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出九爷的不悦, 那位汇报人员咽咽口水,努力稳住心神,让自己说话不要再这么结结巴巴。

所幸他心理素质还是不错, 除了前面还有些微微紧张, 有那么一两个词说的不好外,后面心神逐渐稳定下来,这才流利自然的把工作总结汇报完。

当这位汇报人员忐忑不安站着时,江席聿抬起黑眸看了他几眼, 最后在他缓慢颔了颔首下, 整个人恍若虚脱了一般, 有惊无险的坐了下来。

旁人看他汗水不断, 就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不由十分庆幸汇报的不是自己。

“继续, 下一个。”

江席聿调整了下坐姿, 修长的手指正慢条斯理的把玩着一只钢笔。

这下一个发言者是江闵郁,他刚暗中发现九叔看着手机,真心实意的笑了好几次。

九叔从没有这般笑过,往日里看似含笑, 温润待人, 实则眸光淡漠透着一股难以靠近的疏离,这次那笑意竟直达了眸底。

江闵郁心里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让九叔这么开心?

不过好奇归好奇,他是万万不敢去寻求答案。

江闵郁抿抿唇, 一脸正色的开始汇报起工作来。会议室里, 他身姿挺拔, 声线沉稳,说话从容不迫。

众人听了一会儿,不由对他投来赞赏的眼神。在江家, 这闵郁大少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那经商头脑也是厉害过人。

众所周知江闵郁手头上还有一个公司练手,那跟个空壳子的破公司丢在他手上管理后,没多久便开始蒸蒸日上,稳步上升了。

“我们下一个季度可以加大……”

江闵郁在做汇报,江席聿偶尔抬眸,黑眸里没有丝毫波动的淡淡瞥他一眼。

过了五分钟,工作总结完成,大家默契的抬手鼓起掌,看的出众人对他的汇报表现十分满意。

江闵郁没有坐下,一脸的谦逊的对大家笑笑,尔后看向首位上的男人。

“表现的还可以。”江席聿神色很淡。难得被夸奖,江闵郁眸底有丢丢错愕,随即有些受宠若惊。

“不过有些地方还需要抓一抓。”

突然来

了句转语,接着江席聿挑出了他汇报中的一些错漏之处。

其他人心中暗暗道:这九爷工作什么时候才可以不那么挑剔?这么完美的工作总结都可以挑出错来。

江闵郁心底当时有些不服气的,觉得自己已经做的几近完美了。可是当听到九叔一一挑出的地方后,整个人立马跟被泼了一道冷水,当即被点醒了。

九叔果然是九叔!

这抓的都是些看似不起眼的点,实则对核心重点影响特别大,如若他没发现,就相当于埋了隐患。

“九叔说的十分有道理!”

江闵郁虚心听取建议,听到他说完,受益匪浅,一时间有些激动直接当众喊了九叔。

会议室里的人也在听完江席聿说的话后,个个立马了然,简直是都不得不佩服这位祖宗!

虽说这位九爷是个难相处的主,工作严谨过人,又挑剔十足,大家怕的要死,但是打从心眼底的,还是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公司有这么一个绝顶的经商奇才带领着,大家心底还是有些引以为傲的。这也让他们对上其他公司时,一脸傲然,底气十足,备受很多人小心翼翼的捧着,完全没人敢甩他们脸色看。



散会后,程二来到门口,看到上面牌子镶嵌着执行总裁这几个烫金的大字,面无表情的动手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

很快,里面有一道低沉温润的嗓音传了过来。

“九爷,您之前在joshua(约书亚)博士特殊订制的东西做好了。”

程二一进来,便看到九爷正坐在昂贵的真皮黑色大沙发上,捧着本书正静静垂眸看着,那大长腿懒洋洋的向前伸展,随意交叠的搭在上面。

见此,他不由想起那位脾性古怪的小老头,突然觉得有些想笑。

九爷难得有想定制的东西,这寻他制作时,这位科技研究鬼才,也就是joshua博士可高兴坏了!

因为他欠着九爷一个人情,这几年来,都没有找到机会可以偿还,现在他终于有机会了!

他一向最讨厌欠人家东西了,何况是像人情这种难

以消掉的东西,拖得越久反而会越难还。

那位博士本以为心头大石要落下了,高兴的连连保证要好好给他打造,什么要求都办到,可谁知九爷差点没把他给气个半死。

这特殊订制的东西,一般价格不仅十分昂贵,还需要花长时间去制作,这也是需要买主耐心等待了。

可是吧,耐心这玩意儿九爷身上一向没有多少,程二认为就算有,那也全部是给秦小姐的吧?

九爷给的期限很短,三天时间必须完成。博士顿时瞠目结舌,立马破口大骂!

