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秦家疼女儿那可是在圈子里出了名的,他们怎么舍得会让女儿跑过来这种偏僻的地方?”程三很是费解,这里偏僻落后,堂堂的一个身价不菲的千金大小姐竟然会选择在这里居住?

“确定这秦小姐真的是秦氏千金吗?”

“十分确定。”程一点点头:“为何会让秦小姐一个人呆在这我们就不清楚了,不过若是让他们知道自己女儿在这受了欺负……”

程一调查到秦氏最近在这里有一个投资项目,像这里这样的一个落后小地方,一般很少会有企业作出投资,更何况是秦氏这样的大企业,这恐怕……是因为秦小姐的原因吧?



天蒙蒙亮了,天边逐渐露出了泛白的颜色,“喔喔喔~”公鸡打鸣声响了起来,打破了清晨的寂静。

一抹亮光洋洋洒洒的从窗户投了进来,刚好照在了床上隆着的“小山包”上,秦棠鸢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睛被光照着有些不适,她皱皱眉翻了个身。

眯眼不知道又睡了多久,醒来时,卧室四处已经明亮了许多,秦棠鸢蓬头垢面的坐了起来。

“嘶~”

醒来时,头在隐隐泛疼,秦棠鸢手指插进发丝捂着小声哀嚎道:“该死的,这头怎么这么疼……”

在床上呆坐了会儿,睡意消散,脑子清醒了一点,只记得昨晚她貌似喝了些桃花酒,然后,然后……后面发生了什么,她竟想不起来了!

夭寿哦!喝断片了,那她昨晚不止喝了一点点,那她到底是喝了多少?!

“完蛋!”

突然想起什么,捂着宿醉后泛疼的脑袋瓜子,秦棠鸢动作麻溜的下床趿拉着拖鞋走了出去。

之前的她酒品不太好,一般不敢轻易喝醉,不知道来到这里会不会也是这样!昨晚她没有做出什么令人窒息的举动吧?!特别是没有祸害到阿九吧!

秦棠鸢一把打开门,第一眼先往阿九的房门看去,然后见到门被打开着了,这证明阿九不在房间……

“怎么了?”耳边传来一道温柔清沥的男声,身子陡然一僵,“这么惊慌失措作甚?”

秦棠鸢双手还扒拉着房间门站着,姿势有点汉纸,一听这话扭头不期然的与坐在厅里的阿九对视上。

男人身如玉树的坐在茶几旁,面若冠玉,俊美十足,这时薄唇轻勾漾着一个让人如沐春风的儒雅笑容。

“啊,你,你在这呢”她吓了一跳,随即想起自己的姿势,赶紧把手放下,脸微微红尴尬道:“没什么,哈哈,早。”

“嗯。”对面挂着的大钟快到了11点,阿九眸色未变,不动声色的接着:“早。”

“那个,那个,昨晚……”秦棠鸢有些紧张的问出声:“我喝醉后,有没有发生什么?比如有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行为?”

阿九正在斟茶的手在半空中顿了几秒,这是喝断片,不记得昨晚的事了?

他低垂着眉眼,眼里快速闪过什么,抬眸看了看秦棠鸢,微微一笑,没有正面回答她:“先过来喝个醒酒茶吧。”

看到阿九那个有些耐人寻味的笑,秦棠鸢心下顿时在咆哮,啊!她不会真的做了什么吧?!

“等等再喝,我先去洗漱一下哈。”说完,秦棠鸢赶紧迈着大步子逃离现场。

这心还在忐忑不安着,进了卫生间照了镜子后的秦棠鸢直接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镜子里面的女人看起来无精无神的,还顶着头鸡窝乱发,精致可爱的小脸蛋此刻看起来苍白,嘴角旁还有一道可疑的口水痕迹……

“卧槽!”刚她就是顶着这么一副丑不拉几的尊容与阿九说话的?!

奶奶的,丢脸丢大发了!秦棠鸢脸色爆红,她双手死死捂着脸,有没有谁现在赶紧给她来一刀?!

在线等,挺急的!

在卫生间磨磨蹭蹭收拾了好一会儿,秦棠鸢步子小小的往客厅走去,看着逐渐缩小的距离,呀……近了,近了,就要到了……

“来了。”阿九见到了来人,先是用手背试了试茶杯外的温度,然后把斟好的解酒茶推到了对面的位置:“要凉了,快过来喝吧。”

“谢谢。”秦棠鸢硬着头皮慢吞吞在对面坐了下来,刚拿起茶杯饮了一口,隔壁道:“你刚刚想问昨晚的事吗?”

秦棠鸢端着杯子的双手下意识一抖,差点端不住杯身,“啊,呵呵,是,是啊。昨晚我……”

放下茶杯,她扭头紧紧盯着看向旁边人,吞了吞口水小声询问:“我喝醉了……有没有做什么?”

