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川二井 > 第八章 平梅清修
  
“我的井儿……我的井儿……”顾夫人非常用力的拥住了井儿,似乎不这样做,井儿便会溜走,便会消失不见了一般。“顾家是犯了什么错……偏要这样折磨你……这要为娘怎么办才好……我的井儿……我要怎么办才好……”
似乎顾夫人的话起了作用,井儿恢复了意识,轻轻拍了拍顾夫人的后背,用软软糯糯的声音问:“娘亲,你怎么哭了?”
顾夫人松开手,看着井儿的眼睛,柔声道:“没事,没事了……”顾夫人揉揉井儿的小脑袋,宠溺的说:“你呢?你可有事?”
井儿甜甜的笑着说:“想来确有一事,不知娘亲是否可以……”井儿抬起手,指向北面的云奚山“带我去一趟云奚山……”
顾夫人吓了一跳,来不及思考如何回答,平须道长已经大步向前,掏出血符往井儿头上一贴,符便又消失了,井儿却晕了过去。
顾夫人吓傻在原地,只是急忙抱起井儿,不再言语,只是低声哭泣着。
清晨的太阳,透过干净的云散射出的阳光正照着云奚顾家,正照着井儿,和那头上别着的桃木枯枝上发出的嫩芽。
“道长!井儿……”顾老爷着急的询问,平须道长却抬手打断了顾老爷的话。
平须道长似乎伤得不轻,缓了一下再说:“您的女儿没事。估计要晕睡一两天,每天参汤喂着,就行了。”
顾老爷应了一声,便示意林妈妈和两个丫鬟先带顾夫人和井儿回房,而顾老爷则和平须道长,赵村长去了花厅。
“平须道长,你没事吧……”赵村长又是一问,平须道长摇摇头,不回答。
“顾老爷,”平须道长站到坐在正位的顾老爷面前,非常认真的说:“你可知你这小女儿并不简单?”
这话一出,顾老爷便有了些怒气,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顾家儿女向来不简单。”
“……”平须道长一时语塞:“我这是在救她!”
“道长,你先坐,你先坐……”赵村长恭敬的请平须道长坐下:“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我是这村村长,有什么话,和我说也是一样。”
“哼!”顾老爷一拍桌子:“顾井是顾家人,可不是你赵家的!”
“是是是,她是顾家的,可你们顾家,是云奚的啊!”赵村长一脸为难,走到顾老爷跟前:“你现又是置什么气?井儿的事,不就是云奚的事吗?道长已经为井儿施法消灾了,你这又是在气什么!”
“施法消灾?好不容易井儿醒了,这才几天,这法一施,又晕睡过去了,这让我如何信服?”顾老爷厉声反问。
“你!”平须道长被惹怒了,又站了起来,稍微细想了一下,冷笑一声,说:“我做了好人还要被冤枉怪罪,你回去问问你的夫人,今天可是听见你的好女儿讲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可别怪我不提醒,若不是你女儿年纪还小,我还真没了主意。”
顾老爷犹豫了一下,却不说话,一直看着平须道长。
“顾老爷,你再好好想想,你有三个女儿,为何偏偏只有顾井一人,总会生一些奇怪的病,说一些奇怪的话,做一些奇怪的事呢……你就没想过为什么?你就不想让她和你另外的两个女儿一样,远离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吗?”
“道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顾井对云奚来说,是福,还是祸?”赵村长有些听急了,急忙一问。
平须道长没有回复赵村长的话,反倒一直和不开口的顾老爷说:“今日之事,顾老爷生气,我可以理解,可我确确实实在救你的女儿,现在她虽然晕睡过去,但不出三天,必醒。到时候,我相信你还会来找我的。”
“……”顾老爷犹豫了一下之后,问:“道长确有办法让我的女儿远离这些是非?”
