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商监察使 > 第六百七十章 人力有时穷,祸乱将至
人间大地各大世家,明确有超脱至尊存在的……只有四家!

风!方!玉!李!

其中风、方、玉三家,皆与铁棠有一定交情或者恩怨。

方家他已经打过招呼,风家主势力远在玄都,且与铁棠交情最深,无须过多担忧。

玉家……

铁棠也有很大把握说服。

唯独这个李家!

他过往与之没有恩怨,也没有太多交情,是最难搞定的一个世家。

五城兵马司之中,北城司长李舜,便是李家中人。

今日铁棠亲自登门,自是引来李家轰动,诸般礼仪分毫不少,至少在表面上做足了功夫。

会客厅内。

李家家主李策坐在主首,眉开眼笑,极为兴奋。

铁棠将在方家的说辞,重新对李策说了一遍,后者笑容渐渐消失,意识到了事情严重性。

李策是巅峰仙皇,北城司长李舜也是巅峰仙皇。

同样的气息……

在李家还有不少,至少有二十位,铁棠已经感应到。

由降世赤莲结出的两枚先天道果。

且不说对超脱至尊有没有用,但可以肯定的是……对仙皇、尤其是巅峰仙皇,很有用,有大用!

一枚先天道果——

很大概率,可以让一位巅峰仙皇,迈入超脱之道。

尤其是在至尊之位空缺的情况下!

只怕没有多少巅峰仙皇,能够拒绝这个诱惑。

“请恕李某多嘴,敢问圣尊……具体是何事?”李策作为一家之主,圆滑是基本功。

此刻便想通过旁敲侧击,来打听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才好及时做出选择,站到正确的队伍。

铁棠眉头一挑,猜到了李策心思,他没时间纠缠,直指核心:

“敢问贵府超脱何在?本尊想当面与其相商。”

李策有些不满,但并没有表露出来:“圣尊,本家之事……李某还是能够做主的。”

“你?”

“只怕还不行!”铁棠双眼看向李策。

后者只感觉自己与铁棠的距离越来越远,那本该只有八尺高大的身形,仿佛变成了万丈高低,自己几乎变成了蚂蚁大小。

“哈!”

李策一声大吼,终于从那诡异状态遁了出来。

他根本不敢相信,铁棠会有这种实力。

自己好歹是巅峰仙皇,难道连对方看一眼都承受不了?

怎么可能?

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铁棠的修为境界……分明还不如自己,绝对没有达到仙皇九重天。

沉吟片刻。

李策站起身来,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还请圣尊稍候,我这就去请示老祖。”

“劳烦李家主了!”铁棠端起香茗,轻轻吹了吹,不急不徐浅酌一口。

少顷。

铁棠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李策回返,仅他一人。

“老祖正在族内闭关,一时三刻脱开不身,他让我转告圣尊……”

“若是无害于李家利益,我等绝不会轻易出手。”

这句话有一点份量。

不多。

态度也不够明确。

不过铁棠也没办法,他跟李家本来也无交情,能够得到这一个承诺,已经是‘圣尊’的脸面。

“好,谢过李家主相告!”

铁棠起身,“铁某还是那句话……只要李家不出手,便算我欠你们一个人情。”

李策听到这里,还是露出了喜色。

“圣尊言重了,我送你出去。”

……

离开李家之后,铁棠又分别去了玉家、两相府邸、监察殿、三公住宅,都得到了还算明确的答复。

最后一次。

他来到了武穆府上,将正在修炼的武穆惊动出关。

这几年间。

武穆已经极少上朝,大多时间也在闭关修炼,他已经将状态调整到了最佳。

只待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齐至,立刻就可晋升超脱至尊。

“这事不难,我可以约束部属,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听完铁棠所说,武穆没有多少犹豫,便点头答应下来。

不过对于这位风冰瑶的师尊,大商兵权的实际掌控者,铁棠到现在都摸不清他的真实态度与立场。

大商朝堂并不平静,各方势力割据,也有仙庭、地府,乃至邪教中人渗透。

石惟简第一个提出推选新人皇,但不代表他是幕后黑手。

铁棠看待问题很直接,只需看清最终受益者是何人,便能顺藤摸瓜,反推下面的势力。

很明显。

无论各方势力如何攒动,最后成为人皇的那位,便是受益最大的人和势力。

那么。

成为人皇备选的那几位……似乎都有嫌疑。

武穆是其中之一,且他的嫌疑不小。

因为他这一脉……上面还有一位人王姜雍。

这对师徒,都是人皇候选人之一。

倘若在算计大商、谋划人间的势力之中,有武穆或者姜雍任意一人,都会对如今的格局产生巨大割裂。

铁棠食指轻叩桌面,淡淡问道:“武穆有把握晋升超脱么?”

