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就跟换了个人一样的九爷, 当晚程二做了一个特别傻的举动,以为自己是不是精神不济看错眼了,然后背地里悄悄揉了揉两次眼!

外人皆说九爷温润随和, 定是个十分好相处的主。殊不知, 只有少数人才知道九爷为人淡漠,做事狠戾又无情,耐性脾性并不太好。

半个多小时后,一栋外观特殊大气, 高耸入云的建筑出现在眼前。黑色的宾利豪车慢慢低调的开进了公司的地下停车库。

“拿着。”

江席聿下车后, 面无表情的把手上的书先丢去给程二。

“待会儿放我休息室里。”

“是。”

程二点头应道。手里的书很厚实, 他好奇的低头看了一眼, 书的封面很简单,属于简约类的高级黑金风格。

不过这本书看书名, 好像是一本法文书?

九爷是个语言天才, 会多国语言,往日里喜欢看很多外国书籍。程二跟在九爷身边,在长时间的耳濡目染之下,还是识得一点点法语。

这书名长度不长, 这个词写的好像是什么妻?这个是怀抱, 那个又是什么计划的?

程二看的有些费劲,心底磕磕碰碰的一个字一个字在翻译。

他不精通法语,翻译的能力着实有限, 不过程二从扣出来的字眼里, 明白过来这大概是本类似把妹的书!

“砰!”

后面有什么摔地的声音传来, 走在前头的江席聿眉心微蹙,回过头,一眼就看到程二刚好面朝着地上, 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看到地面平坦无一物的江席聿:“……”

身旁的两个保镖走过去扶人,江席聿盯了他几秒,薄唇轻启幽幽问:“这是行跪拜大礼?还是……见鬼了?”

程二没等人扶他,立马从地上赶紧爬起来,面瘫脸不见狼狈之意。不过只听他声音略微尴尬的道:“抱歉,是属下一时不察,自己……绊倒了自己。”

话落,一旁的两个保镖当即投来了两道怪异的眼神。

好家

伙!

这自个儿绊倒自己,这极具挑战有难度的事,程二少能做到也是个人才。

“……”

江席聿眸光不咸不淡的扫了他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转身进了电梯。

要是没看错的话……程二觉得刚刚九爷眼底有些嫌弃,貌似还给了他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

其实他也不想的!

程二觉得自己现在跟程一有的比了,开始跟着犯蠢了。他无奈轻叹了一句,动手利落拍掉西装裤上的灰后,脚步大迈跟了上去。

电梯正在稳步上升,显示器的数字在慢慢跳动变换着。

“明天安排一下,我要去一趟玉华疗养院。”

玉华疗养院,帝都最好的精神性治疗病院。九爷的外婆精神有问题,在那里接受治疗了十年。

“是。”

站一旁的程二明白九爷这是要去探望老人家了,当即了然的点点头。



下午收拾东西跟家里人出院,秦棠鸢就跟只脱笼的小鸟一样欢快,在走道上高兴的又蹦又跳的。

还没踏出医院门口,秦棠鸢撒开脚丫子跑了出去,一闻到外面清新好闻的空气,她立马狠狠深吸了一口气。

秦家人好笑的看着这一幕,皆不由摇了摇头。

想必在医院可把她给憋坏了。

家里人想的没错!

在医院躺了短短的那几天里,秦棠鸢觉得自己就跟被无形的链子束缚一样,老老实实封印在床上,差点就要发霉生芽了。

此刻好不容易痊愈出来,她发现自己特别想念外面的世界。

果然人不管怎么样,还是不如身体健康来的好!

有了一副健健康康的身体,自己想怎么做,怎么浪都行。她实在是讨厌生病的那个时候,感觉自己完全掌控不了自己,会有种随意任人宰割的无力感。

出院了,秦棠鸢这次没有回去爷爷奶奶家那边了,而是是回自己家。

两个老人家觉得孙女在这,还让她病倒了,内心此刻愧疚的很。

“爷爷奶奶,

是我的错,不怪您们。”在医院门口,秦棠鸢站在中间,双手小心的各搀扶着两个老人家好生安慰。

“那天怪我贪玩淋了雨,没想到后面会病倒了。是我自己身体弱了些,我回去会努力锻炼加强一下。”

“对不起,让您们担心了。”

秦棠鸢脸上满是歉意之色。

来到这里,她好像没怎么锻炼过身体,现在淋了一点雨就这么容易病倒了,看来是要花时间好好增强体魄!

与大家说了好些话,秦棠鸢跟着父母回家了。

由于秦家庄园离他们住的那边有些远,加上两个老人家年纪大了,秦明坤不想他们跑来跑去,反正鸢鸢已经没事了,就耐心劝说他们不要跟过去那边了。

“等我回去休养一下,过几天我就跑去探望您们!”

