎好看白皙的脸庞照亮,井儿可以清楚的看到,陆翎薄薄的嘴唇,就这样微微上扬着,隐隐约约看到整齐的牙齿,他的眼角弯弯,脸颊微红,甚是好看。
“你要愣到什么时候?”陆翎笑着轻轻弹了一下井儿的额头,井儿才回过神,恍惚了一下。
“嘿嘿,画中佳人难寻,却不料,蓦然回首……”井儿傻乎乎的一笑,伸手摸一下自己发烫的脸颊。“就在身后。”
陆翎背着井儿,井儿提着灯笼,两人一点点的往山上走去,把灯火都抛在了后头,远离了喧闹和喧嚣。路上的灯光越来越少,直到走到山脚下,就已经见不到什么人家了。
山上住着许多动物,夜里会发出许多奇怪的声音,或是在灌木丛里跑来跑去发出声响,这些都让井儿有些害怕。
“为什么直接上山,不走大道呢?”井儿声音微颤,整个身子缩着靠着路翎,小脑袋一半埋在陆翎肩膀,一半露出来看看四周。
“穿过山走才是最近的,要是走大道,怕是要多走一个时辰。”陆翎倒是不怕,和平时一样平静,可能是从小就在山里采药,早就习以为常了。
井儿不说话了,整个脑袋埋在了陆翎的肩膀上,细碎柔软的头发挠得陆翎心慌。
井儿提着的小小的灯笼,却也只能照到陆翎脚下一小角的地方,月亮被高高的树林挡住,看不见前方的路,只剩下乌漆嘛黑。
突然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声音响了起来,把井儿吓了一跳,急忙抓紧了陆翎,却发现只是一只小鸟罢了。
“哈哈哈……”陆翎忍不住笑出了声。
平时看着井儿胆子挺大的,却没想到竟然胆子那么小。
“……不准笑!”井儿羞得不行,气恼的捶了好几下陆翎的后背。
“好好好,不笑不笑……”陆翎好听的声音如泉水潺潺,在安静的山林里回荡着,徘徊在井儿耳边。
“陆翎哥哥,我真的觉得我以前见过你。”井儿软软糯糯的说,似乎还在努力回忆。
“我知道。”陆翎笑着,狡黠的说:“我长得好看,长得好看的都像我,你自然见过。”
“……你能不能要点脸。”
井儿侧着脸,伸出小手戳了一下陆翎的脸颊。陆翎条件反射的就把头别了过去,侧脸不经意间碰到了井儿柔软的嘴唇,突然身体一僵,又急忙转了回去。
突然就安静了。
陆翎慢慢的走着,可心跳却快得厉害,脸颊也越发滚烫。井儿轻抿着嘴,心里头也是七上八下,却不知是什么滋味,只觉得有些难为情。
“嗯……”井儿犹犹豫豫,胡乱找了个话题,问道:“今日怎没见到你爹娘呢?可是外出了?”
“……”陆翎长呼了一口气,似乎冷静了不少,慢悠悠的说:“我是我爷爷养大的,没有爹娘。”
“……已经过世了吗?”井儿小声询问着,既想问清楚,又害怕问得多了,惹得陆翎不开心。
陆翎想了一下,轻笑着道:“天为父,地为母,我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井儿也跟着笑起来,轻拍了一下陆翎的肩头,说道:“我又不傻,可不信你这胡话!”
俩人一边走着,一边东扯西扯,聊了快一个时辰,终于到了长林寺。井儿指了一下路,两人绕到了北门。围墙里的庙宇灯火闪耀,翘起的屋檐弯着好看的弧度,站在前外,可以细微听得到僧人们正念着经书。
陆翎轻轻把井儿放了下来,小口喘着气,用衣袖擦了一下额头的薄汗。
“回去吧。”陆翎冲着井儿笑了一下,眼神里藏的却满是舍不得。
“谢谢陆翎哥哥送我回寺,今天过得很开心。”井儿拱手作揖行礼,然后回给陆翎一个大大的笑容,粉嫩的小脸儿在烛光的照耀下更加可爱。
陆翎没回答,只是用手挡住了红透的脸颊,轻轻点了一下头。
“那我就先回去了,你路上小心,反正我也熟路了,有空我就去找你玩。”井儿嘿嘿一笑,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突然认真起来:“你说好下次带我去吃马蹄糕,你不能忘记。”
“好好好,我记下了。”陆翎被井儿模样逗笑,又点了点头。
“拉钩!”井儿伸出了右手,微微鼓着小脸,十分认真的模样,仰着小脑袋看着陆翎。
“好……”陆翎止不住笑,也伸出了右手。
两人的小拇指勾了起来,在微弱的烛光下摇晃着。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嘿嘿嘿,”井儿开心极了,笑得两眼弯弯,抬着小脑袋看着这清秀儒雅的少年郎。“那我回去了。”
“好。”
井儿迈着受伤的小脚,轻轻推开了虚掩着的门,便进去了。
陆翎傻站了一会,看着右手的小拇指看得出神,然后突然一笑,俊俏的小脸儿透着粉红。临走前又看了一眼经闭的北门,摸了摸井儿刚刚不小心碰到的侧脸,笑意更深了。
陆翎提着灯笼,便这样下了山去。
井儿回了寺里,便急忙回了僧舍,瞧见屋内灯亮着,轻轻的上前,敲了敲门。
“梅生姐姐,我是井儿,我回来了。”井儿轻声唤了一声,屋内便有打开了门。
“你可算回来!快进来!”梅生急忙把井儿拉进门。
井儿进了屋里,就走到床边坐下,梅生轻轻关上房门,也去到了床边,却是一脸生气的模样,看着井儿,似乎有很多话想说。
“你还知道回来!”梅生轻拍了一下井儿肩膀,严厉的说:“说好午时前回寺,你倒好,看看都什么时辰了?”
“梅姐姐……”井儿知道梅生关心着自己,心里头暖洋洋的,却又不知道如何表达,便回了一个拥抱,紧紧的抱着。“我下次不敢了,你就原谅我这次吧。”
梅生又气,又拿井儿没办法,本想着只要井儿回来,一定要一顿臭骂,结果真见到她回来了,却又舍不得说那些早就想好了的难听话。
“你没事就好!我只是怕你一个人有什么意外……你吃饭了吗?”梅生好好看了一下井儿,觉得有些不对劲,“你的脸怎么划伤了?还有你这衣服?……”
“……你应该瞧瞧我这脚,”井儿轻笑着说,提起宽大的裤脚,给梅生看受伤的地方,言语里却没有一丝难过或是委屈。
可梅生却瞧着心疼不已,揪心得眼眶微微发红,又是生气,又是爱怜。
“梅姐姐,你不要担心,我已经上过药了,明天一定能好。”井儿脱下了宽大的,陆翎小时候的衣服,便上了床,“我还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呢!今天,是我来长林寺最开心的一天。”
“哼!你看看你自己都成什么样子,你还开心!”梅生挤出一个笑脸,便也睡了下去。
“我今天可真的是有惊无险,我一出门就被发现了,然后我走得太快,从山顶上滚了下来……”
“还好遇到陆翎哥哥……”
“我吃到了麦芽糖,还去听了书……”
“是陆翎哥哥送我回来的,我们还约好,下次他要带我去吃马蹄糕……”
“嗯嗯,嗯嗯!”梅生浅笑着,帮井儿拉好被子。“我知道啦,知道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