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狂龙医仙 > 第667章 你脸挺大啊!
林阳看着风夫人一脸认真,好笑的说道:“行啊,半个月就半个月。”
风夫人也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起身便离开。
“风家人真有意思。”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林阳摇头笑了笑,不以为意。
自己本来就是开玩笑而已,风家虽是云州魁首,但杜家传承千年,哪能说灭就灭?
不过这个师娘,确实挺有意思。
接着林阳也起身离去。
现在风烈跟李仲落在了风家手中,就让风家审问好了,以风家的手段,怎么都能有点收获的……
可是当他走出医院之时,他却见到,杜青松正在门外等候,脸色焦急。
此刻看到林阳后,他脸色有些微妙的说道:“我父亲来了,想见你。”
林阳顿住脚步,片刻后,笑着点点头:“带路。”
杜青松不废话,沉着脸就带林阳而去,也没带随从,低声说道:“我也不知道他见你干什么。”
“但你是石中玉的弟子,应该不会有事。”
他那谨慎阴沉的样子,仿佛要见的不是他的亲生父亲,而是什么危险人物一般。
但林阳倒也理解。
杜青松的父亲,名为杜岳,也是当代的杜家家主。
他那一身八品天境的修为,在云州而言,也算数得着的,跟未曾突破前的曹冢虎并列。
而且他跟杜青松一样,当年是从一众家族子弟中厮杀出来的,性情颇为阴戾。
但林阳想着这些的时候,就走到了一处距离医院很近的茶楼前。
走进茶楼,这里却已经被包场,偌大的二层茶楼中,陈设简单,只有一桌,两椅而已。
一个中年人在倒茶,他看上去四十些许,姿态沉稳而又厚重,竟是丝毫看不出什么传说中的阴戾气质。
看上去保养得当,像是个富贵闲人,完全看起来有练武痕迹。
但林阳却知道,这是肉身洗练到极致,返璞归真的表现。
对方距离突破九品天境,恐怕也就只差一步而已。
“林贤侄来了,坐。”
杜岳姿态从容,看到林阳,露出淡笑,给林阳亲自倒了一杯茶水。
林阳笑了笑,也就坐下。
而杜青松则是站在了杜岳身后,面无表情。
此刻,杜岳看到毫不怯场的林阳,笑了笑说道:“听青松说过,他能在武道大会得到名次,主要是靠你,说起来,我杜家欠你一份人情。”
林阳摇了摇头,笑道:“杜家主说错了,其实,您是欠我两份人情。”
“哦?”杜岳看着林阳,露出越发和气的笑容:“何出此言?”
但不知为何,看到自己父亲露出这和气的笑容,杜青松却身躯紧绷,拳头紧握起来。
“您还不知道吗?”林阳笑了笑说道:“您派来给风烈治病的李仲,是殒巅六道的人,好在,被我给揪出来了。”
这话落下,杜青松脸色大变。
而杜岳也微微一怔,跟着紧皱眉头:“竟有此事?”
林阳看着他的脸色,读心术开启。
“这么说来,我杜家倒是真要多谢谢你了。”
杜岳顿了顿,继续说道:“武家那边,我已经替你打过招呼。”
“你跟武峰的恩怨,就此了结,哪怕是武家老祖,也不会再追究,另外就是风动家人那边,我也替你安抚好,你也不必再担心有人报复你。”
“另外,我会给你一张杜家的令牌,拿着这令牌,相信很少会有人敢再跟你作对。”
杜岳缓缓说着,杜青松却是越听越觉得有点不安。
以杜岳的性格,怎会如此大方?他总觉得不对劲……
“多谢杜家主,但我帮杜青松,揭穿李仲,只是随性而为,倒也不求杜家的回报。”林阳笑了笑说道。
这时,杜岳微笑说道:“这不只是回报,也是补偿。”
“补偿你……退出武道大会。”
林阳眉头微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退出武道大会的?”
“年轻人,非要我把话说的这么直吗?”