“好好好,你回去记得好好休息,有空了再来看看爷爷奶奶。”

秦老太太慈爱的伸手摸摸她。

“有什么好吃的,爷爷奶奶都给你备着。”秦老爷子接了句,在一旁单手抚着下巴的羊毛须。

“嗯。”

看着两个老人家头上满是银丝,一脸慈祥和蔼,秦棠鸢鼻头蓦地有些酸酸的。

上车前,她张开双手,依依不舍的与两个老人家一一抱了抱。

车窗外面的景象在不断后退,坐了起码几十分钟的车,秦棠鸢才到家。

别墅大门的院子里,种着各种五颜六色,娇艳欲滴的鲜花,有风轻轻拂过带起一阵一阵香气。

刚下车,秦棠鸢竟然有种久违的感觉,跟母亲走进去,才走了几步,余光突然瞥到有一道黑影从旁边扑了过来。

两个人惊了一下。

“汪!”

汤圆扑到小姑娘身上,前身站立,掉了又站,前爪一个劲的使劲扒拉着她,背后尾巴摇的跟个螺旋桨一样。

“乖乖,好了好了。”

被狗子连舔了好几口,脸上都是口水,秦棠鸢头往后仰了仰,伸手摸摸它偌大的脑袋瓜子,试图让它不要这么激动!

这狗崽子好

几天不见她了,想必很想她,这会儿极度的热情,让刚痊愈的秦棠鸢差点有些吃不消。

安抚撸顺毛了一顿汤圆,进到房间后,秦棠鸢当即跑去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

她坐在一个大浴缸里面,身体被泡泡遮挡住了,仅堪堪露出了性感的锁骨上部分。

一头湿漉漉的秀发被随意挽成了个丸子头,白皙娇艳的脸上被水里升腾起的热气熏的多了一股诱人的粉嫩。

那褪去病态的小模样,肌肤白瓷如玉,白里透红,看了就像一颗水润润的蜜桃,让人想咬一口。

“嗯?”

秦棠鸢正精神气十足的捧着个手机在刷剧,正刷的欢,结果上方突然跳出了一条微信好友请求添加的信息。

“谁加我了?”

她微信加的人不多,列表里躺着的大多数都是之前上班的同事,辞职后有几个同事偶尔找过她,慢慢就跟消失了一样,再没有人找过她。

她性子有些咸鱼,交际基本很少,现在……这加她的人是谁?

秦棠鸢心里正好奇,退出视频播放,小手点开了微信。

【tang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头像是白色的,啥都看不到。

没看出这个是谁,秦棠鸢点了同意,心里有些小兴奋,这么久还是有人第一主动加她呢!

刚通过,对方好似一直守在那等着,下一秒就发来了信息。

【tang:棠棠。】

看到棠棠二字,秦棠鸢愣了愣,脑子立马浮现出一张人神共愤的大帅脸,她眸光一亮,立马回复。

【糖想撩撩:阿九?!(色jpg)】



江/氏/集/团。

在超大的会议室里,公司上层的核心领导都在开会,中间首位坐着个姿态慵懒的男人。

他坐姿看似随意,众人却只觉空气里有股无声无息强大迫人的气场,压制着大家气都不敢喘一下。

平日公司里叫嚣的最为厉害的几个老头,一旦见到会议有江席聿在,他们脖子都会下意识缩

得跟个鹌鹑一样,安安分分的待在一旁。

这祖宗可不好惹,比董事长难搞的很!

他许久未出现在公司,曾经被压制惯的那些人,胆意渐起,开始有意无意的指桑骂槐,还有人公然当众大胆找借口乱谴责起他来。

后面那场在公司引起轩然大波的懂事大会,有好多人丢了铁饭碗。巧的是,有个别有心人发现,这炒掉的人几乎全都是趁这祖宗不在,牛气十足骂他的人!

在职场打拼久了,公司里的那些老油条早养成了老奸巨猾的性子,这看人去做事的本事厉害的很!

个个心里明清着很,想必这人员大变动多多少少与这祖宗有关!

“公司的,上,上一个季度的增长与上上的季,季度……”会议室里很安静,有人站起来战战兢兢的正汇报着工作总结。

“嗤~”

刚紧张的开口,就听到上方的首席位传来了一道低低的嗤笑声。

这汇报的人员顿时吓得冷汗直流,差点腿软,险些站都站不稳。

江席聿眸光低垂,单手懒懒的拿着部手机看着,眉宇间染着几分漫不经心。

当看到秦棠鸢发来的那个表情后,他不由自主的笑出声。

这个双眼冒红心,嘴里留着口水的卡通表情着实是取悦了他。

他仿佛看到那个梨涡浅浅的小姑娘站在面前,对他露出垂涎欲滴的表情,然后一脸色气,留着哈喇子看着他。

会议室静下来,江席聿掀起眼皮,淡淡扫了皆是一脸恐惧看他的众人,语调没有起伏的道:“一个简单的汇报都说的断断续续,有失本职工作,这件小事都已经开始难做好了吗?”

“再给一次机会,不行就换人替上。”

坐在下方不远处的江闵郁,心底一时间有些惊讶自己的这个九叔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好说话了。

按照九叔以往不耐烦的脾性,定是直接当场换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阿九语气莫测:棠棠,这,网名可是想撩谁?嗯?

花花玩心大起:来来,你去

试试连续点击两下她的头像,有惊喜!

阿九好奇一试,微信聊天界面,当即跳出了你拍了拍“糖想撩撩猛男的大腹肌!”

瞬间某男脸色黑到爆炸!

——

感谢在2020-11-25 23:59:03~2020-11-28 09:00: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超想养猫的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