“八成!”

“为何不是十成?我听说在当年,连人皇都称赞你,是必定能够迈入超脱之人。”

武穆刚毅的脸庞抽动,说出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

“我的运气……很差!”

“其实当年商岳那个至尊之位,我就有很大机会夺取,但最终我还是失败了,让他抢先了一步。”

这倒是铁棠所不知道的事。

细问了一番。

才知道商岳这位监察殿殿主,年纪比武穆还要小,成道也在他之后。

论起资质天赋……也不见得就比武穆强。

不过在上一次至尊之位出现时,最终却是商岳成了超脱至尊。

迈入超脱,不但需有全方位的资质、实力、努力,同样也需要很大的运气成分。

毕竟能够成为巅峰仙皇的人,没有一个是资质差的。

也许不是所有巅峰仙皇都能迈入超脱,但那么多巅峰仙皇,总会有实力过人之辈,能够越众而出。

但至尊之位却有限制。

偶尔放出的一两个席位,需要那么多绝世人物去争取。

这很难。

运气成为了关键所在。

“好!”

“只要武穆做到你先前所说,事后铁某来送你一份气运,让你有九成九的把握。”

铁棠没有将话说满。

这最后的余地……留给了命运,留给了因果,留给了天道。

人力有时穷,天道自有定!

武穆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双眸涌起一丝希冀。

“你放心!”

……

搞定了一切,铁棠便重新回到了桃园,在郁郁葱葱的东海荒神木下思忖。

圣都超脱能见的他都见过了,各大势力的巅峰仙皇,也约束了不少。

剩余的类似石惟简、洪天霸这些人,他管不了,也不值得自己亲手上门去请求。

现在。

就是做最后一手准备了。

铁棠进入赤霄白鹤一族的洞天,越过两座大阵,见到了风冰瑶、鹤采绿,以及那株愈发鲜艳、雄伟的降世赤莲。

“如何?”风冰瑶迎上前来。

“自己人应当无碍,怕就怕……仙庭、地府,以及其他贪婪之辈。”

“你杀意外露,是准备下狠手了么?”

“光凭名头、身份、地位,这些东西太虚了,没有血的教训,如何能让群狼退避?

我其实很不想动手,哪怕是对付仙庭、地府的仙神。”

风冰瑶不解:“为何?”

铁棠深深叹息。

“未来将有大变,他们这些人,也许是日后的中坚!”

“我现在终于明白,人皇当年一统人间,威慑天上地下,却始终没有杀过一位超脱的原因了。

也许……

他比我更早察觉到了将来的灾难。”

风冰瑶似懂非懂:“倘若有超脱出手,你有把握么?”

“如果只是一两位超脱隔空出手,那还奈何不得我。但要是人太多,或者有超脱真身出现……那就不好说了。”

“这里毕竟是圣都,有左相、右相、商殿主坐镇,乃至两位人王也在此地。

仙庭、地府的超脱理应不会亲身涉险!”

“希望如此吧!”

铁棠仰首望天。

他已经能够看到九天之上,乃至仙庭之主的凌霄宝座。

可他……

还是看不透人心。

八日过后。

最糟糕的局面出现了……

降世赤莲的枝条开始枯萎,所有生机、精华都输送到了顶端的两枚道果之上。

先天道果的气息开始弥漫!

无论是两座大阵,还是铁棠的罗天界域,都无法彻底封锁,很快便被圣都几位超脱所感知。

到了此时此刻。

众人都明白了铁棠之前造访,到底所谓何事。

右相点出化身,来到左相府上相商。

“伊尹,你我有多久没喝上一杯了?”