杜岳手指轻点桌面,缓缓说道:“也许你不知道,这次武道大会,对我杜家来说意义非凡。”
“我杜家需要一个第二名的名次,现在,名次已经有了,你继续参加,可能会是第二?那会将我杜家的名次挤下去啊……”
“你还年轻,还有机会参加下一次武道大会,不如这次退一步,好人做到底,将机会彻底让给我儿。”
好大的脸……
林阳哑然失笑,下次武道大会,还会有上州势力来挑选弟子?
这杜岳是在哄小孩呢。
别管自己给杜青松让名次,是出于什么动机,表面上都是对杜家好,现在对方还舔着脸真就把杜青松那名次,当成杜家自己的东西了……
“我要是不同意呢?”林阳反问。
杜岳似是没想到这回答,疑惑的笑道:“你之前给我儿让名次,不是在对我杜家示好吗?”
“我给的,您能拿,我不给,您不能要。”林阳微笑的跟他对视。
杜岳轻点桌面的手指停下来,目光微眯,凝视林阳,仿佛是夜枭在冷视。
瞬间,现场气氛紧张起来。
杜青松额头冒出冷汗,几次动了动嘴唇,却还是没说话。
片刻后,林阳一笑,起身说道:“杜家主,我还得修炼,在武道大会上夺魁,就先走了。”
说完,他起身就走。
杜青松有点慌张,连忙去送客。
“贤侄,我让你走了吗?”
杜岳突然重重放下茶杯,眼睛盯着林阳,衣袍无风自动。
一股无形的恐怖压力,猛地降临,使得桌面上的茶水都在微微摇晃起来。
杜青松脸色骤然苍白,背后被冷汗打湿。
林阳转身望向他,目带讥讽之色:“杜家主,你什么时候有资格,教我做事了?!”
在八品天境的压力下,林阳挺然屹立,如压不到的傲雪古松,目光冷然,锐利的盯着对方!
“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啊。”
“我好声好气的跟你商量,哪怕石院长也会对我尊敬以待,年轻人,你可比石院长都厉害啊……”
杜岳缓缓起身,原本沉稳的脸庞,竟带有丝丝戾气,目光如枭,如刀子般刮过林阳身上,说话透着一股寒气。
刚才只是他的伪装,现在这幅阴戾模样,才是真正的杜岳!
林阳浑不在意的笑了笑,便是抬脚走了出去。
杜青松脸色尴尬的,给他送了出去,苦着脸说道:“你这次真把他惹恼了,他这人做事不计后果的……”
他想劝劝林阳,收敛点,别那么狂。
林阳淡淡说道:“记得让你爸按时吃药。”
杜青松无奈的叹了口气,微微点头,便回到了茶楼,给杜岳倒了一杯茶水,斟酌着说道:“父亲,林阳背后有石中玉护着,不能动啊……”
杜岳即将要喝茶时,动作微微一顿。
这让杜青松心头紧张起来。
好在杜岳开口淡淡说道:“有些事,我早就知道,但一直没告诉你。”
“嗯?”杜青松心都揪起来,盯着杜岳手中那杯茶水,心头颤抖。
杜岳喝下一口茶水,淡声说道:“这次武道大会只是一场真正盛会的前奏而已,真正的天才,会在不久后纷纷现世。”
“韦青帝,还有一个神秘高手会出现,唯有在武道大会取得前两名,才有卷进这场盛会的资格,也就有了……争夺某些好处的资格。”
听到这话,杜青松惊讶连连。
“所以说,林阳太可笑,他还真以为自己那点实力就了不得了,却不知道真正的大鳄都潜伏在水面下,他,不值一提!”
杜岳冷笑,目光中闪动冷色说道:“杜三。”
“在。”
一个无声无息的人影,出现在了他身后,长相平平无奇,气质刻板,长相普通,扔在人群中都认不出。
但这,却是最适合为家族干脏活的人。
“我不想看到林阳参加武道大会。”杜岳淡淡说道。
“是。”
杜三悄无声息的消失。
而杜青松瞳孔微缩,杜三,年轻时也是杜家的天才,曾经是杜岳的竞争对手,后来成为一位六品天境!地位类似于风家的守夜人!