前面夸下海口什么要求都答应了,九爷提的,joshua博士完全不是不能拒绝,只是这拒绝了岂不是打他老头子的脸了吗?!

死要面子活受罪这话在他身上表现的活灵活现。他边气得吹胡子瞪眼,边找了好几个人一起快马加鞭,连连熬夜去赶制。

江席聿穿着席白衬衫,本系的一丝不苟领口处,此刻随意解开了几颗纽扣,看的多了几分随性恣意。

“嗯。”

听程二这么一说,他淡淡的嗯了一声,视线半分没有从手中的法语书离开,随即语调懒懒的道:“做好了,先放这。”

待把手中的东西轻轻放在桌面上,程二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江席聿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书,那眸光很是认真,看的别提有多津津有味了。

待把这本法语书中里面的一篇标题名为【如何让妻子每天自动投怀送抱】的文章,一个字甚至一个符号都不落的看完后,他才慢慢有些回味的把书给合上。

这本书出素有浪漫之都的法国,里面追妻小技巧层出不穷,花样很多又不失浪漫。

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江席聿从中学到了很多,看完十分有自信。

放下书后,江席聿伸手把桌上的小盒子拿了过来,这盒子十分精致小巧,外观有着一些古老的雕花纹路,看的古朴又颇有韵味。

包装高端大气上档次,不过里面却是条细小简单的,透着淡淡粉金色的水晶手链,这手链浑身晶莹剔透,可爱精致中又不失优雅。

这上面有一个很小的

,连体字母花边y吊坠。江席聿垂眸,修长的手指轻轻在上面慢慢的反复摩挲。

这字母y代表着他和棠棠两人。

y连在一起寓意着他们牵绊开始了,生生世世,上穷碧落下黄泉都不得分开。

哪怕是死,也要纠缠不休。

江席聿掌心平铺展开着,一动不动的把手链看了许久,他眸光深深,嘴角倏地轻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这链子,棠棠带上定是十分漂亮。”

这手链少女心十足,他的棠棠想必很喜欢。

江席聿刚把手链给收起来,一旁的手机振动响了起来。

来电人没有名字,不过这通来电是从德国打来的,江席聿简单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谁了。

“ joshua博士。”

“……”

刚按下接听键没多久,接着一句十分流畅好听的德语从江席聿口中温声慢道了出来。

“嗯。谢谢,我很满意。”

对方说了好多,江席聿与他聊了起来。

“你送的这个,定是送给女人的。”对方道。

江席聿没有否认,似了解他的为人,对方有些惊讶,随即笑的开怀,语气笃定道:“好家伙!这人定是心上人了,到时候举办婚宴记得喊我这个小老头凑凑热闹。”

听到举办婚宴的字眼,江席聿那淡淡的眸光总算有了丝起伏,里面不由慢慢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笑意。

“会的,欢迎您届时空出时间过来参加。”

他吐字清晰,声音低沉优雅,宛若一坛香醇的上好老酒,让人听了十分醉人。

两个人聊了许久,很多话题都涉及到,当后面对方有些八卦的问到秦棠鸢时,江席聿笑了下,周身气质无形温柔了下来。

他轻声道:“那是一个很乖,长得十足漂亮,外人不及她一分的姑娘。”

大概一个小时后,两个人才挂了电话。

江席聿坐在沙发上,黑眸淡淡,有些隐晦莫测的看了看手中的盒子。

如若棠棠带上这条链子后,后面再难取得下来,除非……

手不想要了。

这手链其实不单单是个简单好看的

装饰品,实则还是……一枚精准十分的位置定位器。

在那秦家老宅,从那天下午发现棠棠突然开始在有意无意的悄悄躲他后,江席聿心底开始不安起来。

他是属于能力超强的掌控者,平日里不管是什么人还是什么事,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很多人和事都极乎难逃他的操控。

不过,棠棠是个预料之外。

总觉得如果没弄清她事出什么原因躲着自己,自己的心都不会安稳下来,直到现在心底都还在极度缺乏安全感。

之所以特殊订制了这条手链,还让人不分黑白昼夜的加急赶出来,是因为……

他有个不安的预感——

总觉得哪一天棠棠会……逃!

逃到他找不到的地方。

这么想着,江席聿俊美过人的脸上,那精致的眉宇不受控制的染着几分戾气,眼角下的那颗淡淡的粉色小泪痣,在白皙的皮肤衬托下,那颜色看的隐隐好似逐渐深了一些。

作者有话要说:  花花:第四十八章微微修改了一下,可回看,可不看也行,影响不是很大~

好啦~今日二更达成,我要补个眠睡jiojio了,啵啵啵~

——

注:

秦棠鸢的鸢字有个y,

江二狗的聿字读yu(第四声)

然后两个yy组成了连体字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