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签到四合院 > 第五百三十二章 罗斯柴尔德的牛(求订阅!!!)
  说起来还是国家外汇投资公司给了他们希望。

  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罗斯柴尔德与华夏国这个新兴经济体,必将通过某些纽带发生越来越紧密的关系。

  在华夏国与罗斯柴尔德这个百年财富家族直接对阵的商战谈判中,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所有人都拭目以待。

  而在2008年05月26日,LCF Rothschild集团的法国爱德蒙得-罗斯柴尔德银行,以旗下华夏国私募股权咨询公司的名义参拍中海基金股本,其唯一竞争对手为一家不愿透露名称的中方企业。

  据介绍,拍卖现场气氛十分紧张,Rothschild与这家中方企业展开了贴身肉搏,你来我往的竞价达100多回合。

  最终,Rothschild报出1.5亿元的价格,超出起拍底价3240万元,这才让顽强的华夏国对手放弃竞拍。

  在拍得此部分股权后,Rothschild将成为中海基金第三大股东,持有中海基金15.385%股权。

  中海基金现有股东还包括:中海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控股46.923%;国联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持股37.692%。

  而罗斯柴尔德家族还有过一项比较重要的动作,那就是入股银行。

  一位熟悉罗斯柴尔德家族在华业务的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罗斯柴尔德家族在华夏国的直接投资并不是很多。

  其中包括:持有青岛银行4.98%的股份,及与中信华东集团有限公司于SD省蓬莱市合资成立的罗斯柴尔德男爵中信酒业公司。

  大卫·罗斯柴尔德曾表示,葡萄酒、艺术和银行是他们家族的三大传统投资领域。

  有趣的是,据已有资料,该家族在华夏国已经涉足三大投资领域中的两类。

  2007年8月,当时的QD市商业银行(后更名为“青岛银行”)与洛希尔金融控股集团签署了认股协议。

  后者获得青岛商业银行扩大股本后4.98%的股权,即9883万股。

  据有关报道,罗斯柴尔德共出资2540万欧元(合3310万美元)。

  2008年9月,华夏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式批复同意了这一交易。

  增资扩股后的青岛银行早在2008年便传闻要谋求上市,若顺利成行,或将给罗斯柴尔德家族带来不菲收益。

  至于葡萄酒投资,2009年3月6日,该家族旗下的法国罗斯柴尔德男爵拉菲集团和中信华东集团,在SD省蓬莱市合作投资成立罗斯柴尔德男爵中信酒业公司,项目一期总投资1亿元,建成后预计年产高档葡萄酒1.2万箱。

  法国罗斯柴尔德男爵拉菲集团旗下拉菲红酒(Chateau Lafite)为世界最顶尖红酒品牌,家族旗下还有与拉菲庄齐名的木桐庄(Chateau Monton)以及玛颂庄(Chateau Malmaison)。

  20世纪头几十年,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投资遭遇了数次灭顶之灾。

  第一次世界大战,各国尽管有着庞大的战时融资需求,但战争却令罗斯柴尔德家族受到重创。

  德国最初的推进威胁到了法国巴黎,逼迫巴黎证券交易所、法兰西银行和身处巴黎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搬到法国波尔多,这严重影响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生意。

  更为要命的是,同盟国的战时融资全靠米国纽约金融中心(以J.P.摩根为核心),而罗斯柴尔德家族一直没在那儿设立分部。

  此外,经过数代繁衍,内森·罗斯柴尔德的后裔们全然没了企业家精神,面对伦敦虎视眈眈的竞争者实在是难堪大任,更不用说比肩他们的祖先。

  战争结束后,罗斯柴尔德家族实质上也让出了欧洲政府融资的主导者角色。

  2010年帝都时间3月30日吉利宣布成功收购沃尔沃,在吉利200人收购团队中,在欧洲有着逾百年历史的罗斯柴尔德银行团队帮助吉利成就了华夏国最大一宗海外汽车业收购案。

