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燃情蚀骨:老公大人请矜持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真心还是假意?
  生活果然是个阅历。
在不停的让人承受打击,然后接受事实,最后转化成能思考的动物,不再是感性由天。
“老师这话怎么能是多嘴呢,我知道您为了我好,若不是您的话,我可能还没想到这个层面。”
“南乔,你能明白就好,唐竞泽秉性并不坏,对你,他也是上了心的,只是商人永远利益为先,他这个人做事太过有手腕,让人看不懂。”
上心?
嗯!确实对她上心?
宋南乔自嘲的笑了笑,“他能在宋氏集团折腾起来这么大的水花,想必是有人帮衬的,那人到底都有谁?恐怕不止一个俩个。”
不由轻拧眉目,她心里有种突然悬挂的感觉。
一直以来,唐竞泽那句玩笑话,她都没有忘记,时刻印在脑子里。
吞掉宋氏集团........
罗颖眼见她的脸色逐渐冷下去。
抬手在她肩上轻拍了下,“别太紧张,至少现在看起来,他是帮着你的,不然的话,不会突然开这么盛大的发布会,无形中,为你解了太多太多压力。”
对于这点,毋庸置疑。
宋南乔也是感激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想要说一句感谢的话,当看到他那张脸后,就变得一个字都懒得说出口。
“你找时间准备一下,既然发布会已开,所有人都知道宋氏集团跟唐氏集团的合作,那草案也不能一拖再拖,我会争取,拿到主动权,让宋氏集团占领主导地位,虽然可能是微乎其微,但是也要努力一把。”
罗颖脸上的亲切温婉,宋南乔挽了下唇角,勉强笑出来。
她是她最大的底牌。
“老师的能力我是相信的,不过这个案子不止单纯的是设计方面的问题,多方面的考量,未必我们会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不过希望设计方面是以宋氏集团为先也是不错的结果。”
一方强大就足够了。
想要方方面面都尽如人意,只怕是不能。
更何况那边的莞惠和阮玉也不见得是善茬。
虽然知道阮玉脾气不太好,整日高高在上大小姐,但是事实接触下去的时候发现,她能力还是有的。
这些人都不是能小瞧的。
心中已经在暗暗打定主意,一层层关系剖析下去。
“我看你的眼神和脸色,就已经知道你经过父亲病重这一件事,成长了很多,往日那个只知道为了情情爱爱的女孩,长大了,现如今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已经会权衡利弊,知道如何争取自己想要的了,这样的你,我看起来,很欣慰。”
宋南乔潭底透出一种深邃的无奈,“总要长大,不然的话,爸爸不可能为我操心一辈子的,这次他住院,就让我清楚,若我不强大,无法守护我所爱,这南墙我是撞了,哪里摔得最惨,我就重新站起来,这是我的人生,我自己收拾。”
罗颖点头,这番话颇有道理!视线定在一处,她心头紧跟着一酸。
“知道这些就好,失望并不可怕,怕的是一次次失望过后的平静,你还不断安慰自己,心存侥幸的继续相信。”
“老师……”
“我没事,案子我会继续修整,直到完全没问题,其余的事情,你来安排。”
她推开车门下去。
宋南乔目送她走远的背影,眼眶一热,心有歉疚。
最近自己是怎么了?似乎很容易多愁善感!
这可不是她的风格。
前面的车子好不容易移动了些,宋南乔打了方向盘,车子右转弯。
江景区,宋南乔停在公寓门口。
打了好几个电话,左琳才下来。
“干什么?宋大小姐,我正睡的香呢!把我吵醒,你负责!”
打开车门,她坐进去。
宋南乔撅了撅嘴,“拉倒吧你,早上睡到现在,你是有多缺觉。”
“还好意思说,我这还不是你害的,要不是……”
“什么?”
左琳抿唇,心下一紧,眉间轻扬,尽量让自己表现出理直气壮。
“要不是因为我,你爸爸能安心待在医院配合治疗,哎,我们现在是要去哪?”
宋南乔对她的话也没有多想。她勾唇,落下三个字。
“去吃饭!”
“大小姐,你是找不到人陪你吃饭么,干么非得拉着我!你家那位呢?”
……
法式餐厅。
两人面对面坐着,按照以往,两人都会要杯红酒,以此来衬托情调。
奇怪的事,这次两人都没有要酒。对于这一举动,两人敏感的察觉,对方有问题。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有情况?”
默契的异口同声。
又同时笑出了声。
最后各自要了份牛排。
中途吃到一半,左琳去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不期然响起。
左琳警铃大作,她惊得忙要扑过来。
宋南乔将右手伸过来。
左琳见状,急的大喊,“不要!”
她已将手机握在手心,见她这般反应,余光便不由落在手机屏幕上,只见上头写着,李科长。
“医院的电话,左琳,你这么激动干嘛?”
宋南乔将手机递给她。
左琳眉心一皱,回复了条信息,便将手机塞进包内。
“嘿嘿,我以为是诈骗电话,怕你接了,我信息就被暴露出去了。”
“什么鬼逻辑,我像会做这种事的人么,琳琳,你是不是不舒服?脸色好难看。”
她嘴角轻颤,理了理衣领,拉开眼角,“没事,就是没睡好,赶快吃吧,吃完各自回家!”
宋南乔点头,眼里已有了疑虑。
外面的天气越来越冷,风吹在脸上已经明显感到了疼。
宋南乔回到别墅时,已经接近晚上八点。
蜷缩在沙发上,大脑过滤今日的种种,她忽然想起唐竞泽说过,要回老宅吃晚饭。
拿出手机,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急忙找充电器插上,果然,十几通未接来电。
其中有两次是唐竞泽打的,一次是盛笙,其他的未接电话都是李秋月。
“宋南乔,这才你完了。”
跌坐在地上,她一记爆栗拍在自己头上。
能想象,后果有多严重。
晚上十一点。
唐竞泽回来了!
他伸手开灯,看见客厅里坐着个人。
男人毫无防备,怔愣了秒,待看清楚对方的脸后,沉声说道:“怎么不开灯?”
虽然神色清明,一回来,直接解开领带,脱去西服,将自己扔在沙发里。
可满身的酒气,还是让宋南乔知道,他没少喝。
“喝多了?”
他一向酒量不错的。
“嗯,有点。”
难得,他没有对她大发雷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