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吃过饭后, 秦明坤夫妻刚陪女儿到厅里坐着聊天,结果没聊几句,公司那边有电话来了。

待一通电话结束, 秦明坤走进厅里, 面露歉意的对秦棠鸢说:“鸢鸢,爸爸现在有事,先去公司一趟。”

秦棠鸢看着电视,手上正拿着个红色的小苹果在啃着。闻言, 她从中抬起头看过去, 小脑袋摇了摇, 一脸善解人意的道:“没事, 爸爸你忙吧。”

父母工作一直很忙,忙的跟个陀螺仪一样。为了给她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 每天都在努力工作着。

秦棠鸢不怪他们没时间陪她, 看到他们脚不沾地的忙碌,内心只觉十分心疼。

“您路上注意安全。”

抬眸望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她语带关切的道:“不要忙的太晚了。”

“好, 爸爸知道了。”

女儿眼里的关心很明显, 秦明坤慈爱的笑笑,眼角的细细鱼尾纹若隐若现。

一旁坐着没出声的沈温晴突然道:“我也跟你去一趟公司吧。”

刚刚丈夫进来,她没有错过他面上一闪而过的凝重。

公司这是遇上棘手的事了。

话落, 秦明坤低头看向她, 正要拒绝, 眸光与妻子对视了几眼后,无奈的笑笑:“好。”

两个人从楼上,很快换了一身衣服下来。走之前, 秦明坤宽厚的大掌落到女儿的头上,宠溺的轻轻揉了揉。

“爸爸妈妈今晚待在公司了,你在家要早点休息。”沈温晴抱了抱女儿。

秦棠鸢站在门口,很乖的点头,对两个人挥挥手:“嗯。你们不要忙的太晚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父母走后,秦棠鸢一个人在偌大的客厅里看电视。她百无聊赖的拿着个遥控器摁着,不到几分钟时间,上面就换了几十个节目。

“算了……不看了。”

又摁了一会儿,秦棠鸢索性把电视给关了,然后趿拉着拖鞋哒哒哒的跑上楼去。

心情有些闷闷,有股说不清的小烦躁,看什么都看不进去。

秦棠鸢跑到房间超大的落地窗外,身子趴在玉

砌制成的阳台上,正探着个小脑袋在吹风。

她正双眸静静地望着外面的景色。别墅区建在半山腰,她可以从这很清楚的看到远处灯火通明的城市。

看了一小会儿,搁在旁边的手机亮了,接着手机响了在轻轻震动。

秦棠鸢低头,刚好看到手机显示的页面是个微信视频通话。

[tang正在等待对方请求。]

是阿九打来的视频通话。

看到来电显示,秦棠鸢愣了愣,阿九怎么打视频电话过来了?

心里现在有些不开心,身边正愁没有朋友可以说说话呢,想也没想,她飞快的点下接听键。

“阿九。”

很快那头清晰的出现一张俊美的脸,秦棠鸢对着镜头里的人,欢喜的伸出一只小手打招呼。

“嗯。”江席聿眉眼温润,笑的温柔。

他刚洗了头,黑色的头发正湿哒哒的垂在额头上,有发梢处往下淌着水珠,他抬手不甚在意的随意拂了拂。

不经意间,多了一份凌乱不羁的野性。

秦棠鸢呼吸下意识轻轻一滞。

“你不在家吗?”

“……在啊。”

对方那边看的有些黑黑,看的人有些不清楚,江席聿听到小姑娘在家时,眉头轻轻皱了,在家为何看的这么暗?

难道是是自己的手机出毛病了,看的人暗了?

这头一次使用微信通话的江九爷,心下当即决定,待会儿就把手中这部最新出的手机给换掉。

“阿九,我好无聊。”

秦棠鸢声音闷闷的,镜头按了后视镜,对着外面不远处又道:“你看看外面是不是挺好看的。”

江席聿正有些费劲的努力把人看清,结果下一秒入境的是黑漆漆的一片周围,而远处底下的城市灯光绚丽,好看的很。

“你这是在阳台?”

