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燃情蚀骨:老公大人请矜持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捧在心尖的宠爱
  唐竞泽蹙眉,看着冥顽不灵的阮玉,“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阮玉一惊,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厌恶和嫌弃。
“哥,我心里难受,她害的我无家可归,我不甘心。”
唐竞泽薄唇抿成直线,说不尽的失望。
宋南乔嘴角噙起抹冷笑,“从始至终,就是你的嫉妒心导致你心理扭曲,最后为什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你自己不知道么,还要怪在别人身上?”
她深呼了口气,摇了摇头,声音夹杂着冰窖散发出来的寒气,“原本打算放你一马,但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你什么意思?”阮玉心底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难不成,你在我哥面前,还让我以命抵命?”
“以命抵命,倒不至于,但是能让你把牢底坐穿!”宋南乔周身淬起寒冽,这句话是说给她的,同时也在暗示唐竞泽,这一次,她绝不会再轻易放过她。
阮玉先是一愣,随即转身‘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伸手抓住了唐竞泽的手,“哥,你不会这么做的对不对?我可是你的妹妹啊,你真的要帮助她这个外人么?”
唐竞泽一把甩开了她的手,漠然的俊脸,布满阴霾,“阮玉,你雇用的那俩个人,我已经送到了警察局,自然也会提供一份关于你的口供。”
他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宋南乔的肩上,余光扫了眼躺在床上的左成轩,眼底的暗芒凝重。
“南乔从来不是外人,而是我的家人,我要共度一生一世的妻子,这条路是你自己选择的,既然给过你机会,你不珍惜,那就不要怪我这个做表哥的,不留情面。”
他说完,挥了挥手,门外有几个人走进来,上前一把制住了阮玉。
“直接送到警察局,一应证据全都提交上去。”他话语落得坚决。
阮玉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被带出去时,嘴里反反复复喊着“哥……”
唐竞泽置若罔闻,目光关切的落在宋南乔身上,“有受伤么?”
她摇了摇头,“你怎么来了?”
唐竞泽伸手搂住她肩膀,“阮玉的事情,我不会在手下留情了。”
“你决定了?”
唐竞泽面向宋南乔,语气轻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你要记住,你才是我的全世界,她敢伤害你,就已经是我的底线。”
这句话惹得她心底累积的感动不受控制地迸发出来,她深呼了一口气,才将情绪给压下去。
唐竞泽带着她向外面走,宋南乔担忧的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成轩......”
“放心,大伟一会儿会安排人送他回去。”
车子缓缓驶出酒店,俩人之间,没再提阮玉的事,彼此心照不宣。
阮玉被带进警察局,因为五年前经济犯罪而逃逸,被判有期徒刑六年,并没收了她的全部财产。
阮家得知这件事之后,也不敢兴风作浪,恨不得立刻滚出唐竞泽的视线。
而薇雅,当晚知道这一切,几乎是怒火中烧,原本只是想布一步棋,现在因为一个阮玉全毁了。
她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彻底被扼杀在摇篮里。
担惊受怕自己会受到牵连,索性连夜回了江城。
翌日,晴空万里!
唐竞泽一早来到别墅的时候,神神秘秘的告诉宋南乔说有事,但没直接说是要去拍照。
直到车子停在了摄影棚,她才知道此行的目的。
门口有人站着迎接,唐竞泽牵起她的手进去,今天他包了场,这诺大的摄影基地,只为他们开放。
宋南乔坐在化妆镜前,化妆师开始给她化妆。
“这次就只拍我们的婚纱照,为了弥补曾经的遗憾,更是为了兑现我的承诺。”他弯腰,眼睛透过化妆镜望向宋南乔,“下次我们在带着晨昱来,好么?”
他都这么做了,宋南乔也只能点了点头。
唐竞泽将‘最珍贵的你’戴在她的手腕上,看着她穿着那件婚纱,没有比此刻更能让他满足。
他折身去换西服,出来的时候,看到宋南乔在画眉。
唐竞泽在一侧静静地看着,茶几上放了茶,他抿了口后起身走过去,“我来帮你画。”
他从化妆师手里接过眉笔,在她的眉头上不轻不重的落下几笔。
见状,不少人都聚拢过来,毕竟大家都好奇,令人闻风丧胆的唐总竟然会描眉?
宋南乔双颊羞红,“你……你会么?”
“额……不太会。”唐竞泽眼底带着一丝尴尬,“但是我刚刚看化妆师的手法,学了一下。”
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满眼的羡慕,“唐太太,您真幸福。”
宋南乔挽起唇瓣,看着唐竞泽在化妆师的指导下,小心翼翼的给她上妆,她望入男人眼里的认真和温柔,确信自己被他捧在了心尖上。
今天的一切,是他们错失几年后重新拥有的,她会牢牢抓住这份来之不易的爱,狠狠幸福下去。
半晌后,才听到唐竞泽和化妆师同时开口,“好了。”
宋南乔看到镜中的自己,笑意从眸底溢出,这男人学化妆都学的这么快?
“好看吗?”唐竞泽从身后环住她,好像一个小孩在争取大人的评价。
宋南乔点头,眼角的笑意缀满了璀璨,“当然,很好看。”
唐竞泽抬起手臂,“走吧,去拍照。”
宋南乔伸出双手挽住他臂弯,俩人配合着摄影师的要求,摆出各种亲密姿势。
一上午的内景拍摄下来,累的全身都有些僵硬,唐竞泽揽着她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
“累不累?要是累的话,我们可以分两天拍。”他轻轻地将她嘴角边的发丝别到耳后。
“不用的。”宋南乔勾起唇瓣,享受着这份甜蜜的幸福感。
俩人这幅样子,也不想去餐厅吃饭,唐竞泽索性直接让人把午饭送到了现场。
宋南乔拿起筷子,看了眼自己身上的婚纱,唐竞泽了然而笑,舀了口饭送到她嘴边,“我喂你。”
“好!”她轻笑了一声,乖乖的张开嘴,惬意地享受着男人专属的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