左相拿出美酒琼浆:“仲虺,你已位列天尊,我却还在寂灭大道之上挣扎,哪有这闲工夫?”

“先天道果啊~或许对你也有大用。”右相目光遥望桃园。

“倘若换个人,或许我就出手了。”左相语出惊人:“不过既然是他……却是不好得罪。”

右相举起酒杯,一口饮尽,徐徐说道:“你觉得……商凪所说的那人,会是他么?”

“舍他其谁?没有人了。”

“这一次先天道果现世,不知道会不会引来天道化身,我有太多问题想问它。”

左相抬起额头:“天道盟那边……打探不到一点消息么?”

“阙云泽资历还是不够,接触不到那个层面,而且他毕竟是太师之子,也许打听到了什么,也没有如实上报。”

“是啊~这双面人做久了,可能就真的叛变了。”

右相眯起眼眸:“你是指……风毅?”

“他六年前与铁棠去了一趟神尊宫,谁知道到底是怀得什么心思?

不过铁棠也的确是厉害,进出那等龙潭虎穴,好似回家一般。”

“商凪曾经说过,神尊宫里面,有他也对付不了存在。

铁棠与大尊王因果极深,想来是借了这层关系。”强如右相,依旧不知神尊宫底细。

左相感应到桃园气息渐浓,皱起眉头:

“你能对付酆都么?”

“酆都……先天道果对他无用,他理应不会出手。”

“不一定,要做好准备,可惜地榜丢失,不然我一人之力,就可拖住皇天。”

“我知道地榜在哪。”右相笑着品了一口美酒。

左相诧异:“为何不说?”

“那人信不过你,所以将地榜收了起来。”

“那你呢仲虺?你也信不过我?”

“天地榜是商凪打造,他既然将天榜地榜分开,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我不插手。”

“那你现在说出来,不怕我出手去抢么?我若是得到地榜,也能抗衡你。”

仅凭右相寥寥数语,已经足够左相推断出,地榜如今在何人手上。

“你不会的!”

“你连先天道果都不敢抢,就不会去地榜。”

……

时间又过去两日。

降世赤莲所有枝条都已枯萎,只剩最顶端的那两枚道果熠熠生辉。

浓郁的道果气息弥漫整个圣都。

此时别说是超脱,哪怕是仙神霸主,都能嗅到那股先天气息。

仙庭、地府更是重兵驻扎,早有绝世霸主领头,对于先天道果垂涎欲滴。

铁棠与风冰瑶一左一右,就坐在降世赤莲旁边,此地没有其他人。

连鹤采绿都被唤退,带着族人躲到了聚仙庭。

这里有东海荒神木庇佑,足以挡住所有余波。

“还有三个时辰,道果一熟,你便摘下服用,随后离开此地,去右相府上躲避,我已和他说好。”

“不用!”

风冰瑶断然拒绝:“造化道果与我同源,炼化它只在顷刻之间。

我既然答应了赤霄白鹤一族,就绝不会食言。

只要我不死,没人能抢走杀戮道果。”

铁棠笑笑,也不再劝。

风冰瑶若是服下道果,晋升仙皇不难,她迈入仙皇,实力也绝不会弱。

造化大道,有属于自身的独特魅力。

一个时辰过去。

风平浪静。

两个时辰过去。

整个圣都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压抑气氛。

桃园外面,更是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仙神霸主,密密麻麻,恐怖骇人。

每位霸主都眼珠通红,根本难以压制内心冲动,仿佛桃园里面有无上天魔在循循善诱,引人堕落。

三个时辰过去。

先天道果依旧没有彻底圆满。

可能是下一刻,可能是一柱香内。

铁棠眉头一皱,抬手朝天,打出一指:“来了!”

有人提前动手,不管不顾,想要打乱两人镇守的节奏。

噗嗤!

宏大的摩诃洞劫指,金光璀璨,指尖萦绕破灭灾劫的气息,如同无量神柱,直接捅穿了出手仙皇的身躯。

滚滚仙血好似不要本钱一般,从苍穹之上倒灌而下。

这只是第一位。

绝不会是最后一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