他看一眼就知道秦棠鸢现在在哪了,难怪她那边看的那么暗。

“嗯。父母不在家,我一个人无聊,就跑到阳台那吹吹风。”

秦棠鸢把镜头转了回来,看着镜头里的人声音染着一股低落。

小姑娘一张又白又嫩的小脸蛋,在黑夜衬托下,看

的有些黑不溜秋,不过江席聿清楚看到她小嘴巴正微微的撅着。

那是她不开心时,无意识会做出来的举动。

心中当时听到她跑去吹风,升起的不悦顿时消散不见,什么轻微重点的话都不舍的说出来了。

江席聿轻叹了口气,缓声道:“你刚病好,赶紧回屋里去,乖乖听话。”

两个人又聊了一小会儿。

简单聊了几句话,江席聿就察觉到今晚,棠棠心情很低落。

随即他低头看了眼腕表,抬眸落到小姑娘脸上,继续道:“我待会儿再找你。”

这还没有说上几句话,阿九貌似有事忙了。

“嗯……好。你有事先忙。”

秦棠鸢点点头,笑的眉眼弯弯。待电话挂断后,她笑容立马垮了下来,那灵动的大眼睛,肉眼可见的黯了黯。

把手机搁下,她没有进屋里,一个人孤零零的趴在阳台上,望着外面热闹的万家灯火。

为什么。

突然感觉自己好孤独。

甚至又好像一个……累赘

秦棠鸢静默许久,黑夜里无边的孤寂悄悄袭上来,任由它紧紧把自己包围起来。

一个小时后,躺在床上发呆的秦棠鸢接到了阿九的微信电话。

“棠棠,睡了没?”

声音低沉温柔,好听的让耳朵听了便会怀孕一样。

“还没有。”

秦棠鸢伸手搓了搓手上起的小鸡皮疙瘩,听到她老实巴交的语气,对方低低笑了一下。

当听到阿九就在别墅外面等她时,小姑娘嘴巴微张,面露错愕之色。

外面路灯亮亮,附近这个点没有人出来,别墅门前的一条路宽敞又干净。

江席聿一身简单休闲装,他单手插兜,懒洋洋的倚靠着小车的后备箱。

没等一分钟,秦家别墅门大开,一道娇小的身影从里面风风火火跑了出来。

秦棠鸢穿着一身毛茸茸的兔子睡衣,帽子后面的两只兔耳朵随着她跑动,跟着上下可爱的动了动。

“你,你怎么,来,来了。”

她跑的急,有些气喘吁吁。

“干嘛跑的这么急?”

江席聿眉心微蹙

,神色不赞同的瞪了她一眼。看她喘的厉害,高大的身影瞬间来到旁边,抬着手轻轻拍着后面帮她顺气。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

喘匀了气,秦棠鸢问完,觉得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凭阿九的本事,想知道她住哪还不简单?分分钟的事。

她脸有些尴尬的热了一下,不待人回答,又道:“你怎么跑过来找我了。”

江席聿垂眸看着她,柔柔一笑:“想找你玩。”

说着,他迈着修长的大腿往小车走去,打开后备箱,江席聿从里面抬着一箱东西出来。

“你自己一个人吗?”

秦棠鸢没看到其他人,见他搬着一箱东西好奇的问:“咦?这是什么?吃的吗?”

“嗯。我一个人。”

江席聿走到她身边,单手毫不费力的抱着那箱看起来沉甸甸的东西,尔后抬起另一只手屈指轻轻弹了一下小姑娘的额头:“不是吃的,你这个小吃货。”

“嘶~”

秦棠鸢捂着额角吃痛了一声,刚蹲下身子把东西放下的男人,一听到她倒吸了口气,一刻也不敢耽误的,立马站起身。

“抱歉。”

他明明没用什么力度,咋然听到她吃痛,心顿时慌乱起来。

“没事的。”

一片阴影落了下来,秦棠鸢还紧捂着额头,见人凑了过来,还没来得及退后一步,就被阿九伸手给拦下了。

“让我看看。”

把人给固定住,江席聿不容拒绝,作势要去看她的额头。

当看到小姑娘饱满的额头光洁一片,哪有什么红肿淤青之处。刚拧起眉担忧的问哪里痛,结果就见底下的人儿睁着双眸,眼睛又大又亮,捂着嘴巴在偷笑。

“哈哈哈,阿九你好好骗。”

“……”

他能怎么办,被戏耍了,按照他的脾性,若是别人作弄他,指不定现在半身不遂的躺着了。

眼前的人就是心肝,揍又不能揍,骂又不能骂,只能继续宠着。

“嗯,怎么办。”

他俯下身凑了过去,微微侧过头在小姑娘耳朵低低呢喃:“只有你能骗得了。”



个人靠的近,彼此的呼吸相互交融,热气喷洒到耳朵,秦棠鸢的耳朵小幅度的动了下,刹那间便已经红的很显眼。

“说,说什么呢。”

秦棠鸢不适的一把推开阿九,微红着一张娇嫩的小脸蛋,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好好说话。”

说话就说话,干嘛说的这么暧昧,多容易引人浮想联翩。

看到她的反应,江席聿心底幽幽叹了一口气。小家伙还没有开窍,看来他还是不能操之过急。

“逗你玩的。”

他耸耸肩笑了笑,抬手顺势摸摸秦棠鸢的小脑袋,然后蹲下身子把箱子拆开。

“哇~”

当看到他手里拿着的东西时,上方立马多了一道惊呼雀跃的声音:“这是仙女棒吗?”

