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香江当大亨 > 第六百八十章 新总裁,新助理(二合一)
  【还没修改】
  星期五晚上,半岛酒店。
  和记黄埔在这里举办庆功派对,邀请跟和记黄埔有商业往来的各企业老板,以及经常打交道的港府相关部门人士参加。
  林佰诚也邀请了一些人,不过很多都只不过是见过几次面罢了,因此对方来不来他是不敢保证的。
  作为举办方,林佰诚早早的就来到了半岛酒店, 同韦理等和记黄埔管理层一起招待来宾。不少跟和记黄埔有商业往来的企业老板或是政界人士,都是在韦理的介绍下,林佰诚才认识的。
  别看林佰诚现在身家数十亿港币,但人脉关系却很缺乏,不过这都不是事,身家丰厚的他, 当然也有很多人想要认识他,多见几次大家就会慢慢熟悉,人脉就建立了起来。
  当然了,林佰诚也不是什么人都接待结识,没到一定程度的人,和记黄埔的管理层夏伯殷等人就接待了。
  “霍大班,欢迎你前来。”
  又是一个熟人到来,林佰诚迎了过去。
  霍耀华和林佰诚握着手,笑着说道:“林生,恭喜你成为香江的新任首富。”
  “霍大班,你这就是在取笑我了。”
  林佰诚听了不由露出苦笑,昨天收盘和记黄埔的股价突破到30港币,今天早上就有一些报纸夸张的报道林佰诚的财富超过包裕刚,成为新任香江首富。
  “先不说现在和记黄埔的股价明显是炒作虚高了,就算按今天的收盘价33.6港币算,我的财富全部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亿港币而已。年初的时候,包生的财富在外界的报道中只有70亿港币,但那明显是因为环球航运集团没有上市所以算的极少,一旦上市,包生的财富别说100亿港币了,就算是突破200亿港币都没有问题。”
  “可惜包生不愿意将环球航运上市, 否则其财富绝对难以想象,不过说来现在也不是最好的上市时机了,自石油危机后,航运业的发展明显出现了下滑。”
  霍耀华出声说道,航运业出现下滑,那在这个时候上市,肯定不会有太高市盈率,股价很难涨起来,这個时期上市明显不划算了。
  林佰诚笑着说道:“新任首富,听听就好,要是当真的话,那就惹人发笑了。”
  星期五晚上,半岛酒店。
  和记黄埔在这里举办庆功派对,邀请跟和记黄埔有商业往来的各企业老板,以及经常打交道的港府相关部门人士参加。
  林佰诚也邀请了一些人,不过很多都只不过是见过几次面罢了,因此对方来不来他是不敢保证的。
  作为举办方,林佰诚早早的就来到了半岛酒店,同韦理等和记黄埔管理层一起招待来宾。不少跟和记黄埔有商业往来的企业老板或是政界人士,都是在韦理的介绍下, 林佰诚才认识的。
  别看林佰诚现在身家数十亿港币,但人脉关系却很缺乏,不过这都不是事,身家丰厚的他,当然也有很多人想要认识他,多见几次大家就会慢慢熟悉,人脉就建立了起来。
  当然了,林佰诚也不是什么人都接待结识,没到一定程度的人,和记黄埔的管理层夏伯殷等人就接待了。
  “霍大班,欢迎你前来。”
  又是一个熟人到来,林佰诚迎了过去。
  霍耀华和林佰诚握着手,笑着说道:“林生,恭喜你成为香江的新任首富。”
  “霍大班,你这就是在取笑我了。”
  林佰诚听了不由露出苦笑,昨天收盘和记黄埔的股价突破到30港币,今天早上就有一些报纸夸张的报道林佰诚的财富超过包裕刚,成为新任香江首富。
  “先不说现在和记黄埔的股价明显是炒作虚高了,就算按今天的收盘价33.6港币算,我的财富全部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亿港币而已。年初的时候,包生的财富在外界的报道中只有70亿港币,但那明显是因为环球航运集团没有上市所以算的极少,一旦上市,包生的财富别说100亿港币了,就算是突破200亿港币都没有问题。”
