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燃情蚀骨:老公大人请矜持 > 第三百六十二章 没有离婚
  宋南乔紧紧盯着她,吐出有力的二个字,“不爱。”
他的心刺痛,翕动着唇,逼出颤抖“那你爱左成轩么?”
宋南乔眸子透出凉薄,“爱的定义有很多种,值得托付终生的是那个永远把你放首位的人,你惯于掌控,喜欢操纵别人,你的爱永远掺杂了利益。”
唐竞泽撑起身坐到床沿,他眼底沁满悲伤,“一别五年,你我现在谈话成了煎熬,连拥抱都变得奢侈,南乔,我在你身边是不是让你感觉就是一种折磨?”
他失笑,“可这事情没这么简单,我给你看样东西。”
他从保险柜里拿出份文件,从文件内取出张纸,递到她手上。
宋南乔扫了眼,原先静如死水的眸子这会迸射出蚀骨的恨意。
唐竞泽深不可测的双眸睇向她,“离婚协议,我并没有签,我们俩个人属于未离婚,依旧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夫妻关系,而你跟左成轩再婚,属于犯了重婚罪。”
宋南乔目露鄙夷,她站起身抬腿要走。
“你要告就去告吧。”
唐竞泽跟着起身,踉跄跟上去,“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旋身,神色冰冷如铁,“你用不着使这么卑鄙的手段,真的,我的心已经死了!”
“没有活过来的可能么?”唐竞泽伸出去的手顿住,“合同签了吧,对你有好处。”
她冷笑,头也不回道:“我不用你管!”
打开房门缓步走出去,窗外一缕阳光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唐竞泽跟在身后,没有在说话。
宋南乔出了别墅后,看到停在不远处的黑色豪车,左成轩满目担忧的从车上下来,“我找不到你,手机又打不通,去了唐氏你不在,看到你的车......”
他余光瞥到站在门口的人影,男人穿了件浴袍,他蹙起眉,沉浸的眸子暗藏起汹涌,目光怪异的在二人身上逡巡。
宋南乔拉开车门,手机里果然有十几通未接来电,她扯动嘴角刚要开口,却被左成轩率先抢了白,“妈回来了。”
左成轩的声音落得铿锵有力。
简单的几个字,宋南乔眼角一凛,而唐竞泽也听的清楚,脸色顿时很难看。
妈!
左成轩竟然叫妈了!
宋南乔原想说什么,话到嘴边,眼睛触及到门口站着的男人时话还是咽了回去。
她上车,红色法拉利流星般驶出别墅。
左成轩目光与唐竞泽相触,眼中彼此是巅峰对决的凛冽。
“不懂得珍惜那就不要后悔自己的失去,乔乔现在已经有我陪在身边了,而我,也绝不允许她再一次跳进火坑,毁了自己。”
左成轩倾身坐进车,他拍档加速,车子追出去。
机场。
两辆车相继停下,宋南乔从车里走出来,左成轩紧随其后。
他跟上去,目光落到她耳后根的红痕,心沉入谷底,“你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
一股气齐聚在胸腔内持久无法散去,他面色急切,“乔乔,好了伤疤别忘记疼。”
宋南乔脚步顿住,左成轩的话无时不在提醒着她,别受他蛊惑。
她一时找不到话来反击,根本也不想去纠结。
“唐竞泽,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之一,饭局上他喝醉了,我只是送他回家。”
她说完这话,剩下的已经无需在过多的解释,他就已经清楚。
左成轩似是松了口气,说实话,他并不把这个案子放在眼里,可他知道有些事是必然,他生怕给她压力。
“这个案子,做不做都可以,在你,不在我。”
宋南乔点头,“是我没有查清楚。”
“他想要隐藏身份,你查了也白查。”
徐姨和几个工作人员艰难的把宋母从飞机上推了下来。
“妈。”宋南乔潭底酝漾起水雾,她轻吸口气,极力平复情绪小跑着过去,“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虽然宋母的身上没有什么伤损,但是,患上抑郁症之后的张美玲身体孱弱,不愿与人交流,大多时候都是在发呆,连走动都极少,基本坐在轮椅上度过。
宋南乔朝着徐姨挽起笑,“徐姨,这些年,谢谢你还陪在我们身边。”
“小姐。”徐姨瞬间湿了眼眶,“照顾夫人是应该的,毕竟,年轻那会儿,我受了夫人太多的恩惠,这也算是我的分内之事。”
一路走来,她看着这一切,宋家从兴旺到衰落,小姐是怎么一个人扛起这一切的。
她心疼。
张美玲转了转眼珠,她望向四周,冷不丁握起宋南乔的手,喃喃唤了声,“乔乔。”
似乎是因为回到了生活多年的城市,她心情好多了,变得愿意主动开口说话了。
宋南乔顿生几许欣慰,“妈。”
只有见到自己的亲人,她才会满脸带笑,声音轻柔,“我带你去吃饭,餐厅已经订好了,全都是您爱吃的菜。”
“先不急,我要去看看你爸爸。”
张美玲心里一直都记挂着自己的丈夫,回到这里,第一件事也是去见自己的丈夫。
宋南乔知道母亲的心意,也不敢违背,只好顺从。
“好,我这就带您去看爸爸。”
左成轩望了眼四侧,“你们在这等我,我把车开过来。”
他折身去停车场取车,宋南乔心绪复杂,她怕母亲会突然间情绪激动,“妈,其实您也可以先吃完饭,再去看爸爸的,而且前几天,我刚去扫过墓。”
她过去想推轮椅,张美玲冷着脸,笑容荡然无存,“我说了,去看你爸爸。”
见状,宋南乔如鲠在喉,缓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好。”
西郊墓地。
车开到门口,守墓园的人见是他们,便没阻拦。
张美玲在宋南乔的搀扶下走下车,几人步行到了墓地。
她看着墓碑上的照片,一双眸子瞬间涌出豆大的眼泪。
宋母跌跌撞撞的跑过去,她跪在冰冷的地面上,抱住墓碑失声痛哭。
宋南乔想要过去给她扶起来,却被左成轩一把拽住。
“让她发泄一下,医生怎么说的,你忘了么?”
抑郁的人,最怕的是不会发泄,就一个人孤独的待着,才会产生想要轻生的念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