“啊,还有这个飞飞小花朵!”

“还有这个!我好喜欢!”

“这个我知道!转起来特漂亮!”

“哇!还有……”

……

秦棠鸢很是惊喜,说话根本没停过。看到这一整箱都是烟花一类的各种花式玩意儿,整个人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

“阿九,你怎么会带这么多烟花过来。”

这些小玩意儿,是江席聿挂完电话后,一堆工作也没处理,就匆匆出门,花了心思跑了好多个地方到处搜寻而来的。

看到她不开心,他脑子什么都不想,只想着如何可以想尽办法去逗的她笑起来。

“它们告诉我,想过来陪陪小仙女玩。”江席聿抬起头对上那双纯净无邪,宛若泡在灵泉里的大眼睛,嘴角温柔的弯起: “所以我便带着它们来了。”

男人气质温润矜贵,说话时黑眸里神采奕奕,话里幽默风趣,听了又觉得真诚至极,让人很容易信了他说的。

秦棠鸢心磕了一下,隐约中,感觉有一只可爱的小鹿,在心头乱撞。

直到后来这一幕,哪怕岁月在流逝,多年后的她仍然记忆犹新。

阿九拿着个事先准备好的打火机,温声道:“请问小仙女,想玩哪个先?”

箱子大大咧咧的敞开着,路灯光线足够,照的里面一清二楚。

秦棠鸢蹲下身子,探头往里面

看了好几眼,花样很多,她看的眼花缭乱。

随即她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贪心的连连指了好几样:“我都想玩。”

说完,抬眸一脸期待的看着阿九。

被这湿漉漉无害的眼神盯着,江席聿哪受得了,他低低闷声笑了:“好,愿为小仙女效劳。”

考虑到晚上不宜扰民,江席聿选的都是噪声很小,不吵到旁人休息的烟花。

“等下。”

江席聿掏出手机走一边去打了个电话,他声音很低,秦棠鸢没听到,刚见他收起手机,就见头上的这盏路灯灭了下来。

视野顿时一黑,秦棠鸢看到不远处的路灯都亮着,唯独他们这边离的近的这根灯灭了,瞬间明白过来这是阿九安排的。

这男人真的细心过分。

“好了。”

很快,黑夜上燃起了两道火星四溅,闪闪的光,秦棠鸢小心翼翼的接过两根仙女棒。

“哇,阿九,你看看真的好好看。”

童年的秦棠鸢根本没机会玩过这些玩意儿,新年里头,街上别人家的孩子会无忧无虑的拿着各种烟花,互相追逐打闹着。

而她自小到大都是孤零零一人,眼含羡慕的在一旁看着。

接着地上又旋转了很多个小玩意儿,那点燃起来的烟花,星火璀璨,十分好看。

“哈哈哈哈……”

秦棠鸢笑声如银铃般,清脆又动人,手上拿着仙女棒挥动,屁颠颠的这跑那跑的,玩的简直不亦乐乎。

地上的各种烟花颜色绚烂多彩,火花星光璨动,再这么好看都不及小姑娘笑颜一分。

看到她肆无忌惮的开怀大笑,眉眼弯如玄月,江席聿觉得今晚所做的一切都值得了。

东西放完后,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了。

“时间不早了,你要乖乖睡觉了。”

她刚生病好,江席聿没想今晚过来的,毕竟让她早点上床睡觉更好,可是耐不住她不开心。

她一难过,他就没撤了。

秦棠鸢看了看时间,觉得时间也不早了,也没把人邀请进去坐了。

“嗯,那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好。”

见到阿

九神情温柔的笑了一下,秦棠鸢走近了一步,亮如繁星的眸子笑眯眯的,声音软软的道:“阿九,谢谢你。”

她真的好久没有这么像今晚这么开心过了。

分别后,看着小姑娘转身一蹦一跳的准备往门口跑,江席聿身长修长的站在灯光下,他突然道:“棠棠。”

“嗯?”

秦棠鸢回头,只见阿九黑眸深邃如玉,静静看着她笑了一下,尔后双手缓缓张开。

“不来一个分别时的拥抱吗?就像……阳山城那会儿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阿九:她绽颜一笑,世间的一切一切都值得。

花花:……(有点想看看棠棠宝贝把他惹炸毛,卸下伪装的样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