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解旷解忧 > 第307章 年后安排
小年夜,阎解旷又带着家里人回九十五号院了,杨瑞平今天没让阎解旷下厨,她和石小丫下厨,昨天杨瑞平就拉着石小丫包了饺子,冻上了,就等今天。

阎解旷拎着一些新鲜的海鲜进来,主要是鱿鱼、虾和螃蟹,尹立国没通知港岛的供应商这边放假,那边按照惯例,就在晚宴那天运来一批海鲜,姬莲没说什么,员工晚宴用了一批,员工走的时候,又分给员工一批,这些是分给姬莲的,阎解旷直接拿到了这里。

阎解旷告诉杨瑞平,说道:“这是你儿媳妇的福利,今天做了吧。

杨瑞平笑骂的说道:“你是不是为难我,我也不会做啊。”

阎解旷说道:“我去收拾鱿鱼,虾水煮就行,红了就是熟了,螃蟹清蒸,跟虾一样熟了就变红。”

杨瑞平狐疑的说道:“这么简单?”

“我说的你还不信,我可是厨师大师。”阎解旷拍着胸脯说道。

杨瑞平就去做菜了,阎解旷端着盆拿把剪子就去了水池那收拾鱿鱼去了,阎解放就蹲在旁边抽着烟跟阎解旷唠着嗑。

“老三,这是啥东西?”阎解放问道。

阎解旷说道:“这是鱿,这个南海那边的,带点甜味,跟辣椒一炒,绝了。”

阎解放咽咽口水说道:“那一定得喝一杯。”

“对了,老三,你比较聪明,问你个事。”阎解放说道。

阎解旷说道:“你说,我听一听。”

阎解放说道:“你说,如果一个会计,家里有丈夫孩子,对了孩子刚两岁,工作也认真,口碑不错,这样的人,在当天银行取完厂里的工资,转眼间突然就突然消失了,有没有可能携款卷逃?”

阎解旷想想说道:“现在的人说不定。”

“那二十年前呢?”阎解放问道。

阎解旷一笑,说道:“你觉得呢,那年代,有可能吗,没介绍信寸步难行。”

阎解放想了想点点头,说道:“那伱觉得,这人怎么消失的。”

阎解旷说道:“被杀了呗,还能怎么消失?而且杀他的人一定是她的熟人,并且知道当天她是取工资款。”

阎解放一愣说道:“你怎么知道?”

阎解旷说道:“你傻啊,你出了银行一定是往厂子里去,半道能让她改变行程的肯定是熟人啊,并且一定是个女的。”

阎解放若有所思,问道:“那怎么才能找到她呢,知道是谁杀了她呢?”

阎解旷说道:“既然你们没找到人,也没找到尸体,证明尸体是就地处理了,只要知道,跟她关系密切的人,谁家过后收拾房子了,你去在那房子里找一定能找到。”

阎解放仔细的想着,然后一拍大腿,蹦起来就往外跑,阎解旷在后面喊道:“你不吃饭了?”

阎解放说道:“破案要紧,你跟我妈说一声。”

阎解旷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跟他说这些干什么啊。”

阎解旷端着收拾好的鱿鱼回到厨房,问杨瑞平,“妈,你炒我炒?”

“你炒吧,我怕炒不好,对了你二哥喊什么呢?”杨瑞平问道。

阎解旷没敢多说,直接说道:“哦,他说他有事要去单位,晚上就不在家吃饭了。”

杨瑞平埋怨的说道:“都小年了,去什么单位啊。”

阎解旷给鱿鱼改成十字花刀,然后切辣椒,还特意弄了点黄豆酱。

炒完鱿鱼,阎解旷就被赶出了厨房,阎解旷也没什么事,就出门到外面抽烟去了。

阎解旷蹲在角落里,不一会儿,看到秦淮如,化着妆,穿着红色的妮子大衣,只不过手中提的是菜篮子,与她的穿着打扮一点不匹配,喜气洋洋的从外面回来,还别说,都五十岁的人了,这一打扮说三十都有人信,只不过后面跟着一個许大茂嬉皮笑脸的不停的说着什么。

秦淮如说道:“大茂啊,你是做大生意的,你的行业跟我女儿也不沾边啊,你就别费那个心思了。”

许大茂一点都不介意秦淮如说的,死皮赖脸的说道:“我和贾东旭可是哥们,这样,晚上我拿两瓶好酒,去你们那吃饭,正好我爸妈去我妹妹家了,就这么说定了啊。”说完就快步奔后院去了。

秦淮如想叫住他,但人已经不见了,秦淮如叹了口气,拎着菜回家了。

阎解旷噗呲一乐,这许大茂可真是个人才,看小当槐花混的好,这是想看看有没有油水可捞啊,阎解旷也没管,抽完烟就回家了,他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在公司的时候,阎解旷要求所有员工签了保密协议和奖惩制度的,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会多提他一句。

晚上又是两桌,这回阎永庆直接坐到了大人的一桌,小孩的一桌就成了永昌的天下,永昌跟个小大人似的照顾着弟弟妹妹们吃饭。

阎埠贵今天心情是大好,笑嘻嘻的张罗着吃饭,杨瑞平直到最后的饺子端上来才上桌吃饭。

大家都很奇怪,因为自从阎埠贵的店关了以后,他从来没这么高兴过,其实阎埠贵昨天去了一趟友谊商场,看到了跟阎解旷送自己一样的洋酒,一问,一瓶两千三百元,阎解旷是直接送了四瓶啊,那就是小一万块啊,这心情能不高兴吗。

一顿饭大家吃的都很高兴,杨瑞平吃完早早的下桌,照顾那俩小的去了。

阎埠贵带着儿子孙子喝着酒,阎埠贵问阎解旷,说道:“你哪来这么多钱买礼物?”