  公司工作人员介绍,该机构总部位于英国伦敦,在香港、上海、帝都都设有办事处,在华夏国主要从事投资银行业务。

  吉利背后的罗斯柴尔德团队路透社日前报道称,华夏国最资深的女银行家之一、两名顶尖的瑞典籍汽车业内人士、一名伦敦市长的儿时伙伴。

  由这四人领导的罗斯柴尔德银行团队帮助吉利成就了华夏国最大一宗海外汽车业收购案。

  路透社称,有知情人士表示,罗斯柴尔德银行(洛希尔国际投资银行)大中华区总裁俞丽萍(Jennifer Yu)和银行负责汽车业务的三巨头之一梅瑞克·考克斯帮助促成了该交易。

  俞丽萍帮助吉利疏通与华夏国政府的关系。痴迷汽车的考克斯则在复杂的知识产权问题谈判上发挥了关键作用。考克斯曾是高盛的合伙人,2002年来到罗斯柴尔德银行。

  汉斯-奥诺夫·奥尔森和培尔·吉林哈默也是不得不提的人物。前者是罗斯柴尔德公司的顾问,后者是罗斯柴尔德欧洲公司的副董事长。

  奥尔森曾担任沃尔沃的首席执行长和董事长,随后任职福特公司的首席营销长。

  一名消息人士表示,奥尔森是一个“典型的瑞典商人,克制、分析力强”,他帮助吉利与沃尔沃的员工、工会和供应商进行沟通。

  吉林哈默曾在沃尔沃的前母公司Volvo AB工作过23年,他还同时是汤森路透集团信托董事会主席。

  吉利一方的顾问团队还包括英国富尔德律师事务所企业业务律师克里斯·鲍恩以及知识产权专家阿芙丽尔·马丁戴尔。

  最值得一提的是,洛希尔国际投资银行大中华区总裁俞丽萍(Jennifer Yu)在吉利成功收购沃尔沃中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Jennifer Yu以前曾经在法国的银行工作,后来来到罗斯柴尔德工作,她在投资银行领域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在华夏国也参与了一些大公司的并购业务。”

  冯雅格先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是罗斯柴尔德集团旗下在香港的另一家机构LCF ROUTHCHILD GROUP的首席代表。

  1960年,罗斯柴尔德家族传统的影响力开始下降,家族终于迎来了第一位非家族成员的合伙人,合伙人数量限制逐渐增加到1967年的20名。

  法国和英国的一些罗斯柴尔德家族男性成员不再恪守近亲通婚的家族规定,与非犹太人结了婚。

  不过总体上还是如尼尔·弗格森总结,与大多数金融公司相比,罗斯柴尔德集团的所有权和领导权仍然由主要家族成员共享。

  1992年集团的领导者伊文利退休,就钦定了他的家族继任者,因为他说要“像一个家族一样工作“。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俞丽萍在华夏国投资领域比较活跃,在重庆,俞丽萍表示主要想进行两个方面的合作,可以直接投资重庆的企业,也可以帮助重庆企业出海收购境外企业。

  在天津,她与当地政府领导会面,并表示尽快落实与天津的合作项目,为天津发展提供金融支持。

  1836-1837年正值米国的金融危机,罗斯柴尔德家族取代了巴林兄弟,成为米国银行在欧洲的代理人。

  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热情高涨,罗斯柴尔德家族通过米国银行接受了纽约州等州的州政府债券,却不知道米国银行当时已岌岌可危,结果1841年米国银行破产。

  这件事给罗斯柴尔德家族留下了坏印象,詹姆斯懊恼地希望“从没有涉足过米国“。

  有外媒报道,吉利成功收购沃尔沃,罗斯柴尔德团队发挥了财务顾问、知识产权顾问以及政府公关等重要作用。

  业内人士评价,吉利收购沃尔沃协议的签署有助于巩固罗斯柴尔德银行在汽车业龙头顾问的地位,也进一步凸显这家家族银行无懈可击的过往成就。

  根据汤森路透数据,除了吉利收购沃尔沃的交易,罗斯柴尔德在过去12个月总共承接了总价值高达892.5亿美元的汽车业并购交易,远超其他银行。包括大众汽车、宝马和英国、米国政府。