他还没有失手过一次!
林阳这怎么应付?
他下意识的想给林阳通风报信,但又一想,要是林阳有了防备,那自己岂不是就暴露了……
“石中玉要是查出来……”他急切说道。
“石中玉又如何?!”
杜岳将杯子中的茶水喝尽,目露冷意的说道:“机会,我给过了,他不珍惜,那就只能去死!石中玉不在他身边,正是杀他的最好机会!”
而此时。
林阳已经是朝着自己的车辆停放处而去。
那里,还有一场真正的大战,在等待着他。
“可惜没有足够浓度的毒药啊,没法直接干死杜岳……”
林阳嘀咕着说道,八品天境的身体素质太强了点,自己手里那点药材的毒性不太够。
看来,得想办法再搞点猛料了……
而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
在暗处,却有一双阴冷的眼睛,在背后盯着他。
现在林阳走过的商业街很热闹。
杜三顺着人流前进,融入人群中,渐渐靠近林阳,手指指甲上,泛起了些许的锋锐之意,宛如利器。
几十年的杀手生涯,他早已练就了跟目标擦肩而过,就杀敌于无形的技法。
二十分钟后,林阳会觉得身体有微微不适。
一个小时后,林阳会觉得内脏有些许的痛楚。
直到半夜,他会吐血而死,但却不会有人怀疑到自己身上……
这,就是身为云州杀手王者,六品天境的自信!
可就在他要靠近林阳的时候,人群中,却有一个美妇人,站在人流中,目光平静的看着他。
人流来来去去,美妇人站在那里脸色平静,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行人,除了漂亮也没什么出奇的。
但她挡在了杜三杀林阳的必经之路上。
杜三脚步顿住,盯着对方看了半晌,有些沉默,转过身就要离去。
可是当他转过身一看,美妇人就站在他前面不远处。
杜三额头有一滴冷汗落下,脸色微微苍白,真气灌注脚下,身躯化为一道残影,周围行人都无法察觉时,他已经从这处商业街跑到了一处湖边。
正当他呼吸急促之时,突然目光惊恐的一缩。
那美妇人站在烟波浩渺的大湖前,周身笼罩在若隐若现的湖水雾气中,一双眸子也平静如湖面,但那平静的目光,却让杜三觉得浑身发冷。
“前辈,我不认识您,我如果有得罪过您的地方,我留下一只手,能别追我了吗?”
他艰难的说道。
自己是六品天境,速度更是能跟八品天境相比,他不敢想,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人,境界是有多恐怖……
“没人追你。”美妇人淡然说道:“是你一直在原地转圈而已。”
话音落下,周围的空间仿佛化为玻璃,瞬间碎掉,湖水消失,若隐若现的叫卖声传来,露出了世界真实的一面!
高楼大厦,人声鼎沸,小摊上的食物香味传来。
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竟是还站在那条熙熙攘攘的商业街上,自始至终纹丝不动!
前方,林阳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
周围路过的人还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他。
唯有美妇人,自始至终站在他面前,那双平静的眸子,此刻却浩瀚如星空,蕴含着神秘的光芒,容纳万千秘密。
一眼,千年。
“星罗幻境!是,是您?!”
此刻,杜三声音颤抖着轻声说道:“不知小人何处得罪,夫人竟亲自动手。”
风夫人淡声说道:“林阳交代的。”
林阳?
杜三懵了。
林阳凭什么安排风夫人做事啊……
我没有听错吗?还是说我还在幻境里?
这时,风夫人却没有理会他,脚步从容,跟他擦肩而过。
“第一个。”
杜三原本眼中满是恐惧之色,仿佛全身生命力瞬间被带走,他身躯僵硬的直挺挺倒在地上,没了气息,顿时让人群发出了一阵惊呼声。
有人手忙脚乱的打着救护车电话。
而在混乱的人群中,风夫人眺望向茶楼方向,眼中仿佛有星光化为的风暴在旋转,轻声道:“第二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