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燃情蚀骨:老公大人请矜持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想你,和你的身体
  吃过饭,中场进入休息时间,只要唐竞泽不说开始,也没人敢过来打搅。
宋南乔闭着眼睛小憩,白色的婚纱在沙发上铺开,男人坐在身侧,他揽住她的腰,稍一用力便将她带到自己怀里,
宋南乔猛地睁开眼睛,男人放大的俊脸近在咫尺,她微微向后倾,“你干嘛?”
婚纱的裙摆很大,她不敢乱动,生怕被自己扯坏了,只好被迫的坐在了他的腿上。
唐竞泽嘴角轻扬,凑过去在她耳边魅惑启口,“我想吻你。”
他缓缓将她压在沙发内,薄唇在她唇间留恋,“南乔,搬回来吧?”
吻,蜻蜓点水的落在她唇上,辗转来到她颈间。
宋南乔身子一颤,急忙想要把人推开,“别……”
唐竞泽直接拉过她的手,同她十指紧扣,她眼皮轻阖,男人吻得缱绻忘情。
摄影师过来,看到这幅画面,忙笑着抽身离开。
一吻缠绵,良久后,他才舍得松开,指尖摩挲她红肿的唇,“南乔,我现在只要多见你一眼,就会控住不住的想要你。”
宋南乔一把拍掉了他的手,“你满脑子整天都想些什么?”
唐竞泽噙起笑,薄唇贴在她耳际,“想你,和你的身体。”
宋南乔整张脸瞬间红透,唐竞泽没忍住,笑出了声。
他起身,将她拉起来,“走吧,再不拍下一场,晚上我们就睡在这了。”
拍婚纱照是个既累人又甜蜜的过程,整整一日下来,频繁的换了各种姿势。
直到华灯初上,俩人才疲倦的回到了车上。
因为拍照,所以没接到左琳的电话,回拨过去的时候,才知道唐竞泽约了他们。
车子开往定好的酒店。
左琳挂了电话,看着眼前铺满鲜花的大厅,吉他手和钢琴师正在联手弹唱。现场布置得高档又奢华,和陆谦当初求婚模式几乎一模一样。
左琳压低了声音,不禁吐槽道:“你们都是一个学院毕业的?追女人,都这样?”
陆谦脸色一沉,垂眸睇了眼她,“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呀!女人不都喜欢男人能够浪漫。”
左琳不禁飞了一个白眼过去,“你也不想想,也就是我能凑合接受你的品味,南乔的要求质量可高着呢,我看她一会儿能不能接受唐竞泽这一套。!”
陆谦耸了耸肩头,“虽然我不知道宋南乔怎么想,不过我有预感,今天唐竞泽一定会碰一鼻子灰。”
左琳立刻点头,左少宇也跟着连连赞同。
“同样感觉。”
“同样感觉。”
母子异口同声的说着,一家人相视一笑。
唐竞泽的车很快就到了酒店,他让宋南乔先进去,自己去停车。
宋南乔应了声,她下车,先进了酒店。
眼前的一切,有种当初陆谦求婚左琳的架势。
音乐声忽然响起,身后传来脚步声,宋南乔回过头,唐竞泽手捧着鲜花,出现在她跟前。
还不等他开口,宋南乔先一步打断。
“求婚的事我已经答应了,至于搬到一起住,还是在延一延吧,晚上随便吃点就行,不要搞得这么奢靡。”
唐竞泽眉心微拧,在心底默念着千百遍的台词,竟然直接被她给堵了回去,嘴角不由得浮起一丝苦笑。
“就不能给我个机会么?”
宋南乔淡淡的摇了摇头,伸手,将他捧着的鲜花夺过来,“好了,快点吃饭,我饿了。”
左琳看着陆谦,在一侧实在没忍住。
“咳咳咳——”
“噗嗤——”
俩人直接笑出了声。
“笑什么?”
宋南乔上前,牵着左琳的手就往里面走,“你们这是早就猜到了?”
“呵呵,你们今天拍照了?那,你们之间有没有……”左琳转移话题,做了两指碰在一起的手势。
宋南乔急忙拍了下她脑袋,“能正经一点么?”
左琳吐了吐舌头,那模样几乎是在说,‘肯定有,我清楚着呢!’
餐桌上,俩对人相偎而坐,唐竞泽把牛排一块块切好,推到宋南乔面前。
“爱情的酸臭味,真是让人受不了啊,陆谦啊,我们吃完,就赶紧带孩子先离开这里吧,这哪里是庆祝我们即将新婚?这分明就是要我们小命啊!”左琳边吃边吐槽,眼底却是掩不住的欣慰。
陆谦笑着点头,在他眼里,自家老婆说什么都是对的,“好!”
宋南乔轻咳了声,抬头看向左琳,“你们俩个,什么时候办婚礼?”
“月底。”
“这么急?”
“哪里急了,这都已经延迟了!我原本想要这个月中旬就把婚礼办了,可是她偏嫌草率。”陆谦叹了一口气,在这方面,他现在是个弱者,只能乖乖听左琳的,否则可有苦头吃了。
“明白了。”宋南乔有些忍俊不禁,别过脸对左琳竖起了个大拇指。
左琳涨的小脸通红,在桌子底下狠狠的捏了把陆谦,疼得他笑容瞬间僵住,却又忍着不敢吭声。。
“我妈妈说了,在给老爸一点时间,让他好好表现,要不然就悔婚.........”左少宇突然插了句。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陆谦直接把小嘴给捂住了,“你这个傻孩子,怎么什么都说!”
宋南乔和唐竞泽忍不住笑出了声。
陆谦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有的事儿,小孩子,胡说八道。”
左琳挑眉看着他,语气有些森冷的质问,“是么?”
“不是,不是,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儿!”陆谦急忙改口,转头无奈的看向唐竞泽。
爱情这滩苦水,只有他们俩这种身在局中的人,才能明白个中滋味啊。
“乔乔,我听说盛笙受伤的事儿,这案子最后处理的怎么样了?”左琳抿了口果汁,抬眼好奇地问。
“已经定了刑罚,杰克瑞全部财产归盛笙所有,他也被判了终身监禁。”宋南乔轻描淡写的说着,“盛笙的心终于解脱了。”
“什么?”左琳瞪大眼睛,“这案发才刚过几天啊?而且他是w国籍的,你们就这么直接给他定罪了?”
唐竞泽挑眉看着她,唇角挂着莹莹笑意,“怎么会是我们给他定的罪,那是走的司法程序,法院亲自判决,又由俩国监审,最后才下的结果。”
“鬼才信你的话呢。”左琳撇撇嘴,依着唐竞泽的实力,最后想要什么样的结果,还不是由他说了算?
“你可还满意?”他看向宋南乔,颇有些邀功的意味,“若是不满意,可以安排监狱里的人多多照顾。”
宋南乔赶紧点头,这回对他的速度行动十分满意,“好,就按着你说的做,这男人耽误了盛笙这么多年,为了好好地回报一下,不用太多,平均两天揍一次就可以了。”
“行,我看行。”左琳放下叉子,眉飞色舞的补了句,“这种人渣,就该让他后悔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要狠狠的折磨他才算解气。”
陆谦和唐竞泽顿时满头黑线,果然,天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这女人心狠起来的时候,是根本就没有男人什么事儿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