阎解旷说道:“我不是去南方做生意吗,赚了一些,给你们我可不差那点钱。”

阎埠贵问道:“南方生意好做吗,我能不能去?”

“爸啊,你都多大岁数了,这三天两夜的火车你就受不了啊,再说生意大不大,是看你本钱有多少,你别看许大茂说是做大宗生意,你看他挣得多吗,估计一年一万都没有,因为什么,他本钱就少,能挣多少钱?”阎解旷说道。

于莉在旁边说道:“还真是,我这皮鞋生意也一样,进的少挣的就少,进的多,还怕卖不出去,所以一年也就一个辛苦钱。”

阎埠贵一听,就没了兴趣,他那点存款还真不够折腾的,况且前段时间还赔了点。

阎解成问道:“老三,你说我们怎么能把生意做大点?”

阎解旷看看老大,说道:“要不,你自己建个厂子,自己生产然后批发出去,但你得有设计能力,要不就大宗进货,直接在秀水街做批发商。”

于莉还真把阎解旷的话听进去了,不过阎解成摇摇头,说道:“这,风险太大了,万一赔了呢?”

阎解旷说道:“那就没办法了,不是有句口号吗,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虽然说的不对,但适合做生意的。”

一场家宴,在阎埠贵醉酒中结束了,阎解旷跟母亲打声招呼,就带着姬莲和孩子们回家了。

年前,阎解旷和自己的徒弟们一起吃了一顿饭,对于现在的杨利伟,另两个徒弟很是羡慕,阎解旷鼓励他们,让他们好好学习管理,尤其是餐饮管理,以后都有机会。

三十这天,阎解旷一家再次回家了,阎解放终于回来了,把阎解旷拉到一边,小声说道:“老三那,你是真厉害,都被你猜准了,我们破获了一起二十年前的案子,跟你说的一模一样。”

阎解旷不屑地说道:“二哥啊,你多看些逻辑思维和有关心理学的书,你也能猜到。”

阎解放听完,重重的点点头说道:“一定重新学一遍,我还不信了。”

春节过得波澜不惊,也就在初二的时候,何雨柱和阎解放又张罗了一次他们这辈的聚会,阎解旷也去了,听着他们聊天,没多谈自己的事情。

春节期间,阎解旷去拜年的朋友和长辈不多,也就去了于大厨家、陈局长家、王部长家和刘政家里拜访了一圈。

剩下的时间就是在家陪老婆孩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孩子们都高兴了,天天就围着阎解旷转。

没事的时候,阎解旷就去撸大猫,现在大猫一看到阎解旷就窜到房顶去。

姬莲天天都在学习,阎解旷之前看的书她都看了一遍,还自学了会计,今年还打算报考清大的企业管理班。

对于姬莲的学习,阎解旷还是很支持的,不时地还给姬莲讲解有关问题,阎解旷还告诉姬莲今年可以把几个饭馆合并了,注册一家餐饮公司,到时候,他们做四九城项目时能用得到。

阎解旷的两个小宝贝看见他是截然不同的表情,对了,阎解旷给两个孩子都起了小名,老三叫小海,丫头叫熙熙。小海被阎解旷抱到怀里,总是眼睛滴流乱转,皱着眉头,而熙熙总是笑呵呵的。

阎解旷越发的喜爱熙熙了,女儿得富养,没看石丽的穿着和用的都比几个哥哥好。

那仨小子从不在意,不过三个孩子现在开始跟孙大明习武了,孙大明虽然憨厚,但对三个孩子还是很严格的,三个小子也是个倔强的,从不叫苦,总是把“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句话挂在嘴边。

三个孩子最大的变化就是饭量见长,但明显个头也有变化。

阎解旷对家里的一切都很满意,所以在家的时候,很享受家庭生活,他觉得这就是放假。

过了十五,只有田桂香回来了,孙大明去了石家庄去了,孙大明一直把阎解旷的事放在心上,现在两个人的工资都涨了,一人一百一个月,过年前,姬莲还给准备了一千块的奖金和年货。

十六这一天,要回深圳的员工齐聚雨儿胡同,阎解旷在大书房给他们简单开了一个会,姬莲也参加了,阎解旷说出今年的目标,写字楼要在五月封顶,十月完成所有的装修,包括外装,十月开始正式对外招租招商,定于十一月一日商场开业,同时写字楼进驻开放。

阎解旷说道:“我知道今年是我们的关键一年,但我很乐观,对于销售计划的编制,王庆要尽快完成,小当,也要尽快做好成本核算,槐花任务最重,除了保安部以外的招聘工作要陆续展开了,要留出培训的时间。行了,多了不多说,加油吧,争取最后的胜利。”

大家一起喊道:“加油!”

散会以后,阎解旷把王宣单独留了下来,详细的跟他说了后面小区的开发流程,并要求他有些手续要跑到前头,该办的手续一个也不能落下,王宣拍着胸脯说,一定完成任务。

大家都走了以后,姬莲说道:“是不是太快了?”

阎解旷深吸一口气,说道:“不快不行啊,我跟王部长说好了,今年有两块地要拿下来。一块在朝阳区,就是现在的葡萄酒厂那块地,一块在房山,那要做高档小区和葡萄酒厂新址。”

姬莲说道:“那投资额不是很大,能行吗?”

“放心吧,我很有把握,深圳的收益低不了,我那写字楼是给外企准备的,一流的服务,一流的硬件,一流的安保,当然要一流的价位。”阎解旷自信的说道。

姬莲这一刻感觉自己跟阎解旷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不行,还是得学习去,站起身转身去书房了,弄得阎解旷看着姬莲的背影,感觉莫名其妙。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