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无尽轮回 > 第74章 八品灵植,散修暗子
  “赵族长......”

  白修士临走前,突然止住步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白道友还有事?”

  白修士想了想储物袋中所剩无多的灵石,终于还是道:“赵族长,我还知道白家以前的某件隐秘,不知族长感不感兴趣?”

  赵用齐清楚他的想法,当即道:“白修士是有什么条件吗?”

  “族长......慧眼如炬。”

  白修士只是略微顿挫,便马上承认。

  “我想要族长免去在下修炼之地的租金。”

  他愁苦的脸颊微微发烫,若不是手中实在拮据,以他的心性,哪会和外人做这种交换;但是他练气十一层修为,每年给赵家上缴的租金要将近三百枚灵石。

  这对于散修而言,并不是个小数目。

  他也就靠绘制几种基础符箓赚些灵石维持生计;和别的散修不同的是,他还要养上千白氏族人,再加上本身修炼所需,已经衣襟见肘,将近三百的灵石对他来说,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株稻草。

  赵用齐也能简单分析出白修士的现状。

  他不置可否:“白道友先说来听听,若真为隐秘,免去租金也不是不可。”

  “哎......也罢。”

  白修士没有其它办法。

  略微组织语言便开口:“赵族长可能也听说过,白家之前在渭山发展势头很猛,差点便再次晋升为九品家族。”

  “外人都道白家运道好,其实不然。”

  他看向后山方向:“根本原因在于,白家在后山发现棵‘八品灵植玉露灵桃树’,玉露桃树每逢三年开花结果,每次大概结五到十枚玉灵桃,其效果比破境丹强上两三倍,并且没有副作用,甚至对筑基也有帮助。正是靠着玉露灵桃树,白家才能在短时间内突破大量修士。”

  灵植。

  赵用齐还是知道大概的。

  灵植和普通灵药不同,它是修仙界的特殊存在。灵植的效果千奇百怪,有的可以祭炼法宝,有些能当丹药服用,甚至传说中还有灵植能凭空造就灵根。

  灵植的存量异常稀少,均是有价无市之物,哪怕是百万灵石,也不一定能购买到灵植。

  高品级的灵植出世。

  甚至能掀起大范围的腥风血雨,这是种能让宗族践踏九品宗族制的宝物。

  灵植很珍贵。

  但赵用齐的心情却很平静:“白修士,你所说的玉露灵桃树,不知如今在何处?”

  他很明白。

  若是白修士真的知晓八品灵植存在,他完全可以借助这株灵植,请求诸如千重盟之类的大宗族庇护,甚至帮助他突破筑基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根本不必告诉赵家这个小宗族。

  他在赵用齐面前提出八品灵植玉露灵桃树,还只是要求减免租金这么简单的要求,说明这位白修士估计也就只知道个消息,那株七品灵植不可能还在渭山。

  果然。

  见赵用齐神色淡然,根本不为八品灵植所动,白修士心中大感惊奇。

  他露出丝恨意:“五年前,不知从何来的树妖降临,将玉露灵桃树带走了。”

  赵用齐轻轻点头:“这勉强算是隐秘,不过已经是过时的消息。”他话锋一转:“这样吧,若是白道友能答应我一个请求,那不但可以免去租金,甚至赵家还能每月给白道友灵石。”

  赵用齐似笑非笑,看着白修士脸色,等待他的回答。

  “这......”

  白修士心中咯噔一下,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他都活六十年了,自然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饶是如此。

  白修士脑海中挣扎片刻,还是问道:“不知是什么请求?”

  “很简单。”

  赵用齐早有所料,缓缓道:“白道友只要帮我观察东渭山的散修,若是他们有什么异常举动,提前告知我即可。”

  从白修士想要减免灵石租金那刻开始。

  赵用齐便有了这个想法。

  修士和凡人其实在某些方面很像,只要有欲望便可以利用;突破下限第一次后,接下来便会有无数次。

  白修士的评语为:一心修行、苦修士也。

  这样的人提出减免租金。

  便已经突破了自己的底线,赵用齐自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在散修中安插个暗子。

  “唉......”

  听到赵用齐所说之话,白修士长叹一声,紧紧皱着眉头,闭上双眸。

  沉默......

  赵用齐也不催促。

  半晌。

  白修士睁开双眸,整个人的气质仿佛瞬间苍老许多:“我答应。”

  他言简意赅,终究还是突破了自己的下限。

  “白道友以后便会知道,今日做的决定有多么明智。”赵用齐面露笑色。

  他轻拍储物袋。

  从中飞蚕丝卷轴、狼毫玉笔;然后赵用齐便开始在蚕丝卷轴上奋笔疾书,大意是:玄天在上,太乙历533年,赵家聘用白正义为外门客卿,月俸三十灵石、九品丹药五颗,从此同舟共济,不可背叛。

  紧接着。

  赵用齐手腕一翻,宗族印玺便浮现在手上,他将印玺盖在蚕丝卷轴上,“受命玄天、渭山赵家”四字当即出现在蚕丝卷轴上。

  随着印玺盖上。

  蚕丝卷轴上灵光一闪而过,颜色也变为略带银色,似乎整体材质产生些许改变。

  “白老,签下这份聘书,以后你便是赵家自己人了。”

  赵用齐将狼毫玉笔放在蚕丝卷轴上,轻轻伸手一推,卷轴便向着白正义缓缓飞去。

  这只是最基础的法力运用。

  并不是什么高明的法术。

  事已至此。

  白正义没有继续犹豫,拿起狼毫玉笔便签了自己姓名。

  同时。

  随着他签下姓名,有种莫名的气息,从他身上被吸附至卷轴上盖着的印章内。这种气息没有别的用处,只是确定签名之人的身份,哪怕有人签了假名,只要身上气息对得上,便会以气息为准。

  这也是确保白正义不会吃空饷的保证。

  要是他胆敢不为赵家做事,那赵用齐只需将卷轴拿出来,白正义便会立刻身败名裂。

  当然。

  这种约束的效果因人而异,若是不在乎名声,那再如何也没有用处。

  赵用齐将蚕丝卷轴拓印一份。

  副本交给白正义,原本则是自己收起来。

  随后,赵用齐拿出三十灵石:“白老,今后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以后若有困难之处尽可提,赵家一定倾力相助。”

  之前还是白道友,现在就是白老。

  呵呵......

  白正义符合着笑了笑,赵用齐的话,他根本没有往心里去,谁信谁是傻子。

  ......

  回去路上。

  白正义越想越心惊。

  赵家这位少年族长绝非池中之物,他在和赵用齐交流中,几乎全程是在被牵着鼻子走。

  这等年龄,便有这等心机。

  若是再过个几十年,这位少年族长仍然存在,恐怕赵家真有发展起来的可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