平须道长又是一笑:“我确有办法。”
“那云奚怎么办!”赵村长急了,他现在脑子里想到的,便是十年前主持祭山仪式的老道长留下的一封信,一封预言了顾井未来的信。
“云奚怎会有事,村长放心。”平须道长笑着轻轻拍了拍村长的肩头。
“请道长明示。”顾老爷起身,拱手行了一礼,道长欣然接受。
“离开云奚,这祸可解。”
“离开云奚?!”赵村长吓了一大跳,大声说:“不行!不能离开云奚!离开云奚,这村子怎么办?这六百多口的百姓可怎么办?”
顾老爷却陷入了沉思,他一直和顾夫人在想办法让井儿离开云奚,这说不定,是个好机会,不管是真是假,只要远离这里,顾老爷相信,一切一定会好起来的。
“今日施法,不过只是断念,唯有离开云奚,才是最好解决办法。”平须道长突然一笑,说:“村长担心的不过的那封信罢了……可若我说,那信,不过是信口胡诌的呢?……”
“……”赵村长顿时便安静了。
顾老爷听到这话,不由得暗自高兴起来,悄悄的打起小算盘。
之后,平须道长又费了一番口舌,说服了赵村长同意井儿离开云奚,顾老爷十分感激,命小厮拿了银两和茶庄产的新茶,送给了平须道长,又担心道长的伤势,急忙买了珍贵的药材送到了道长临时住的客栈。
隔天,顾家备了份厚礼送到了陈家。
两天之后,井儿醒了,只是看上去有些痴呆,平须道长又来了一次,做了一次法,井儿便彻底好了。隔天,平须道长就离开了云奚,云游四海去了。
似乎大家都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结果,有了最好的解决办法,只剩下一个问题,那便是要把井儿送出云奚,可是又要送到哪里去呢?
入夜,顾老爷和顾夫人坐在内庭的小亭子里,一边喝茶,一边吃着小点心。院子很是安静,夏夜里便只剩下这虫鸣最是悦耳,又是那么凉快,空气里满是泥土的腥甜和草木特有的香气,令人非常舒服。
“夫人,有件事我想问一问……”顾老爷放下杯子,偏过头看着顾夫人。“那天,你抱着井儿的时候,她是不是说了什么?”
“……”顾夫人顿了一下,神色有些慌张,急忙笑着遮掩,不敢看顾老爷,低着头又喝了一杯茶。“她哪里就说了什么,老爷这是听谁人胡诌了吧?”
“夫人,你又何须瞒我,那天我走进的时候,我便发现你神色不对,井儿……抬手指着云奚山,我便知道,你定是听到了什么……”顾老爷慢慢的说,没有一点责问怪罪的意思,轻轻的拉起顾夫人手,放在掌心。
“她说要去云奚山……”顾夫人转过头看着顾老爷,另外一手也搭到了顾老爷的手上。“井儿如今才十岁,我不想她……”
“我知道的,夫人。”顾老爷打断了顾夫人的话:“可井儿在云奚呆不得,现如今是不得不离开了。”
“离开总比送命好……”顾夫人轻微哽咽了一下:“可道长既然说了,那信是假,那……井儿能不能不要去到太远的地方……即使不再回来,那我也好去看她……”
“夫人不要担心,既然决定让井儿离开,我便已经想好了去处,你可知道天河平梅有间长林寺?”顾老爷笑着看着顾夫人。
“长林寺?”顾夫人不由得笑了起来:“平梅离云奚也不远,既出了云奚,又能时常看望,且去寺里也能磨一下井儿的性子,可谓一举三得!”
顾老爷忍不住笑了一下,说:“夫人,这下你可放心了吧,过几天告知一趟赵村长,但是他之前说的那个条件,井儿及笄之前是否回云奚,先答应,等井儿再大一些,我便去找一下婆家,之后的事情……”
顾夫人沉吟了一下,敛去了笑容,说:“说起来,梅生来顾家也有六个年头了吧。”
“说到梅生,等入了冬,也就六年了吧?”顾老爷想了想,笑了一下:“这丫头倒是乖巧得很。”
“就快六年了,这日子过得快得很,刚来的时候安静极了,现如今那小嘴可贫着呢!就赶上井儿了。”顾夫人说着也笑了起来,和顾老爷对视了一下,便突然都沉默了。
“要不,让梅生也跟着一起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