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从教idol养生开始 > 第二百九十八章 笨蛋,哭什么。
  奶奶的,大意了啊。

  明天缓缓擦掉嘴角深处的血迹,背后也隐隐作痛,那几个老家伙看来真的不要命了,上来就用大杀器啊。

  差点在阴沟里翻了船。

  真搞不懂老家伙们怎么想的,就算真的能干掉自己,这帮人也要几十年才能恢复元气。

  “看着我干什么,带路吧。”

  他现在也一肚子气,只不过公众场合不好发作,老家伙们应该也没想过在这里解决问题,战场在另一个地方。

  手骨碎掉的家伙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不停滴落,此时勉强伸手引导了一下。

  “疼不了多久了,一会,我要你的命。”明天凑过去一字一顿地说道。

  这些人都是各大神宫培养出来的死士,和现代社会的正常人有很大不同,不过没什么用,敢对周子瑜伸手,九条命也不够他死的。

  两个人没说话,另一个人直接开车带着明天向未知的地方驶去。

  来的时候,一共有死士十八人,回去的时候,这剩下两个了。

  “慢点开车,我晕车。”

  明天闭眼睛吩咐了一句,这些人都是死脑筋,活该给别人卖命。

  他慢慢调动着灵气恢复着伤势,等会还有一场大仗要打呢。

  男人觉得以后出门可以给自己加上一个头衔:东京几场著名恶仗的主打人。

  车子晃晃悠悠开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

  那两个人并没有催促明天,悄悄下车不知道去哪里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在车里,四周一片寂静。

  “呼……”

  男人长呼了一口气,灵气以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路线运行着,得到传承以来,他也是第一次使用,属于伤敌一万自损八百的法子。

  没的说,必须干掉搞事的人。

  自己现在有家有业,他们今天能骚扰周子瑜,后天就能去骚扰名井南和朴志效,然后就是金智秀、郑秀晶和黄美英。

  这能忍吗?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不单单代表自己,而是以华夏支派的传人面对东瀛岛国。

  头可断,血可流,龙的传人的骨头不能软。

  “出来吧,非要我上去。”

  会面的地点是一座山门前,典型的日式神社设置,面前有一道长阶通向上方的殿宇,只不过并没有人回答明天的问题。

  “大人,我来陪你走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明天看着重新穿上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忍者武具的望月守云,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一大把年纪凑什么热闹啊。

  “快别了,你的万川集海还没有我练得好呢,拔了输液针来的吧。”

  “我身体好着呢。”

  老头的脸有点黑,他可是不顾家族子孙的反对抱着拼命的心思来的。

  望月家不能看着那群人用日本之后的气运来赌博,这么多年了,事实证明,赌国运的方式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那可是你的同胞。”

  “我的同胞在那里,而不再那座神社里。”

  望月守云指了指远处灯火通明的东京城,他必须为了千千万万的老百姓着想,而不是放任他们成为野心家的工具。

  “你想好了?”

  “东瀛本就应该是华夏的分脉,近百年来倒反天罡,大人,我想帮助日本重新走上正途。”

  明天看了看身边的老头,无奈地叹了口气,有时候日本人不讨厌也挺讨厌的。

  他深呼吸了一下,单手虚空画了一个法阵。

  “砰……”

  天地间仿佛都震动了一下,周围的空气中甚至出现了碰撞的无形涟漪。

  明天一步一步向上走去,每踏一步,整座山都要震动一下。

  望月守云就跟在这个被他认为是天朝使者的人的身后,手指也在不停捏动。

  一百零八阶,一百零八步。

  走完,所有布置好的阵法都已经被明天破了个干净,等到上山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了。

  “啧啧,我就不喜欢你们穿的花里胡哨的,打架就打架,非要整些没用的。”

  明天看着眼前的几个老家伙,阵势还不小,伊势神宫、明治神宫、平安神宫都来了,还有什么出云大社、春日大社之类的,只不过日本神官的衣服一直都这样,远没有华夏的衣服好看。

  “扶桑本应该取代华夏,三年前,你阻止了我们一次,现在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了。”其中一个老者阴沉地开口道。

  末法时代,日本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男人撇了撇嘴,也就这帮人闹得欢,现在这个时候还想靠歪门邪道影响天下大势,就算自己不出手,恐怕连伟人的封印都过不去。

  他们那点三脚猫的法术连自己残缺的传承都比不上。

  自己压了这帮小丑三年,伟人起码定东方气运五百年。

  再说,你能硬的过原子弹?