  对于帮助企业进行并购业务,是洛希尔国际投资银行的拿手好戏。洛希尔国际投资银行延续了罗斯柴尔德家族一贯的低调风格,很少在华夏国的媒体上露面。

  罗斯柴尔德集团驻香港机构的工作人员对本报透露,罗斯柴尔德集团在香港及内地开展业务的主要机构是LCF Rothschild Group和N M Rothschild&Sons Limited,后者即罗斯柴尔德父子(香港)有限公司。

  可查找的资料显示,中海油收购优尼科、南京汽车和上海汽车的合并,都有罗斯柴尔德的参与。

  在华夏国接手财务项目时,罗斯柴尔德不吝于接手来自各行业的项目,“我们的客户既有央企华夏国移动、华夏国联通,还有民营企业小肥羊、阿里巴巴。作为财务顾问,我们曾参与了与华夏国相关的最大并购案,华夏国联通以240亿美元收购华夏国网通集团。”

  罗斯柴尔德家族第六代传人、洛希尔金融集团主席大卫·罗斯柴尔德访华时说。

  大卫·罗斯柴尔德还表示,希望展开与华夏国商业银行的合作.

  以前罗斯柴尔德在欧洲获得了银行业领域的成功,希望把这种成功模式植入华夏国,寻找合适的华夏国伙伴。

  大卫同时也希望能在华夏国扩大资产管理业务,将这一业务占罗斯柴尔德全球业务的3%提升至10%。

  还有人评价过这个家族,说是可以像变形虫般适应环境。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也意味着冷战的开始。此时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已经传到第六代,其金融王朝的建立也有200多年。

  经历了无数次惊涛骇浪,每当时代变迁的时候,罗斯柴尔德家族总能依靠强劲的适应能力而得以生存、壮大。

  每当时代发生重大转折的时候,媒体总是对罗斯柴尔德家族冷嘲热讽,认为这个古老的家族很快就会像恐龙一样走下历史舞台,但每次都会猜错。

  这正是因为它们低估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变形虫般适应环境的能力。

  凭借着“弹性”和“英勇”这两件世传的精神武器,家族很快融入了战后的时代潮流,继续在商海中如鱼得水。

  并且这个家族可以说是,低调行事,却无所不在。

  罗斯柴尔德家族表面上看是变小了,实际上却变得更大了。

  与张扬的米国资本主义不同,罗斯柴尔德家族行事低调,一般人只是在读历史书的时候才能碰见它。但实际情况是,它无所不在。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银行始终拒绝上市,这意味着它根本不用公布年报。

  二百多年来,他们一共在地球上投资了多少生意,赚了多少钱,只有家族核心成员才清楚。

  但按照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的说法,“可能由于兄弟几个在滑铁卢战役前后的一系列估算,他们蒙受了损失而不是获得了利润。

  疯狂的豪赌让内森·罗斯柴尔德输得和拿破仑一样狼狈,以至于之后几年几个兄弟都在为了弥补损失而寻找机会。

  它在世界经济界的影响,也只有极少数细心的专业人士才能发现。

  他们拥有对世界金融,战争等方面敏锐的洞察力和早于任何个人及国家的消息和情报。

  同样,对于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罗斯柴尔德家族到底参与多深,也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发觉蛛丝马迹。

  实际上,2004年为英国政府的移动通讯3G牌照拍卖充当融资顾问的,便是罗斯柴尔德家族——不过这条消息在《华尔街日报》上绝对看不到。

  有这么一句话:在金融界你不知道罗斯柴尔德家族就像作为一个士兵却不知道谁是拿破仑·波拿巴,研究物理学的人不知道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一样不可思议。

  2007年出版的小说《货币战争》中夸张估计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资产有30万亿美元,后又据Paris Orléans(罗斯柴尔德集团母公司)2010至2011年年报数据,罗斯柴尔德家族总资产为86.2亿欧元(这一数据在传播中被广为误传)。

  该家族的第六代掌门大卫·罗斯柴尔德说宋鸿兵的小说是完全的虚构杜撰,其家族财富并没有小说中的那么夸张。

  但是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