  “可惜包生不愿意将环球航运上市,否则其财富绝对难以想象,不过说来现在也不是最好的上市时机了,自石油危机后,航运业的发展明显出现了下滑。”
  霍耀华出声说道,航运业出现下滑,那在这个时候上市,肯定不会有太高市盈率,股价很难涨起来,这个时期上市明显不划算了。
  林佰诚笑着说道:“新任首富,听听就好,要是当真的话,那就惹人发笑了。”
  星期五晚上,半岛酒店。
  和记黄埔在这里举办庆功派对,邀请跟和记黄埔有商业往来的各企业老板,以及经常打交道的港府相关部门人士参加。
  林佰诚也邀请了一些人,不过很多都只不过是见过几次面罢了,因此对方来不来他是不敢保证的。
  作为举办方,林佰诚早早的就来到了半岛酒店,同韦理等和记黄埔管理层一起招待来宾。不少跟和记黄埔有商业往来的企业老板或是政界人士,都是在韦理的介绍下,林佰诚才认识的。
  别看林佰诚现在身家数十亿港币,但人脉关系却很缺乏,不过这都不是事,身家丰厚的他,当然也有很多人想要认识他,多见几次大家就会慢慢熟悉,人脉就建立了起来。
  当然了,林佰诚也不是什么人都接待结识,没到一定程度的人,和记黄埔的管理层夏伯殷等人就接待了。
  “霍大班,欢迎你前来。”
  又是一个熟人到来,林佰诚迎了过去。
  霍耀华和林佰诚握着手,笑着说道:“林生,恭喜你成为香江的新任首富。”
  “霍大班,你这就是在取笑我了。”
  林佰诚听了不由露出苦笑,昨天收盘和记黄埔的股价突破到30港币,今天早上就有一些报纸夸张的报道林佰诚的财富超过包裕刚,成为新任香江首富。
  “先不说现在和记黄埔的股价明显是炒作虚高了,就算按今天的收盘价33.6港币算,我的财富全部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亿港币而已。年初的时候,包生的财富在外界的报道中只有70亿港币,但那明显是因为环球航运集团没有上市所以算的极少,一旦上市,包生的财富别说100亿港币了,就算是突破200亿港币都没有问题。”
  “可惜包生不愿意将环球航运上市,否则其财富绝对难以想象,不过说来现在也不是最好的上市时机了,自石油危机后,航运业的发展明显出现了下滑。”
  霍耀华出声说道,航运业出现下滑,那在这个时候上市,肯定不会有太高市盈率,股价很难涨起来,这个时期上市明显不划算了。
  林佰诚笑着说道:“新任首富,听听就好,要是当真的话,那就惹人发笑了。”
  星期五晚上,半岛酒店。
  和记黄埔在这里举办庆功派对,邀请跟和记黄埔有商业往来的各企业老板,以及经常打交道的港府相关部门人士参加。
  林佰诚也邀请了一些人,不过很多都只不过是见过几次面罢了,因此对方来不来他是不敢保证的。
  作为举办方,林佰诚早早的就来到了半岛酒店,同韦理等和记黄埔管理层一起招待来宾。不少跟和记黄埔有商业往来的企业老板或是政界人士,都是在韦理的介绍下,林佰诚才认识的。
  别看林佰诚现在身家数十亿港币,但人脉关系却很缺乏,不过这都不是事,身家丰厚的他,当然也有很多人想要认识他,多见几次大家就会慢慢熟悉,人脉就建立了起来。
  当然了,林佰诚也不是什么人都接待结识,没到一定程度的人,和记黄埔的管理层夏伯殷等人就接待了。
  “霍大班,欢迎你前来。”
  又是一个熟人到来,林佰诚迎了过去。
  霍耀华和林佰诚握着手,笑着说道:“林生,恭喜你成为香江的新任首富。”
  “霍大班,你这就是在取笑我了。”
  林佰诚听了不由露出苦笑,昨天收盘和记黄埔的股价突破到30港币,今天早上就有一些报纸夸张的报道林佰诚的财富超过包裕刚,成为新任香江首富。