谷</span>  要他说,华夏就差在扔小男孩和胖子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再扔两颗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望月守云,你真的要背叛日本?”

  “我是在拯救日本。”

  话不投机,还有什么好说的。

  干吧。

  ……

  “子瑜啊,不要发呆了,要试衣服了。”

  演唱会的后台一片繁忙,名井南拍了一下发呆的周子瑜,这个忙内从昨天回来就怪怪的,好像哭过的样子。

  她以为是被明天欺负了。

  不过那个臭家伙也消失不见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女孩昨晚也是睡在楼上的,不过明天一夜都没有回来。

  哼,不知道又去哪里浪去了,明明答应过来看我们的演唱会的。

  名井南心里对于莫名消失的明天有一点小小的怨念,不过同时还有点隐隐的担心,以她对那个家伙的了解,他一般做什么都会说一声才对。

  “哦,我这就来。”

  周子瑜从发呆中清醒过来,她努力平复着情绪,不让名井南和朴志效看出什么异样。

  哥哥说了,不要告诉她们。

  小家伙昨晚一夜都没有睡好,她一闭上眼睛,似乎就能看到明天满身是血地对她笑,最后是抱着那个大熊玩偶才勉强睡了一会。

  他说了,不要担心,会来看演唱会的,周子瑜愿意相信这个oppa的话。

  如果明天爽约,自己一辈子都不要理他了。

  “怎么样?子瑜状态有没有好一点?”朴志效凑到名井南的身边,关心地问道。

  作为队长,她要更关心成员们的状态一点,尤其是平时就备受宠爱的忙内出了问题。

  “她自己说没事,我总觉得好像和oppa有关。”

  小企鹅蹙着眉头,看着周子瑜的背影若有所思。

  “oppa就还没联系上么?”

  “没有,问子瑜,子瑜说oppa出门去见朋友了,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放心吧,oppa答应了我们回来看演唱会,那就一定会会来的。”

  朴志效安慰了名井南一句,相比心思比较重的妹妹们,她的心性要更坚毅一点,更可况,小队长对那个家伙充满了莫名的信心。

  那是寄托了她们下半生的男人。

  “志效,小南,彩排了。”林娜琏招呼着站在角落里聊天的两个人,在队长分心不能组织秩序的时候,大姐就需要站出来了。

  一切都很顺利,只不过周子瑜依然有些魂不守舍,出现了几次失误。

  小家伙自己一个人躲去厕所哭了一通,姐姐们以为是因为跳舞的原因,纷纷安慰着女孩,只有周子瑜自己知道,她在担心明天。

  演唱会开始了,明天依旧没有出现。

  名井南和朴志效不止一次地看向那个给臭家伙留的位置,没人,没人,还是没人。

  “明天oppa说要来看我们的演唱会呢,怎么没来啊?”

  第一次下场的时候,俞定延一边擦着汗一边问向名井南,她以为小企鹅会知道些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名井南现在也有点担心了,那个家伙虽然平时坏了一点,不过他不会失约的,他不会骗自己的。

  “好了,oppa可能有什么事吧,别聊这些了,好好准备一会的安可。”

  朴志效拍了拍手,制止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小队长心里也很担心。

  周子瑜的大眼睛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开始泛红了,不过大家在演唱会上刚刚都哭过,所以也不那么显眼。

  等到再次登台的时候,三个女孩才再次开心起来。

  明天来了。

  男人坐在那个为他专门预留的位置,笑眯眯地挥着手,好像还喊了一句子瑜加油。

  小忙内脸上绽放了一个美得惊心动魄的笑容,不停在这个方向走来走去,引来阵阵粉丝的惊叫,她想看看这个oppa,她好怕他有事。

  名井南和朴志效也同样这么做了,只不过她们俩给明天的更多是嗔怪。

  等到演唱会全场结束的时候,周子瑜飞快地奔向后台,女孩知道那个oppa会在那里等着她们的。

  “笨蛋,哭什么。”

  明天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自己留下那么一句话就走了,真是难为她了。

  周子瑜一边哭一边扑进了明天的怀里。

  她知道这个可恶的哥哥不会骗她的。

  “我说过回来,那就一定会来的,没有失约吧。”男人对着后面跑过来的名井南和朴志效笑着说道,只不过一丝血迹慢慢从他的嘴角留了下来。

  明天一低头,倒在了周子瑜的肩膀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