“嗤~”阿九嗤笑了一声,眼前的姑娘挽着一个干净利落的丸子头,有些许碎发调皮的垂落下来,她此刻正经着一张小脸,滚圆黑亮亮的大眼紧张兮兮的看着他。

“没有。”他低头又重新沏了一杯茶推过去,面不改色道:“昨晚喝醉后,你很乖。”

“ 真的嘛?”她有些质疑,难道来到这里,她酒品变好了?

“嗯。后面还会自己乖乖找地方睡觉。”

阿九说的一本正经,不像骗人的样子。不,看他也不是会无聊骗人的人。

闻言,秦棠鸢立马一松了口气,挺直的腰板松懈了下来。

难怪她记不起喝醉后发生什么事了,原来是昨晚后面她自己跑去睡觉了,没事发生,自然而然没啥印象。

秦棠鸢心里这么想着,她端起阿九给她倒的解酒茶一一喝了下去。“谢谢。”

抬头专注喝茶期间,她没看到阿九暖暖带笑的俊脸上,本清冷无波的眸光正透着股戏谑看着她。

啧,好玩,好玩……

不过,秦棠鸢对他说的话没有丝毫起疑,他说的她都信,这该说是对他这么容易信任呢,还是……换一个人她也是如此。

想到这,阿九眸色一沉,薄唇微微抿起。想到秦棠鸢也会对其他人这么容易信任,一股连他都察觉不到的不悦,莫名的涌上心头。



经过昨天下午的那一遭,小柳回到家后把自己给锁在了屋里,她谁也没见,一个劲的在屋里砸东西发泄,一整晚都没有闭眼。

不出意料,昨天发生的事宛若一阵风,传遍了村里的大街小巷,村里人恐怕现在谁都知道了!

“姐姐。”娇娇在外面拍了拍她的门,一脸担忧道:“你还好吧。”

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小柳睁着眼看着头上的天花板一动不动。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昨天的事,没有传出去。”

小柳的手动了动。下一刻房门从里打开,“你说的可是真的?!”

娇娇提着一袋早餐,里面有热乎乎的包子有豆浆,看着终于打开门的小柳,她一脸激动:“太好了,姐姐,你终于出来了。”

“你刚说的是在骗我出来?”

无视眼前这张兴奋开心的脸,小柳搭在娇娇肩膀上的双手下意识的狠狠收紧,憔悴的脸上染着愤怒。

“哎呦!姐!”肩膀上传来痛意,娇娇忍不住叫出声,见小柳还不松手,她忍着痛赶紧道:“没有,没骗你。”

小柳手上一松,娇娇身上痛意消退,她单手抬起捂着轻轻揉着肩膀,“姐,你也太狠了吧。”

可痛死她了,娇娇有些纳闷,这一向没啥力气干不了重活的姐姐,怎么力气陡然那么大了?刚刚那力道,连她一个时常干重活的都有点比不过。

“快说,到底怎么一回事!”小柳站在门前,冷冷没有感情的看着她。

小柳比娇娇高,这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让娇娇觉得突然有点陌生,记忆中的姐姐一向温婉疼她,现在这副凶巴巴带着狠意的样子……

娇娇垂下脑袋,闷闷的道:“我也不清楚,反正今天出门买早餐,没有一个人说起你的事。”

“当真?”

“嗯。没有听到谁在背后议论你。”

小柳脸上逐渐染上狂喜,一般都这会儿没有人议论,这在村里那是不可能的事,除非……大家不知道!

那群婶婶很疼她,自小就对她疼爱有加,昨天那事一出,若是被大家知道,那她名誉受损了,那群婶婶可是在保全她!

“太好了,太好了!”小柳咧开嘴大笑,那贱人现在要气死了吧!想看她小柳身败名裂的事不会成了!

“好了,早餐给我。”一夜没吃饭可饿死她了,小柳一把夺过娇娇手里的早餐,眼也不甩的转身“啪”的一声,把门无情关上了。

手里空空的,娇娇还没反应过来,一副呆呆怔愣的站着。姐姐好像还没问她吃没吃呢……

为什么她突然感到全身心很冷……姐姐,好陌生,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娇娇觉得眼里瞬间有些酸涩,没有再想什么,她吸吸鼻子,闷不做声的往小柳浸泡衣服的盆子走去,姐姐交代她的衣服,她都差点忘了没洗呢。

在房里狼吞虎咽吃着早餐的娇娇,现在心情很好,早餐是双份的,她看了一眼,全吃了。

娇娇那个蠢货,虽说傻了点,但还好还有点作用。会干活听话跑腿足够了!毕竟捡来的嘛……能伺候到她小柳便是她的福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