  “先不说现在和记黄埔的股价明显是炒作虚高了,就算按今天的收盘价33.6港币算,我的财富全部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亿港币而已。年初的时候,包生的财富在外界的报道中只有70亿港币,但那明显是因为环球航运集团没有上市所以算的极少,一旦上市,包生的财富别说100亿港币了,就算是突破200亿港币都没有问题。”
  “可惜包生不愿意将环球航运上市,否则其财富绝对难以想象,不过说来现在也不是最好的上市时机了,自石油危机后,航运业的发展明显出现了下滑。”
  霍耀华出声说道,航运业出现下滑,那在这个时候上市,肯定不会有太高市盈率,股价很难涨起来,这个时期上市明显不划算了。
  林佰诚笑着说道:“新任首富,听听就好,要是当真的话,那就惹人发笑了。”
  星期五晚上,半岛酒店。
  和记黄埔在这里举办庆功派对,邀请跟和记黄埔有商业往来的各企业老板,以及经常打交道的港府相关部门人士参加。
  林佰诚也邀请了一些人,不过很多都只不过是见过几次面罢了,因此对方来不来他是不敢保证的。
  作为举办方,林佰诚早早的就来到了半岛酒店,同韦理等和记黄埔管理层一起招待来宾。不少跟和记黄埔有商业往来的企业老板或是政界人士,都是在韦理的介绍下,林佰诚才认识的。
  别看林佰诚现在身家数十亿港币,但人脉关系却很缺乏,不过这都不是事,身家丰厚的他,当然也有很多人想要认识他,多见几次大家就会慢慢熟悉,人脉就建立了起来。
  当然了,林佰诚也不是什么人都接待结识,没到一定程度的人,和记黄埔的管理层夏伯殷等人就接待了。
  “霍大班,欢迎你前来。”
  又是一个熟人到来,林佰诚迎了过去。
  霍耀华和林佰诚握着手,笑着说道:“林生,恭喜你成为香江的新任首富。”
  “霍大班,你这就是在取笑我了。”
  林佰诚听了不由露出苦笑,昨天收盘和记黄埔的股价突破到30港币,今天早上就有一些报纸夸张的报道林佰诚的财富超过包裕刚,成为新任香江首富。
  “先不说现在和记黄埔的股价明显是炒作虚高了,就算按今天的收盘价33.6港币算,我的财富全部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亿港币而已。年初的时候,包生的财富在外界的报道中只有70亿港币,但那明显是因为环球航运集团没有上市所以算的极少,一旦上市,包生的财富别说100亿港币了,就算是突破200亿港币都没有问题。”
  “可惜包生不愿意将环球航运上市,否则其财富绝对难以想象,不过说来现在也不是最好的上市时机了,自石油危机后,航运业的发展明显出现了下滑。”
  霍耀华出声说道,航运业出现下滑,那在这个时候上市,肯定不会有太高市盈率,股价很难涨起来,这个时期上市明显不划算了。
  林佰诚笑着说道:“新任首富,听听就好,要是当真的话,那就惹人发笑了。”
  星期五晚上,半岛酒店。
  和记黄埔在这里举办庆功派对,邀请跟和记黄埔有商业往来的各企业老板,以及经常打交道的港府相关部门人士参加。
  林佰诚也邀请了一些人,不过很多都只不过是见过几次面罢了,因此对方来不来他是不敢保证的。
  作为举办方,林佰诚早早的就来到了半岛酒店,同韦理等和记黄埔管理层一起招待来宾。不少跟和记黄埔有商业往来的企业老板或是政界人士,都是在韦理的介绍下,林佰诚才认识的。
  别看林佰诚现在身家数十亿港币,但人脉关系却很缺乏,不过这都不是事,身家丰厚的他,当然也有很多人想要认识他,多见几次大家就会慢慢熟悉,人脉就建立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