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燃情蚀骨:老公大人请矜持 > 第三百四十章 惊变
  “老爷子已经是脑瘤晚期了,其实他早应该并发了,能拖到今天已经是奇迹,左琳啊,抓紧让家属见他最后一面吧。”
左琳用力点了点头,关于宋父的病情,她一直倍受煎熬没告诉南乔。
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面前陨落。
残忍么?
留下来的痛,永远是给最爱的人。
“快,去休息室把伯母带过来见伯父最后一面。”
陆谦应了一声,随即一路小跑着去了休息室。
左琳急忙拿出手机给宋南乔打电话,可怎么都打不通。
“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她蜷缩在抢救室的角落,把头掩在胳膊下面,一滴滴豆大的泪珠止不住的掉下来。
张美玲走进病房的时候,宋浩天戴着的呼吸机并没有摘去,她看到他紧闭的双眼,猛地扑过去失声痛哭。
宋浩天无力的抬起眼皮,用尽全身的力气拉起妻子的手,虚弱的张了张嘴,“你这一辈子跟着我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我对不起你和孩子……现在我终于坚持不下去了……很快就要离开你们了。”
他努力的扬起唇角,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可眼眶中的湿意还是顺着他的眼角滑落了下来。
“乔乔的孩子没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公司没了不重要,让她千万不要带着恨活着……她根本扳不倒唐竞泽……唐家根深蒂固,况且商场本就无情,只不过,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当初乔乔坚定的说她会改变他的时候,我就不该相信他……是我害了孩子……是我害了你啊……”
宋母的脸颊贴在宋父的手上,她狠狠摇头,“不是的,不是的,你没错,是我的错,我一直以为唐竞泽是我们乔乔最好的归宿,知人知面不知心,是我看错了人!”
“公司没有了也好……乔乔以后也能轻松一点,只是……只是……不知道这孩子躲到哪里偷偷舔伤口了……恐怕……她是见不到我最后一面了……”
宋浩天的声音越来越虚弱,眼底却是深深地不舍,“我,不行了……”
“老宋,你不准死!我和乔乔都不能没有你啊!”
张美玲喉咙嘶哑,她紧紧握着他的手,灭顶的绝望击得她溃不成军。
宋浩天无力的摇了摇头,眼皮重的再也无力支撑,他合上眼眸那一刻,两行眼泪却缓缓从眼角滑落。
张美玲攥着他的手,歇斯底里的哭喊,“不要——”
音落,她承受不住打击晕了过去。
左琳在外面,趴在陆谦的肩膀上泣不成声。
“唐竞泽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害的宋家家破人亡,他怎么可以这么恶毒!”
F国,某座别墅内。
宋南乔猛地惊醒,衣服都被冷汗浸透,她眼睛瞪得溜圆,紧紧地盯着天花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刚刚,她在梦里梦到了爸爸,他虽然很恼火的在责怪她,却一脸心疼的握着她的手,告诉她一定要保重。
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底蔓延到四肢。
“怎么了?”左成轩推门进去,看到她坐起身,呼吸陡然一紧,“是不是做噩梦了?”
“嗯!我梦到我爸妈了。”她嗓子疼的厉害,梦境太过真实,她有些回不过神。
左成轩拉起她的手,拨开她颊侧被汗水沾湿的碎发,“不过是个梦而已,醒过来就好了。”
宋南乔点头,抬起眸子时才发现外面天色已暗,她手掌按向心口,还好只是梦。
左成轩唇角不由勾起,“这次你睡了三天,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宋南乔撑着身子靠向床头,左成轩在她身后垫了个靠枕,她惨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我好多了。”
这段时间,疲惫感迫使让她成天成宿的昏睡,看来这些新药的副作用,还真大。
宋南乔纤细的手无力的摸着隆起的肚子,眼底渐渐流露出一点点的苦涩。
“国内有左琳,你放心就好,况且你父母也不会那么快就知道这些消息的,等过几天,你在打一通电话回去让家人安心就好了,放心,事情很快就会过去的。”
左成轩递上一杯热水,“保姆一会儿就把准备好的皮蛋瘦肉粥送上来,先喝点热水。”
宋南乔欣慰的点了点头。
现在,她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去跟父母解释这件事儿。
等她努力把身体养好,再给他们报平安。
她温婉宁静的样子,左成轩心底难言的复杂。
三天后的早上,唐竞泽回到滨城市。
跑车开到公司门口,大伟站着迎接他。
“季梦雅呢?”他下车,脸色阴沉的如同黑云。
“季小姐精神状态不太好,我给送了医院,唐总,对不起,我没能护好宋家周全。”
大伟想起那晚发生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
唐竞泽潭底一痛,“现在宋家情况怎么样?”
“很不好,宋老夫人精神有些崩溃。”
他沉痛的闭上眼睛,自然不用想都知道,宋浩天那样离开,肯定是死不瞑目的。
吐出一口气,唐竞泽几近窒息的感觉,“他葬在哪里?”
“西郊的墓地,唐总,我马上去安排。”
“暂时先不用,万一被媒体发现,又会搅得不得安宁,我不想因为我再给宋家制造混乱,让他安心地走吧。”
大伟闻言,点了点头。
唐竞泽折过身,从车子的副驾驶座内取出一个文件袋给他,“你拿着这个,去趟警察局。”
文件袋没有封,递过来的同时几张照片和文件滑落出来,大伟低头看了眼,毫不掩饰地露出吃惊,“唐总……这……”
“你没有看错,这些全部都是季梦雅这些年在国外,被人包养的照片,里面有她贪污亏空不少公司的资料,也有她为了获得富豪喜爱喝酒做乐的视频,更有甚者是大尺度的写真集,每一样都是她所有在国外的光辉历史。”
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冷戾的寒眸结起了一层冰霜,再无别的情感。
大伟抬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原来总裁一直怀疑季梦雅,去F国,找夫人的同时,还去调查了她。
他是怎么做到的?
大伟有点佩服,总裁不声不响的霸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